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什么是“左”和“右” ?【世界将向何处去(六)】

作者:张家卫





8,什么是左和右?


“左”和“右”的意识形态划分,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在各个国家的语境中都不一样。


图来源网络


这张图以及解释是我见到的最简明易懂的,因此我就搬来以做导读。但是,这张图中的左右表达对应的是西方话语体系,不适用于中国的话语体系。


中间偏左一点的叫做liberalism,即自由主义。可以理解为美国的民主党、自由派所持的观点,目前有一个比较时髦的说法是建制派,拜登就属于这个。


与之相对的就是保守主义Conservatism,美国的共和党、保守派,在偏右一点的位置。


但是,这里面的保守二字,不要仅仅从字面上理解,以为保守就是代表着守旧,往往保守派说的都是创新和进取,自由派的做法往往更保守一些。比如,保守派抓经济,主张经济自由,讲效率,自由派抓民生,主张经济管控,讲公平。


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在从自由主义到保守主义的这个范围里,很左很右的人其实很少的。如果你更左边,就进到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范畴,更右边就是自由意志主义,如果再往右就走向法西斯主义。


作家:安.兰德


不少人把特朗普归类到法西斯主义,认为他可能就是美国的希特勒。这个我倒没有觉得,我一直认为他是安.兰德的信徒,信仰很坚定,绝非大众口中的“商人”或者“奸商”的标签。但是,他确实是大右派,因为他坚定的反对社会主义,甚至威胁要动武,这一点确实有点法西斯。因为,无论以什么样子的“主义”,发动战争都是不得人心。


美国的左和右具体是怎样分的呢?


美国专栏作家丹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列出了一系列简单的问题来反应左右两派的不同主张,硅谷《浪潮之巅》的作者吴军先生将其翻译过来,放在他的博客上,也是有助于理解美国的左右两派。我搬来一用:

1)人权的来源

左派:人权来自于政府;右派:人权来自于造物主。

2)人性

左派:人性大体上是善良的;右派:人性大体上是坏的。


3)经济目标

左派:平等;右派:繁荣。


4)国家的主要角色

左派:增进和保护平等;右派:增进和保护自由。


5)政府

左派:尽可能大;右派:尽可能小。


6)对世界的最大威胁

左派:环境灾难,目前是全球气候变暖;右派:邪恶;目前来自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的暴力。


7)美国黑人面临的主要问题

左派:种族歧视;右派:缺少父亲(Lack of fathers)

注:黑人的单亲家庭比例高,70%的孩子来自只有母亲的单亲家庭)。


8)如何看待非法移民

左派:受欢迎的客人;右派:非法移民。


从经济学角度来说,民主党及左派倾向于凯恩斯主义,共和党及右派倾向于自由主义。在现实中,要区分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意识形态并不太容易。比如,通常称民主党为自由派,共和党是保守派,但真正主张经济自由的反而是共和党。又如,民主党称共和党是大资本家的代言人,但是最近两届大选,华尔街向民主党的捐款要远远多于共和党。民主党的铁杆票仓均来自东海岸和西海岸的富裕州、金融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因为两党经历了复杂的演变,同时内部(尤其是民主党)派别众多。有时候,党派的意识形态也追随着选票而演变。


美国立国时只有一个党派,那就是开国者汉密尔顿领导的联邦党。1790年另两位开国者杰斐逊和麦迪逊为了对抗汉密尔顿组建了民主共和党。1812年联邦党解散,民主共和党分裂为民主党和共和党(前期为辉格党)。


最开始的民主党继承了杰斐逊的思想遗产,代表着南方地主、农民的利益,反对大政府和中央银行,主张发展农业、土地扩张及蓄奴。共和党则代表着北方资产阶级的利益,主张发展工业、自由市场及废奴。


19世纪上半叶,民主党长期执政,维持蓄奴政策,在西部驱赶印第安人,将美国国土扩张到西海岸。


1860年,共和党赢得了大选,林肯担任总统。这是共和党首次执政。林肯总统主张废奴,南北矛盾不可调和,引发内战。结果南方落败。战后,主张蓄奴的民主党一败涂地,被选民抛弃。



直到1933年大萧条,共和党维持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执政。共和党主张自由市场,发展汽车、钢铁等工业经济。这也是美国工业经济发展最快的时期,被称为镀金时代。超过英国


罗斯福上台推行新政,将美国带出了泥潭,也为民主党赢回了失去多年的地位。又到了1981年,共和党的里根上台,提出新自由主义的构想,不仅成功的将美国经济再次提升到了新的高度,更因为1991年通过以“星球大战“为幌子的军备竞赛将前苏联拖垮,又将改革中的中国纳入全球体系,美国作为唯一霸主领导的下全球体系即使是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也未将美国的地位丝毫动摇。但是,2020年的新冠病毒和美国大选,却让无数人突然发现”美国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伟大“。


我的观察是,“社会主义“一词在美国竟然大放异彩,而且已经走到了前台,那就是桑德斯主义。桑德斯主义会挽救美国,还是会将美国毁掉?这是一个问题,特朗普为代表的右翼势力说如果社会主义掌握美国,美国将万劫不复。桑德斯主义者和拜登为代表的左翼势力认为,如果不将特朗普赶下台,美国将不再是美国。



