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中国人的“小草精神”(第93天)

已更新:2022年1月15日




任国刚先生是中国著名的【智纲智库】的高管,也是元老。

【智纲智库】的前身是【王志纲工作室】,王志纲先生的名号在中国民间智库界算是大咖级别。


我曾经将其与吴晓波并列,认为中国民间智库中,也就是二位尚可摆上台面。人也融通,在公办智库的丛林中,时常会发出一些市场的声音,找补一下交响乐团中越发声微的长号或者圆号的声音。

这些年,王志纲先生也与吴晓波先生一样,开始了类似跨年演讲性质的年度演讲。实事求是的说,我看着听着,总觉得虽舞美专业,气魄宏大,但江山指点的场子,无外乎分外妖娆的套路…….真不容易。


对,我也跨年演讲,懂得其中的套路。不过,我不是他们意义上的“跨年演讲”,仅仅就是“跨年”而已。

我说我的,说给自己听,给有缘的人听,算是百日行走的一个总结,也是一种态度。如同有些东西不能写,不写是一种态度,不言也是一种态度,而怎样言更是一种态度。

本来,2022年的跨年演讲不仅仅放到了农历新年,而且计划中的方式是200人的闭门场子。

因为加拿大突爆的奥克米戎病毒,今年的演讲看来又要一个人了。


听罗振宇的2022跨年演讲,他表示面对空无一人的大场地由他一个人来演讲,是一种创新,看来有点孤陋寡闻。不过,也不一定,或许人家团队根本就不知道还有一个北美张家卫的2021跨年演讲,去年面对的就是空无一人的梅西剧院。


也是,中国骄傲,就包括要忽略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一些存在,这已经成为一种表达正能量的时尚。

2021百日行走的路上,如果问我体会最深的中国印象是什么?那就是“小草精神”,亿万中国百姓的“小草精神”。

我在凌晨核酸检测长长队伍的凛冽寒风中感受到了,在封城之后坚持出摊的卖水果大姐的坚持中感受到了,在无数身穿白色防护服日以继日的身影中感受到了,在企业家言必谈“混改、转型、破茧”的夹缝求生存中感受到了,在虽无望但依然执着的奔波于政府部门寻求许可答复的创业者中感受到了,在口中念着“不给政府添麻烦”而甘愿自己受苦的百姓身上感受到了,在虽已经数月未领到薪水但依然勤勉工作的基层公务员身上感受到了……

其实,在以王志纲先生为代表的智库人的身上,我也看到了“小草精神”。他们以他们的方式,以让这个社会可以容忍而且尽量可以听懂的方式,表达他们对于中国社会的未来期许。

今天,我从大连飞回成都。以前,乘坐飞机的万米高空上,我甚少去关注那些个云层,也不大喜欢靠窗的座位。

兀的一束光刺进来,耀的我禁不住眯上了眼睛。我将目光投向窗外,看到了厚厚的云层,云朵叠的一层又一层,静止不动。


飞在了云层之上,又仿佛与云层对望,云层下面是什么呢?

我不确定,眼睛里的云层是美还是不美?是光明还是隐藏着黑暗……

云层下,如果可以看见,一定是满目的华夏,满目的崇山峻岭,江河大海,点缀着看不清的小草,或成坡成岭,或草原,或孤独的夹缝中瑟瑟寒风……

小草们是心满意足的,因为他们活着,还有永远不会绝种的种子,只要有一点点的养分它们就会“春风吹又生”,它们觉得它们就是大地的主人,因此它们不怕牺牲,甚至还会感觉壮烈,将尸体融入大地。

千百年来,变迁的是朝代,不变的是百姓。

百姓们就如小草一样,好就茁壮的生长,让山川江河更美。不好就“好死不如赖活着”,哆哆嗦嗦的匍匐地下,等待着新的一场雨露阳光。

不知道啥时,云层飞过去了,大地变得黑黢黢的一片,我已经没了看的兴趣,将思绪请回来,权当刚才的瞎想是瞎说。

任总来到成都,第一时间就沟通上了。与任总的每次交流,总有不同角度的思考,让我耳目一新,常常有茅塞顿开之感。

谈及当下的恒大,以及那些难受的民营房地产企业,任总从国策的角度进行了解读,认为这是国家在下的一盘大棋,其目标不仅仅是房地产,而是“共同富裕”。

这一盘大棋,其实早早的就开始了,但那些骄傲的民营企业家却依然将思维固化在自己过去成功的思维定势中,顽固的以为自己还会赌赢。

关于“赌”的逻辑,我是赞同的。中国人的骨子里就是“赌”性,也因此赌场里最常见的就是中国人的身影。

越是成功的人,赌性越大,因为筹码大!

