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你不可能从外面改变中国(第43天)



对于一些中国人来说,加拿大就是一个“特能装”的小国家,有时候比美国还可恨。但对于很多生活在加拿大的华人来说,恰恰也是看中了它的这一点,稳定,不变,常常“傻“和”土”的有些可爱。
今年四月份,《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 US News & World Report)公布了一份《2021年全球国家综合排行榜》,史无前例,加拿大竟然超过了瑞士,排名世界第一!


中国这次也不错,排名第17,列在芬兰、西班牙和比利时的前面,进步大大的。

就在前几天,根据2021年益普索发布的国家品牌指数(Nation Brands Index ,NBI)排名,加拿大列在全球第二,第一名是德国!在过去的几年里,加拿大一直排在第三位,这一次取代了老东家英国。


加拿大的“轴”也表现在这林林总总的世界选秀上,媒体上嚷嚷的挺欢,加拿大人好像没事儿似的,更别说拿着这些荣誉出去得瑟,好像拿不拿这些奖项,跟它自己没啥关系,它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论起加拿大与中国的渊源,其实真的很深,用“可歌可泣”来形容也不为过,传颂着不少让人感动的故事。

最家喻户晓的是白求恩大夫,少有人知却让中国官方也不得不伸出大拇指的事儿,那就是1960年代加拿大人不顾国内保守势力还有美国人的反对,将小麦等粮食运到了中国,帮助三年自然灾害中挨饿的中国百姓。


加拿大与中国的建交过程,现任总理贾斯汀·特鲁多的父亲皮埃尔·特鲁多(1919~2000)是最为关键的一位大人物。


在加拿大,当他们二人名字同时出现的时候,习惯的称呼父亲为老特鲁多,儿子为小特鲁多。

一些人因为不大待见小特鲁多,就因着他名字的英语发音,喊他“小土豆”。不过,也有喜欢他的人,觉得“小土豆”的名字挺可爱,就也喊他“小土豆”。其实,小特鲁多是国际公认的大帅哥,与“土豆“没啥关系。

关于老特鲁多总理在上世纪70年代如何打破横亘在加中之间的坚冰,这事儿的报道并不少。当然,老一代中国领导人的智慧和外交手腕也是没说的。

桑宜川教授是我在温哥华相识的朋友,历史研究精益求精,学问颇高,也是成都人。他曾经探究老特鲁多总理破冰加中关系的来龙去脉,并写了一文《寻访老特鲁多在中国的足迹》。文中写道:

1960年是世界冷战时期,特鲁多已满41岁,他在蒙特利尔做劳工律师。一天,他收到了来自北京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的一封邀请信。当时中国急于向西方世界介绍和证明自己建国十年的成就,其中包括北京城里的十大建筑,向欧美诸国媒体、律师发出了邀请函,但是大多数机构与个人对于红色中国都避而远之,唯恐有染。

据史料记载,仅加拿大魁北克省就有100多人收到来自红色中国的邀请函,但只有20多人敢于回信,最终启程去中国的只有5人,其中就包括特鲁多和他的朋友雅克•埃贝尔。

当年西方国家与中国的国际航线尚不通畅,于是从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出发的外国考察团一行5人,只有取道与中国有外交关系的英国,从伦敦辗转到达北京。他们从1960年9月18到10月22日,在中国逗留了32天。

加拿大的特鲁多颇有主见,说话风趣幽默、遂被推举为考察团团长。在中方人员的全程陪同下,他们在北京、长春、上海、杭州、广州等地参观了工厂、农村、街道、学校、监狱、教堂等地方,了解中国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民族、宗教、教育以及中国人民的生活和精神面貌。他们看到的是和当时西方舆论迥然不同的人文风景,他们不得不对此有所思考,并且真诚地希望自己能站在较为公正的立场上看待中国。

参观结束后,正值10月1日国庆,考察团成员们应邀登上了天安门城楼,排着队与毛泽东握手。这是特鲁多第一次见到毛泽东,当时的场景被写入他的回忆录。

到了上世纪70年代初,特鲁多高瞻远瞩,倡议西方世界应与中国实现关系正常化,有利于世界格局的平衡与稳定。在他的主导下,加拿大率先与中国建交。1971年,联合国重新承认了中国。由此也影响了美国政府重新审视对华战略,尼克松与基辛格步特鲁多之后尘,1972年秘密到访中国,建立了中美联络处,为1979年建交铺平道路。随后,不少西方国家与中国相继建立外交关系。

由此来看,如果说特鲁多是冷战时期之后,西方国家与中国重新修好的重要奠基人,应不是妄语,这一重大举措将会永远载入加中友好关系的史册。

1968年4月,老特鲁多出任加拿大总理时曾表示,在对华关系上要摆脱美国的控制,要干一些“美国不同意的、同时也不喜欢的事。就算是老虎尾巴,我也要扭它一下”!最后他冲破美国阻挠,推动加中于1970年10月建立了外交关系,他的英名也已载入史册。

加拿大现任总理小特鲁多正是老特鲁多的大儿子,当年他还是一岁半的孩童,随着父亲到访中国。其实,小特鲁多对加中关系的发展也曾抱有极大信心。2010年加中建交40周年时,他曾表示加中友谊比40年更久远。


傅尧乐先生(Bernie Frolic)是加拿大最早驻中国的外交官,是著名的加拿大中国问题学者1965年,他第一次前往中国考察,到2019年11月最近一次到访中国,他前后有60次访问中国,被称为“加中外交关系活着的编年史”。据说,年过八旬的他正在撰写一部书,主题是加中关系五十年。

2020年是加拿大与中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五十周年,当时,加广中文台对他进行了一次采访,傅尧乐先生说,他后来曾多次采访过老特鲁多“我曾问过特鲁多为什么要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而他只是简单地回答:是时候让中国进入世界舞台了,你不能孤立中国,对世界来说,中国太大太重要了,要让中国加入外面的世界 ——尤其是当时中国已经脱离了前苏联领导下的东方集团。”

傅尧乐先生认为,老特鲁多对贸易交易没多大兴趣,他纯粹是希望中国加入外面的世界。

不过,老特鲁多或许没有想到,50年之后,自己的儿子在加中关系上遇到了完全不同的困境,只有历史能够做出描述,他们父子俩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会有什么不同?

傅尧乐先生在采访中引用了一位作家的话:“你不可能改变中国,当年的传教士没有改变中国,近些年的人权民主理念没有改变中国。你不可能从外面改变中国”


【未完待续,明天续(六),共六天】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1.16第43天)

【中加经贸关系的机遇和挑战(五)】








203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