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中国的技术发展是不是已经超过了美国?

【张家卫按语:4月22日下午的“三点半咖啡“,张璐做客云上演讲,获得点赞无数。应大家要求,工作室将演讲整理成文字,与Laura助理一起认真校对完成。我发送短信给张璐说:“今天开始连载,因为太长啦,三万多字!不过,听者反映热烈。特别是在疫情之下,可以从另外一个视角看世界未来,大大鼓舞了小众人群!”从今天开始,我将冠以不同标题,分十次连载完成,以飨小众读者】【今天为连载三】


科技新趋势:人和工业的全面数字化

接下来跟大家分享一下现在的科技创新趋势。首先分享下我对于科技创新趋势的一些想法。

首先,我们到底怎么样去感受科技创新趋势?如果大家回头去看之前几百年前的科技创新趋势的主题,可能有蒸汽机、电灯,那个时候给大家的感觉是说,一个技术发明了,整个世界就改变了,然后说整个世界就亮了,比如说有电灯。

但是现在我们可能很难去感受到新技术对我们生活的改变。反倒由于这个原因会更加深刻的体现了现在技术的改变和发展是更加潜移默化的,而且对我们生活的改变是一种更加友好的方式,直接植入到我们的生活。

我经常特别喜欢举的一个例子,就是现在智能手机,85后和90后这批人,我们在小的时候看到一个屏幕,第一反应是什么?我的第一反应是去找按钮或者遥控器,是我意识中的一个和世界交互获得信息的一个方式。但是现在如果有三四岁的小朋友,他看到屏幕第一反应是什么呢?是是去用手划,用手去动这个屏幕,而触屏的动作并没有人教他,他之所以会,是因为这十几年来智能手机是我们生活中和世界交互获得信息的一个方式,所以这就是现在技术进入我们生活的一个非常大的特点。

包括现在大家都在讲人工智能技术,可能很多人会想说AI离自己还很遥远,但是实际你知道吗?人工智能技术的核心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甚至说我们每一个人现在都在为AI做贡献。因为人工智能技术的核心基础就是高质量的持续产生的数据,而谁是数据的生产方?就是我们每一个人!所以我们每个人在每天时时做的任何行为产生的任何数据,通过现在低成本的传感器收集传到云端进行分析、返还之后,这就构成了整个AI的非常坚实的一个数据基础,然后再通过它去反向给我们提供个性化的、高质量的服务。这是现在技术和我们交互的一个方式。

而在接下来这几年,大家会看到更多的我们与技术紧密的去结合,无论是我们人作为一个个体,人体和技术的紧密结合,或者说是你旗下的公司,产业和技术的紧密结合,去带领我们进入到新的创新周期的一个大的主题是数字化转型。

一方面是我们每个人的数字的一个转型,互联网可能是在社交层面上把60~70%我们的每个人的信息进行了数字化转型,无论 Facebook,Twitter, Instagram上的信息,构成你社交部分的信息,去代表你个人各种方面的行为模式,个性、爱好等等。但是现在通过更多的技术应用这些低成本的传感器,医疗技术的发展,我们生物信息学的数据也在被数据化之后就会可以通过数据化构成生理上的一个人的集合体。

工业层面上也在通过工业物联网网络技术进行工业层面上的数字化,然后企业的数字化,到最后我们每个人、每个机构、每个个体都会产生一种新类型的资产,就是数字资产。这就是我们要经历数字化转型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过程以及重要的一个概念。

创新周期的三个阶段来解读中美技术差异

除此之外,在这里也想跟大家再聊另外的一个主题,中国的技术发展现在是不是已经超过了美国?中国的很多技术应用,现在已经比美国更加灵活,是不是证明说在技术创新这个层面,美国不一定是最先进的?所以我想针对张教授提出的问题稍微做一点回应,之所以大家会有这样的一个错觉,也是跟我刚才讲到的创新周期相关联。

实际上任何的创新周期,无论是在中国还是美国,它都会经历三个阶段。第1个阶段是基础技术创新,第2个阶段是技术应用创新,第3个阶段是商业模式创新。


做一个比喻,基础技术创新和技术应用创新,就像是做蛋糕的前两个步骤,做一个蛋糕坯,是基础技术,然后在蛋糕坯的街层面上再做一个整体的蛋糕,它是技术创新。接下来什么是商业模式创新呢?商业模式创新就是在做好的蛋糕上用刀去重新切割蛋糕,本来这只蛋糕是三个人分,由于新的商业模式创新,会把三个人分的蛋糕变成可能10个人、20个人,所以所谓的技术创新势必会导致商业模式创新,就是这个原因。

其实中美现在是处于一个不同阶段的创新周期,中国可能是在两年前才开始进入到上一波的互联网创新的商业模式创新阶段的一个尾声,所以大家会看到各种各样的商业模式创新,比如应用层面的支付,还有共享概念的大规模产生。

但是创新周期在美国已经在2014年就已经经历过了。2014年的时候,大家已经经历了商业模式创新的瓶颈期,为什么商业模式创新会有瓶颈期?因为它是一个重新切分蛋糕的过程,当一个蛋糕有10个人分、20个人分、50人分的时候,已经分无可分,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推到下一波的基础技术创新去造一个新的蛋糕,才可以去推动下一代新的市场机会的一个发展。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大家会看到说中美有一个创新周期的错节。

另外还有一个层面就是中国在应用层面的技术创新,也就是中国商业模式创新层面确实有非常巨大的优势,那就是来自于它的人口红利,中国的老百姓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老百姓比是最开明、最愿意接受新事物的百姓。但是中国的企业,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在进行新技术的整合层面上,比美国企业要慢很多,这就是为什么在美国的2C端,不要看东西海岸,去看中部那些欠发达的一些区域,民众对于新技术的接受是非常缓慢的。

但是如果有新的技术出现是在2B端,也就是说企业级应用和工业级应用。我们经常能看到我们投资的企业可能只有7个人或10个人的团队,却可以拿到微软或黑石100万、200万甚至三四百万美金的订单,可能一个只有几十人的团队就可以拿到上千万美金的年收入。这就是美国和中国不同的社会情况,导致对于创新技术选择的区别性。

但是如果真的我们回头来看技术创新,如果没有基础技术创新和技术应用创新,是无法去做到商业模式创新的。中国之前很多的商业模式和创新技术的依托,是依托于世界其他各地的技术应用和基础技术创新,如果中间的纽带断了,中国势必要从头开始去进行自我的技术创新和技术应用创新这样一个周期,但这个过程是不是能够完全靠自主创新来实现,是一个巨大的问题。明天,应剑桥中国中心【名家讲坛】的邀请,作为第二期演讲人,面向全球做一场云上分享,长按下面海报二维码,欢迎报名。



接下来就跟大家来好好的聊一聊现在硅谷的一些科技创新的趋势。首先第一个主题就是我很喜欢的一句话:”Tech innovation frees human capacity”, 就是通过科技创新去释放人类潜能。技术创新发生作用的会有两个方向,一个方向是作用于人,我们每个人,另外一个是作用于企业和工业,对于人的改变也是在接下来这几年会看到很多新的技术的出现,也是我个人非常兴奋的。

【未完待续,明天续(四)】




14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