top of page

两声枪响过后(第38天)



据【日经新闻】报道,10月12日下午,日本政府向东京地方法院提出申请,要求下令解散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原统一教会)。


日本政府具体负责这事儿的是文部科学省,他们向法院提交了约5000件证明材料,认为这一组织有组织的强制募捐违法,应予解散。


日本文部科学相盛山正仁(图源:网上)

与日本的一些朋友交流,他们都说这一组织原来并没那么有名,只是因为安倍被刺才让它突然变得声名显赫起来,当然也引来了巨大争议。


其实,我也是这样的原因才关注这事,因为印象中的日本特点就是首相换的比切西瓜都快,可安倍晋三竟然当了累计8年零八个月的首相,实在不可思议,当然他也就名至实归地成为日本宪政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首相。


图源:网络

他干了不少的事儿,与中国的关系虽然有波折,可至少比现在的关系要好很多。


与美国的关系也挺有意思,特朗普与希拉里竞选的时候,他认定民主党的希拉里会赢,因此频繁地公开示好,参加希拉里的造势活动,可是当特朗普赢了之后,他立马屁颠屁颠的跑去华盛顿拜码头,不少人当时笑话他的不靠谱和实用主义,后来看,安倍的实用主义还真是有用,用咱们的话说叫“务实”。


他被刺后,英国的BBC写文章认为他“可能是过去三十年中最知名的日本政治家”。


去年的7月8日,67岁的前首相安倍晋三在日本奈良大和西大寺站前为参议院选举表达站台支持的街头演讲时,被一支土枪从背后连开两枪,命中心脏和脖颈而不治身亡。


图源:网络

凶手嫌疑人叫山上彻也,1980年生人,曾服役于日本海上自卫队,事发时无业,以前没有任何不良记录。


被当场抓获的山上彻也称他的行为完全是个人所为。


他的母亲先后捐款给原统一教会超过1亿日元(折合约100万加元),而这一数额在奈良县内属于很高水平,他的母亲于2002年宣告个人破产,但破产后仍继续捐款,让山上彻也非常愤怒。


山上彻也说安倍“不是我的敌人”,他还说“他只不过是‘统一教会’最有权势的支持者之一。”


他又说,“我已经没有余力去想安倍的死会带来怎样的政治意义或后果了。”


媒体爆料说,原统一教曾受到日本前首相岸信介的有力支持,而岸信介是安倍晋三的外公,也有一些报道记录了安倍对这一教派的活动表示了支持。


网上关于这一教派的正反评价不少,我也搞不大懂,更无意于去评价,对于宗教,一直以来我持敬而远之的态度,因为太高深,而本人实在是才疏学浅,悟性不够。


原统一教会是文鲜明牧师于1954年在韩国创立的,五年后,他们在日本开设了第一家海外分会,而日本分会迅速地成为该教会最大的收入来源。


图源:网络

针对日本国内涌现出来的对于这一教派的巨大争议,日本原统一教会发言人佐藤进表示,一些教会成员鼓励教徒过度捐赠,但大多数捐赠者的动机是信仰。


“如今似乎不可想象,但那些人相信上帝,” 佐藤说,他担心教徒会成为安倍之死的替罪羊。


中国方面应该是不待见这一组织,央视网曾经发表过《“统一教会”的上帝帝国梦》一类的批判文章。


凶手嫌疑人山上彻也现在被拘留在奈良西警察署,据媒体披露,被捕后的他将大多时间花费在读书上,虽然已经解除探视,但他从没有接受过记者的采访,也没有人强制他。


他特别喜欢读历史书,还看了有关枪击案件的报道。他收到了来自日本全国各地的捐赠,有食品、衣物和书籍,还有共计100万日元(折合一万加元)的现金。对于现金,他说“希望为受到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原统一教会)伤害的人使用。”


最近,同时是自民党总裁的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一次记者会上表示:“作为党的基本方针,将与之断绝关系”,并就该教会与自民党所属议员的关系引发国民的不信任表示道歉,但由此引起的对内阁不信任似乎并不会简单平息。


安倍被刺这事在日本属于大事,由着这事我也就会关注有关这一事件的新闻。


安倍晋三夫妇并无子嗣,因此安倍的遗孀安倍昭惠被认为是安倍资产的唯一继承人。今年的五月,有日本媒体报道,安倍夫人放弃了安倍最喜欢的富士山下一栋价值20亿日元(折合2000万加元)的别墅房产,将其转给了安倍的哥哥,自己则只继承了安倍在山口县下关市的房子,一个人去了那里,而安倍以及其家族的人的墓地都在那里。


有人把这条新闻解读为安倍夫人的心胸大量和与安倍的真情真意,但也有人解读是安倍夫人与安倍家族切割关系的举动,不过,就后者而言,我觉得似乎不像,因为安倍昭惠近期组团前往台湾,受到高规格接待,用的名义还是前首相夫人,而且依然是心怀感念。


图源:网络

至于安倍之被刺为美国人所阴谋,似乎也更不合理,安倍生前与美国人、台湾人走的很近,安倍死后,安倍夫人似乎还在继续为这事奔波,看不出与美国结仇的迹象。


当请教有关日本人士时,一位资深日本学者跟我说,从二战结束以来,任何一位日本首相都与美国保持着最好的关系,没有之二。


对于安倍的被刺,世界各国普遍表达了惋惜、痛心和哀悼,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方舟子上周在推特转发了一个短视频,还写了一段文字:


某国内学校运动会在开幕式上表演刺杀安倍晋三,一片欢呼。而最高领导人曾【代表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并以个人名义,对安倍晋三前首相突遭不幸辞世表示深切的哀悼,向安倍晋三前首相亲属表示慰问。】看来中国人民又被错误代表了,对安倍遇刺高兴着呢。


看了这条推特,我笑了笑,事实上,这样的事儿已经见多不怪了。这些年,语言这东西,越来越与行为脱了钩,说一套做一套,脑袋越来越灵光,可以同时指挥着嘴巴与腿脚做着完全相反的事儿,而且行云流水,真心佩服。


在日本,历史上曾发生奥姆真理教等两个团体因为违法被依据日本《宗教法人法》下令解散,而这一次由日本政府先行调查,然后再交由司法机构来决定是否下令解散,这种情况尚属首次,说明政府的手也开始伸的长了。


当然,即使法院通过解散令,原统一教只是不会再享有注册宗教团体的税务优惠。按照日本宪法赋予宗教自由的法令,这一教派即使被剥夺宗教法人资格之后仍然可以继续在日本营运和传教,但媒体认为如果通过解散令则会进一步削弱原统一教的社会认同性。


——张家卫东京百日散记(2023.10.12,第38天)



264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