刘瑜教授在《民主的细节:美国当代政治观察随笔》说:“在美国知识分子圈子里,尤其在高校里,做一个左派是非常时尚的事情,做一个右派才需要真正的勇气。美国高校校园里的左右势力处境:左翼趾高气扬,右翼垂头丧气。”事实上,在政治正确之下,在美国做一个右派确实是需要勇气。加拿大也是,不过,政治正确确实是少数族裔的护身符,政治正确并非左派在讲,右派也讲政治正确,只不过是方法和手段不同,即对民主、自由、平等和正义的概念存在分歧。当然,与中国的分歧,就更是定义上的完全不同。


复旦大学中国问题研究院2020年6月做了一期节目,名字是《这就是民主》。张维为教授说了一段话:



“‘民主’这个词,麻烦就是被西方先注册了,注册之后,人家一讲,想到的就这个东西,好像有专利权一样的。所以我有时候跟西方人讨论民主,我就说你怎么界定?如果一定要说民主是多党制加一人一票,我说我不跟你讨论,民主有各种各样的形式,你这个形式只是其中的一种。我就跟你讨论,良政还是劣政,这是一种办法来解构它。


还有一种办法就是怎么以最简单的方式把中国制度讲清楚,因为西方它基本上把民主就界定为四年一次选举领导人。所以我前面提到,你们这个制度叫Election选举,我们这个制度叫Selection+Election“选拔+选举”,哪个好?我这个比你更好,That's it!这个他们也能听懂。他说,是啊,我们为什么不能先选拔一下呢?你们去看选举,最后两党竞争,往往就是两个人都很烂,这是普遍情况的大概率事件。


但是你看我们的决策过程,包括国内和国外的利益,甚至还没有出生的、未来人的利益。这个是我们的制度都要考虑的,所以叫做人民的、长期的、根本的、整体的利益。这个只有我们现在这个制度可以做到。”



你同意张维为教授的观点吗?你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吗?


1975年出生的刘瑜副教授2007年的时候,还在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做博士后,当时她写过一短文,其中有这样一句话,我觉得写的特别有哲理,她说:


“我总觉得,煽动家和思想家之间的区别,就是煽动家总是热衷于抢占道德制高点,而思想家总是热衷于指出道德制高点底下的陷阱。所以煽动家总令人振奋,思想家总令人扫兴;煽动家总是斩钉截铁地宣布“终极解放”,而思想家总是在罗罗嗦嗦地说‘但是……’;煽动家总是在话语的盛宴中觥筹交错,而思想家总是在惴惴不安地担心谁来买单。”


今年的庚子年,因为新冠病毒导致的居家隔离以及各国纷纷推出的封国、封城措施,不仅仅影响了经济,对于全球政治格局产生的影响是深远的,也是非常的现实。比如中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被质疑、被对立的境遇之中,强势抗疫取得了显著成果,也被其他国家认为是不可复制的抗疫方法,甚至引起了对于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再度质疑。


加拿大与中国的关系,也因为孟公主的原因,继续在冰点之下。保守党新党领奥图尔赢得党魁之后,连续发出对中国的挑战,代表着加拿大右翼势力的呼声和行动。加拿大的种族主义沉渣又起,左派代表的特鲁多自由党政府一直谴责任何形式的种族主义,奉行加拿大多元文化的价值观,也被称为政治正确。


因为TWG Tea Club年初的一个威斯勒滑雪活动中产生的创意想法,8月份我们与孔大哥一行来到萨省考察孔家庄的意向地址—凯维尔(Kayville)村镇,后来确定来萨省坚持疫情之下的“十年十国”第四站,我当时就确定了2021年跨年演讲的题目是“我们的家园在哪里?” 我希望可以通过研究加拿大百年前的历史,即百年前的那场被称为西班牙的瘟疫在加拿大流行产生的后果,以及经济陷入崩溃边缘的加拿大是如何走出困境并且获得新生,其时,左的社会主义思潮何时进入到加拿大,充当了什么角色,结局如何?是一股破坏力量还是一股助力加拿大获得未来成功的进步力量。


同时,我以黎全恩、丁果和贾葆蘅三位作者著作的《加拿大华人华侨史》(1858-1966)为主要参考书籍,试图厘清华人移民在上述所言的年代区间做了什么,他们来自哪里?他们是谁?他们在当时加拿大社会中的地位如何?他们做的最牛的事儿是什么?这一部分我会在后面予以叙述。


我前面用了很大的篇幅说了美国的左右之争,解析了华人世界并无太多人关注的桑德斯主义在美国的崛起,因为我认为这是当下以及未来四年,抑或未来十年美国往左转的最重要信号。由于美国巨大的全球影响力,或者说“灯塔国”的效应,其对世界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即美国左转,全世界就会都跟着左转,尤以加拿大为最甚,历史上也是如此,那个时候加拿大还算是大英帝国的地盘,就已经深受美国的影响而无法自拔。

【未完待续,明天续(七)】



766 次查看

Commentaire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