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以毒攻毒的方子

疫情之下,满眼满耳的善意信息提醒和转发,其中非善意的谎言平分秋色。“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似乎成了眼下最好的抗疫心态和方法。温哥华樱花含苞待放的时节里,一奶同胞的华人们也开始买粮屯面,西人们据说在屯购厕纸,着实的有意思。


窝在书房里,盯着最近一个时期每天一杯的TWG Tea 茶。是温哥华旗舰店的老板,也是TWG Tea俱乐部的召集者美蓉女士之前送的,茶叶罐上的标号是“NUMBER 12”,讲究的很。逼得我硬是将自己的茶缸子放在一边,拿出了一套爱马仕的茶具,算是勉强与之对上了眼。


天天品着这茶,我就在想,天天讲疫情,说来说去新冠病毒只有两个克星,一个是疫苗,再一个就是个人免疫力。疫苗是科学家的事儿,母亲生我的基因组是没办法变了,好不好的只能听天由命,但是免疫力的提高却是后天可以加分的选项。除了勤洗手、少出门等一大堆的注意事项之外,中国的中医文化倒是告诉了我们不少的道理,其中食疗是一个方法,运动是一个方法,茶疗应该也是一个方法。我懂的不多,只知道如果可以把每天必须要做的事变成抗疫的事儿,岂不是简单,而且会很有趣。


我以前囫囵吞枣的浏览过几本茶书,无非是想通过茶的历史来观察中国的文化,后来因为TWG TEA的关注,就多了些中西方茶文化交流的兴趣。我并不大懂茶,但是懂得茶的些许道理。恐惧的疫情日子里,我就说道说道老生常谈的东西,算是班门弄斧,权当转移一下可怜大众的注意力,咱们能不能再不要转发那些个不靠谱的“重磅”、“深扒”、“突发”、“惊悚”、“咋舌”、“揭秘”、“坐实”、“惊爆”、“吓尿了”…… 我是真的被“扰尿了”!


古代《神农草经》中记载说:“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之。” 后来的解读说“荼”就是“茶”的意思。可是,我去新华字典查了查,却又说荼毒是古书中的一种苦菜。具体解释了一下,说“荼”是苦菜,“毒”是指毒虫毒蛇之类,比喻毒害,著名的一个成语就是“荼毒生灵”。如此说来,这茶岂不是毒物?神农食“荼”解七十二毒,是不是有点以毒攻毒的味道?


再去查了查:荼”是古代用得最多的表示茶的字,最早见于《诗经·邺风·谷风》:“谁谓荼苦,其甘如荠。”句中“荼”字是否指茶,学者推考说法不一。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说:“荼,苦也。”“茶”字在中唐以前一般都写作“荼”字。


因此,“荼”字应是一字多义,表示茶叶只是其中一项。由于饮茶的普及程度越来越高,“茶”字的使用率也越来越高,因此“荼”字减去一划,就成了“茶”字。不过,这可与汉字简化扯不上关系。换句话说,“茶”就是“荼”,茶具有“以毒攻毒”的疗效,我觉得这样来解读似乎更靠谱。此时此刻,尽管端起茶杯的手有些发抖,望着已经习以为常的TWG Tea  12号茶有些诡异的感觉,但想了想,还是一饮而尽,抗疫不是?!


前些天,中国著名的茶叶健康研究专家、浙江大学茶学系的屠幼英教授在接受一家茶行业自媒体专访的时候说:“喝茶对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有用。” 此话一讲,当日下午即斩获十万加的点击率,随之迎来了一片叫好,自然也迎来了一片质疑的轮番轰炸。


美国普渡大学农业与生物系食品工程专业的云无心博士随后通过腾讯发表观点,他说:喝茶的作用就是补充水分,让你愉快的待在家里。确实有一些关于茶中的成分与病毒关系的研究,不过不能简单说明喝茶就能预防新型冠状病毒。原因有三:首先,现有的茶成分与病毒试验基本上都是细胞实验和动物实验,跟“人喝茶如何”相差很远;其次,即便“认可”那些实验,也是研究中所用的其他病毒,而不是“新型冠状病毒”;在医学上能够抗病毒的药物其实不少,但是对新型冠状病毒目前都是力不从心;最后,喝茶没什么不好,但目前说明“喝茶抗冠状病毒”的理由有些牵强。