最近一段,接二连三暴雷、身亡或者进局子的大佬们,无一不是如此。百姓们都已经看厌了,偶尔的时候会猜“下一个是谁?”

任总对于中国的未来抱有很大的信心,对于中国房地产业,认为经过洗牌和赛道调整,同样抱有信心。

他向我解读了智纲智库最新的一个研究发现,那就是从要素影响的角度来考虑,影响房地产发展最核心的要素有“三个常量”和“一个变量”。

三个常量是:土地、资本和市场,一个变量就是政策。

关于变量,我也是同感的,有点算命的感觉——天天、月月、年年都在算,这应该也是中国特色。

我注意到1月8号他们在深圳搞了一场论坛活动,在深圳突发疫情下的情况下,任总也空场演讲了一个题目《无产业,不更新——智纲智库佛山探索》,分享的内容正是他们的最新研究和实践。


万方先生是1961年生人,很骄傲自己60岁的年龄,因为他看起来真的不像,无论是从外貌,还是心态、举止,包括继续创业的奋斗之心。


万方先生是小众微信群的拥趸者,精力充沛。我对他的印象始于名字,因为曼尼托巴大学商学院的万方教授是我的朋友,但是女性。而万方先生的名字与她一模一样,却是男性。

万方先生很风趣,也喜欢用幽默的话语开场或者聊天。他介绍自己的时候会说“我是比一亿还多一点的人。” 因为“万方”二字拆开来,就是“万万”再加一个“点”,而“万万”的数值自然就是“亿”了。

我刚回来成都的时候,万方先生就从青城山赶去街子古镇与我会面,喝了一杯,尽了地主之谊。

这次从大连飞回成都,他又早早的联络,乘着夜色,不辞辛苦去了天府机场接机,用心安排了我去第一人民医院做核酸检测,又请我去了地道的柴悦里-老川菜品味川菜,还驾车带我走了走成都最复杂的娇子立交桥,聊了“交子”。

说起“交子”,也是成都人的骄傲。

何为“交子”?“交子”诞生于北宋(1023年)时期的成都,是世界上的第一张纸币,曾作为官方法定的货币流通,称作"官交子"。虽然仅存在了两百多年,但论起来,要比西方国家发行纸币还要早六七百年,也是通的。

“交子”是四川土话,是票证、票券的意思,字面上有交合之意,也就是“合券取钱”。


“交子”的故事以及当下成都的“交子”景观,都是任国刚先生与我会面时侯讲的。


万方先生其实是天津人,他称自己为“蓉漂”。他经历了改革开放后的大小风潮,做过官、下过海、留过洋、赚过钱。十五年前来到成都,觉得这地儿更能发挥他酒店管理的才能,城市也包容,人也好,因此就留了下来,不少的干事创业的忙活。


因为儿女均在加拿大,他也没少去那边跑跑,因为性格豪爽,好像比定居加拿大的人还要熟悉加拿大,说起那边的事儿也是滔滔不绝。


问起他正在忙活的事业-汇人国际,他总是意气风发,尽管我没有太听懂,但还是禁不住的深受感染,重复听的一个主题词是“中国服务,正当其时”。


他发了一段他拍的短视频给我,说:

“伴随着《要我找到你》街头艺人的表演……太有感觉了。” “的确,成都成就了我的梦想!”

我就将这段短视频放在今天,成都的夜晚和霓虹灯确实很闪耀,晚上九、十点钟依然是车流不息。


万方先生认为未来5-10年是海外华人大回流的时间,我问原因为何?他说“60-70后的人还是要回到故土,更何况蒸蒸日上的中国在招手。”


万方先生还认为未来5-10年是中国人又一次出国热的时间,我又问原因为何?他说:“80-90后的人赚了钱,还是想把孩子送出去接受好的教育,也想去享受下外面的世界。”


我不确定未来会如何,但相信每一个阅读到这里的读友,会有你自己的选择,我自然也有我的选择,就不剧透了。



回来中国已经快四个月了,如果问我最深刻的感受或者说中国最有希望的中国要素是什么?那就是亿万中国百姓的“小草精神”。


【未完待续,明天续(五)】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2.1.11第93天)【中国好故事(四)】




485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