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中国对加拿大很重要(第39天)

已更新:2021年11月14日



前些天,外交部发言人王文斌先生主持例行记者会。


有澎湃新闻的记者问:

近日,加中贸易理事会(CCBC)发布了《中国对加拿大的经济影响:贸易、投资与移民》和《2020/2021加中商业调查》两份报告。报告认为,加拿大经济发展与中国息息相关,加中经济关系是两国关系的强劲纽带和发展契机,两国未来密不可分。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汪文斌先生答道:

我注意到加中贸易理事会发布的报告。在受访加拿大企业中,近七成将中国作为其全球发展战略中的首要目标或前五大目标市场,超过半数计划拓展对华业务。尽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仍有49%的加拿大企业在华业务实现盈利。这些数字反映出加拿大工商界对中国经济发展前景、营商环境的信心和期待,也表明了中加经贸合作的韧性和潜力。
问答中提到的加中贸易理事会(Canada China Business Concil,简称CCBC),我比较熟悉,是加拿大非常著名的一家非营利组织,协会性质,但其会员资格的取得需要比较严格的条件。其会员包括了加拿大的主流成功企业,也吸收了来自中国但在加拿大有相关业务的成名企业加入。

其中,CCBC的创始会员有加拿大的满地可银行(BMO)、庞巴迪公司、加拿大出口发展公司(EDC)、宏利金融(Manlife)、巴里克黄金、鲍尔集团、永利金融(Sunlife)和兰万灵集团,来自中国的中信集团是该组织的创始会员。华为则为CCBC十个理事会员之一。


走一下题:2019年被广泛关注的一起有关时任加拿大总理的特鲁多试图政治干预司法的兰万灵事件,其目标对象就是CCBC创始会员中的兰万灵集团。


当时,国会议员、前加拿大司法部部长王洲迪指控总理办公室在她就任司法部长期间,介入对魁北克省建筑巨头SNC-兰万灵公司的司法调查,并试图通过延期起诉的方式保护该公司的利益。

该事件的结果是王洲迪以及另外两人辞职。总理特鲁多虽受到不少非议,但因为未有足够证据支持王洲迪对他的指控,特鲁多总理涉险过关,而且再次赢得了2021年9月份的大选。

不过,王洲迪刚刚在九月份出版了一本新书《内阁中的“印第安人”:对权力说真话》(‘Indian’ in the Cabinet:Speaking Truth to Power),继续抨击特鲁多说谎。



CCBC成立于1978年,总部在多伦多,还在温哥华、卡尔加里、蒙特利尔、哈利法克斯、温哥华、北京和上海等地设有七个办事处,在加拿大拥有一定影响力。
我去加中贸易理事会的网站查到了这份【报告】,【报告】是受CCBC的委托,由阿尔伯塔大学中国研究所(CIUA)撰写的。

这份【报告】并不长,共78页,撰写者采取的是加拿大统计局以及相关机构的数据并通过数据分析模型进行的研究评估,主要分定性和定量两种方法。

这份【报告】主要是从中加贸易、移民和投资三个方面评估了中国对加拿大的 GDP、就业和总体经济活动所产生的影响。我认为比较客观。

【报告】在最后结论中列出的相关数据显示:

2018年,加拿大与中国相关的出口对GDP的贡献为426亿美元,新增中国移民的贡献为61亿美元,中国跨国企业投资和在加拿大运营的金额为 94 亿美元。考虑到这些数字之间的重叠性,【报告】认为中国对加拿大可衡量的总体GDP影响很可能超过550亿加元。

我又去查了下,加拿大2018年的GDP为1.722万亿美元。算起来,中国对加拿大可衡量的总体GDP影响为3.2%。单从影响比例上看,似乎也不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