虽说茶能治百毒不可全信,但茶的药效却一定是有的,而茶的保健作用更是人人皆知。《神农食经》上说“茶茗久服,令人有力悦志”,我想是非常有道理的。因为,古人们撒谎的心智应该没那么聪明,因此可以更加信服一些。

茶专家们的研究说,茶叶中有咖啡碱,能兴奋神经。茶叶中的肌醇、叶酸、氨基酸等物质的相互作用,能调节生理机能,排毒养颜。茶叶中所含的维生素和有机化合物,没有任何其他东西可以相媲美。说的有点大,但疫情当前,对于古人推崇的东西还是多信些,没毛病。


研究显示,绿茶中儿茶素对引起人体致病的部分细菌有抑制效果,茶多酚有较强的收敛作用,对病原菌、病毒有明显的抑制和杀灭作用,对消炎止泻有明显效果。普洱茶的功效同样是包括了抗毒、灭菌、助消化、解酒以及其他,部分功效还与中医有关。红茶中的茶黄素具有杀除食物有毒菌、使流感病毒失去传染力的作用。日本的研究者还通过实验证明了:红茶稀释到日常饮用浓度的5倍以下仍能使99.999%流感病毒丧失活性。


茶叶对新冠病毒是否有用,我觉得至少可以起到威吓病毒的作用,吓一吓它,万一转弯了呢。


TWG Tea 的茶叶更是非常有意思,中国人喝茶最忌讳的就是串味,但是TWG Tea 恰恰做的就是混合茶。顾名思义,就是将不同的茶进行混合,而且并非咱们概念上的茶底子、茶沫子,清一色的世界级最好的茶叶进行混合,硬是混出了 “世界级” 的味道,混出了世界级的奢侈茶品牌。开始时候我是钦佩TWG Tea的品牌模式而关注它,久了倒是也喜欢上它的混合茶,竟然有上千种的不同口味。


TWG tea的网站上说:提供来自全球45个原产地的800多种单品茶、季节性限量产地茶、独家熏制茶,将欧洲最顶尖老牌厂商的调茶师、品茶师、制茶师、品牌设计师以及米其林主厨,把古老的欧洲制茶经验、技术带到了新加坡,定位高端茶饮品,立志打造 “全世界最好的茶叶” 。


我相信,不同品类的茶叶不仅仅有不同的味道,也一定拥有不同的“疗效”。捧着这杯TWG Tea 12号茶,我突然有了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因为混合茶的缘故,不仅仅味道独特,岂不是混合进去了更多的茶叶 “疗效” 。像说 “一句等于一万句” 一样,也是饮一杯等于饮一万杯,免疫力瞬间提高的不要不要的……哈哈,搞笑语言,自娱自乐而已。不过,我觉得或许有些科学道理,哪一天与医生们或者茶专家们聊上一聊。


温哥华的品茶高手,我认识冯静老师,她是唐人街上最早开中国茶馆的大陆人。位于Downtown的 “三生缘艺术中心” ,创始人潘大宗先生除了名家藏品,他的茗茶功夫也应该算是一流。TWG Tea加拿大的旗舰店位于温哥华Downtown乔治亚大街,因为TWG Tea Club 小型读书会的原因,疫情期间,我唯一出入Downtown的场所便是每周二来到这里,读书、品茗成了这段时间难得的一段情趣。今天说道说道茶叶的 “以毒攻毒” 疗效,突然觉得我去了那里,不仅仅是去 “品茗、读书” ,还是去 “茶疗” 和 “驱毒” ……


茶圣陆羽在《茶经》中说:“茶之为用,味至寒,为饮,最宜精行俭德之人,若热渴凝闷,脑痛、目涩、四肢烦、百节不舒,聊四五啜,与醍醐、甘露抗衡也。” 


“一壶茗茶道禅味,半塌茶烟养性灵”。烟就算了,一起喝茶吧!




26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