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健一加油(第56天)

已更新:2023年11月7日



健一是八五年生人,留学日本后就留下了,他也是一位连续创业者。



对于杉本和汤藤的作为,他深以为然。对于杉本的女友是日本影视圈的当红人气女星深田恭子,更是有一种英雄配美人的感叹。



对了,说起那位一直支持杉本宏之的前泽友作,他的名号要更响亮!


对,前泽友作就是马斯克在2018年宣布的全球第一位要私人环月球旅行的人,他提出的“亲爱的月球”计划,已经邀请到了八位艺术家和两位候补艺术家,本来是要在今年飞行,现在由于马斯克那边的技术原因推迟到了2024年。



前泽友作希望这些艺术家们可以在环月飞行的时候自由地创作他们的艺术作品,他要在飞回地球后,举办一场环月艺术作品展,瞧瞧会有什么样子的魔法不同。


看起来不务正业,忙着把人类都通过低价火箭送上太空的那位崛江贵文,就不再重复了,他们三个是好朋友,想必是惺惺相惜,或者是臭味相投,标榜为日本新时代的他们,大概可以看出个轮廓,而他们正是日本所谓沉寂三十年中不甘寂寞的年轻人。


世界上的事,天马行空的想法总是会让人看起来不大靠谱,可这世界还真是因为他们而精彩起来。


日本的老人家们也会看不惯这些天马行空,可是日本的制度保障了天马行空的环境,而中国不缺人,缺的恰恰是这个环境,天马行空的人不受待见,以后会越来越不受待见了。


就我而言,马老板、许老板等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他们太得瑟了,可是我喜欢他们的天马行空以及睥睨一切的那些个创意。


有的人说马老板的商业帝国涉嫌垄断,可那是后来的事儿,他当年的阿里巴巴,除了日本人孙正义看懂了他的创意,又有哪一个中国人曾经看懂过或者愿意相信这个看起来满嘴跑火车的人。


有的人说许老板就是一个皮带哥,可他创意出来的地产王国,华尔街和当时的香港股市都看懂了,可惜的是这些人都没看懂决策层的不按套路出牌,这是制度环境的必然,不是他们个人的事儿,他们个人再有创意,也干不出那么大的事儿。


想想看,杉本如果在中国,他能东山再起吗?


如果他选择不在日本上市而去了美国,就他拥有的那25万注册会员数据以及布满日本的房地产数据,他会被批准去美国上市吗?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他会被揪出老底,接受满屏满网的口诛笔伐,直落得像过街老鼠,老老实实再享受一碗被约茶的警诫,啥天马行空的创意也没了。


SYLA公司的一次会谈,让我看到了日本人,不,是所谓没落三十年中的年轻一代日本人,他们继承了老派人的低调内敛,却洋溢着奋发图强、永不言败的新时代精神,我们曾经在1990和2000年代也有过,因此我们赶超了他们。


记得我在企业打拼的那些年,公司的理念就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信奉的则是“实践一次又一次的证明,只要去拼,我们就一定能赢!”


健一来自中国青岛,2006年来日本留学,至今已经17年了,身上有那么一股子拼劲。他说因为自己属牛,天生就有一股倔强的“拓荒牛”的“牛”劲。


大学四年之后,他并没有去找个公司上班,而是直接选择的自己创业。


当时,日本手机进入大普及时代,外国人使用电话卡的时代已经临近尾声。他看中了这一点,然后迅速地进入到电信行业,重点开发旅日外国人的手机业务。


事实上,当时已经有一些华侨前辈在通信行业里面做的风声水起,可他们大多是在打价格战,而他逆势而行,在高端产品上下功夫,一心一意地让旅日中国人享受便利、享受速度,同时也享受高端。


他说,我在学习国际观光学时掌握了一个理论——观光,是一种由质到量的转变和由量到质的升华。换句话说,就是没有好的产品质量,就不会有产品数量的提升,而产品数量的提升,又会倒逼产品质量的提高。


对于中国人,一辈子打价格战,一辈子买便宜货,一辈子努力想让自己形象改变却都无法改变。


凭借这个思路,健一从干批发、干代理,干零售到干直销,利润直线上升,收入直线上涨,用他自己的话说,“到2014年的时候,我的事业达到一个巅峰。”


不过,他坦言也有一段走麦城的时候。


“人生有时会有一夜归零”的时代。回想起那段岁月,他沉重地说,“我有过年轻气盛的时候,有过天下舍我其谁的时候,有过一定要一比高低时候。所有这些,都已经成为我人生的财富积累。”


我与健一曾在咖啡馆、在面馆、在酒馆聊天或者喝酒,我们聊了很多,我给他出过主意,他听的很认真,因此愿意与我交心。



从SYLA公司回来那晚,我俩一起乘地铁回家,结果,应该早下车的他竟然忘记了到站,一直到了我要下车的上野,才反应过来,相视哈哈大笑。


后来,健一转向进入电商行业和药妆行业,他没有把眼光仅仅盯在日本的华侨华人市场,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海外,从而取得了成功,被当时的【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称为“日本华人电商第一人”,他发起创办的【日中国际企业联合会】在当时也是做的风风火火。


一场连续三年的新冠疫情冲击,让原本已经报请日本证交所上市的计划不得不停了下来,公司业务也直线下滑,一度陷入停顿的状态,举步维艰。


与我见面时,他的公司已经走出了低谷,还被中国青岛市聘请担任了招商大使。


我去他在池袋的公司,老远就看见金牛公司的招牌。他已经把门店取消,收拢到办公空间,无论是日本畅销的产品,还是他公司自己研发的保健产品,都是以批发和网红带货为主,不做零售,中国的市场越来越难做了。




他送我的酒前吃会醒酒、酒后吃会保肝的产品,我一直吃着。


他的金牛公司原有业务是基础,可他又在思索和开辟新的领域。


他写了一个长长的文案,要做一个具有Club特色的日本商务孵化器 (JBI),将我的小众理念融合了进去,我看得很认真,希望我的建议和小众方法会助力他的再次成功,会像杉本和汤藤他们一样的卷土重来。


关于他的新计划,就不在这里絮叨了。对于健一的未来,我相信他会成功,只要有爱,只要能保持住他这股永不言败的劲儿……


他在读完杉本写的书之后,给我留言说:


“人在面对逆境时,选择退回去、还是攻出去,选择逃避、还是重头再来,结果截然不同!”


“逆境时你需要有【勇气】、需要有【逆商】、需要恢复之前自信心爆棚而导致失败的【自信】。”


就我的经验而言,成功是由无数的无用功搭成的,成功有时候需要信心,需要勇气,需要耐心,更需要机遇,哪怕那些看起来好像是无用的机遇。


【今天是《SYLA公司的见闻》(五),明天续(六)】

——张家卫东京百日散记(2023.10.30,第56天)

153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entário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