【报告】也呈现了2019年的数字,显示上述活动对加拿大GDP的已知影响分别为出口386亿美元和移民67亿美元。出口贡献有所下降,新增移民的贡献依然保持增长。

但是,这份【报告】通过研究发现,根据加拿大国际商品贸易数据库的行业特定数据和加拿大统计局的国际服务交易表,2019 年加拿大对中国出口的总经济影响达到了769 亿美元。换句话说,就是加拿大对中国的出口产生的经济影响是其直接出口价值的两倍多,而非直接数字的386亿美元。

按照这一考证逻辑,【报告】认为中国在加拿大投资的总体经济影响也应该超过了其在 2018 年已知的 94 亿美元 的贡献。2018年,另有 23 亿美元的新投资从中国流入加拿大,中国跨国公司的收入实现了t304 亿美元,他们还在加拿大创造了价值 4.92 亿美元的知识产权。

这份【报告】估计,2019 年加拿大向中国的出口对加拿大就业的影响为 365,915 个工作岗位。

【报告】引述加拿大统计局的报告,2018 年中国在加拿大的投资和企业运营支持了 46,395 个工作岗位。总的来说,2019年中国对加拿大的投资和加拿大对中国的出口很可能在加拿大支持了超过 40 万个就业岗位。

当然,这份【报告】并不是一个全景式的研究报告。比如,【报告】称“本报告中未量化的中加贸易的经济影响包括从中国的进口以及加拿大在中国的投资。”还称“ 2017年,加拿大在中国的跨国企业的收入为127亿美元;但是,并不确定有哪些收入回到了加拿大。”

【报告】从数据的事实中得出结论,从中国来的进口商品对加拿大多个行业的供应链至关重要,尤其是机电设备。因此,加拿大的消费者可以从中国商品的较低价格以及中国资本和中间产品进口所支持的商业活动中受益匪浅。同样,价格较低的中国产品也使加拿大的出口商获得了关键价格上的优势。

【报告】中的数据显示,在贸易方面,加拿大对中国的商品出口在 2011 年至 2020 年间增长了 50%,而其他国家的合计出口增长仅仅是 16%,中国增长是其他国家增长率的三倍还多。
【报告】认为“加中经济关系有助于支持数十万个加拿大就业机会,并可能刺激经济活动,其实际价值超过本报告中的任何数字”。
此外,【报告】中说“贸易、移民和投资带来的知识、技能和文化交流可以深刻改变商业和社会格局,特别是对于像加拿大这样高度依赖贸易的经济体。加拿大和中国的未来紧密相连,了解这种复杂双边关系的动态和细微差别对于制定符合加拿大长期利益的前进道路至关重要。”

【报告】坦承中国贸易尽管十分复杂,与包括美国、日本、德国和澳大利亚在内的许多世界领先经济体不同,但中国是加拿大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合作伙伴,仍是加拿大繁荣的主要推动力,并且仍远未发挥其全部潜力,应该继续是加拿大出口多元化的主要选择。

【报告】从数据的回望中得出偏向于乐观的结论:加拿大和中国之间的贸易是为数不多的没有受到近三年来加拿大和中国之间紧张的政治关系和冷淡的外交关系的破坏的加中关系之一。
【报告】最后结论道:毫无疑问,中国对加拿大,尤其是加拿大的经济很重要。加中经济关系的良好互动是充满希望的机遇之一。
此外,从加拿大政府网站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数据,也充分证实了“加拿大对华贸易显著增长”这一事实。

刚刚过去的上半年,加拿大与中国货物进出口贸易额为537.11亿加元,同比增长19.9%,占加对外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的9.1%。其中,加对华出口147.55亿加元,同比增长23.2%,占加出口总额的4.9 %;加自华进口389.56亿加元,同比增长18.7%,占加进口总额的13.3%。
汪文斌先生因此很有底气的说:

我们欢迎加拿大投资者来华投资兴业,也希望加方同中方相向而行,为两国经贸合作营造良好的政治氛围,并为中国企业在加投资经营提供公平、公正、开放、非歧视的营商环境。

【未完待续,明天续(二),连载五天】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1.13第39天)


今天的文字大题目是【中加经贸关系的机遇和挑战(一)】







291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