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全员核酸检测!!!(第36天)




11月9日,刚刚过了零点,小区里传来了一声又一声的喇叭喊,浓厚的男声成都话,我将耳朵贴在凉台的窗户上,才终于听明白了 “大家注意了,请马上到*****门口外进行核酸检测!”


这些天,成都的确诊新冠肺炎病例又多了,今天的数字上升到了23例,又有一个地方被列上了全国的中度风险地区。

现在,成都市每天的大小新闻说的都是这事儿,有点人心惶惶。

不同区位的亲戚和朋友们大大小小的受到波及,或被通知核酸检测,或被时空漂移上黄码不得动弹。

现在街子古镇的大堂姐说前几天有两次被通知半夜核酸检测,结果去了发现医疗点太忙,到现在还没排上。伟瑄大哥说“单位里被漂移上了48个黄码”,全都歇着呢……各个地方排队核酸检测的照片和小视频不时的闪上了手机屏幕。

我蜗居在家里,不时的看看我的“绿码”,庆幸虽在全国中度风险的锦江区,却一直未收到要去核酸检测的通知。

这不,说曹操,曹操就到了,还真不经念叨。“大家注意了,请马上到*****门口外进行核酸检测!”

是的嘛,遵守政府规定,不给社区添麻烦,入乡随俗,绝对是必须秉持的中国信条。更何况,如果不配合,黄码、红码上来,那麻烦就更大了。政府的连环政策套已经相当健全,个人信息大数据的无缝隙采集又会让任何侥幸者绝对无法遁形。

成都的夜晚开始冷了。

我将保暖的衣服都披挂上身,戴上皮帽子,再把口罩戴上,兜里还再揣一个,一次性的手套也放一副在口袋里。走出家门,汇集进要去核酸检测的队伍里。


心中也有疑问,为啥没电话或者短信事先通知呢?小区周边难道有新的确诊病例或者密接人了吗?天亮了再去行吗?老人或者年幼孩子半夜里也要去吗?排队的人会人山人海吗?排队的秩序会怎样,会不会发生交叉感染?究竟会排队多久,手机电池万一不够用了咋办?…….

核酸检测点距离我住的小区很近,拐个弯就到了,在观音桥西路上。


一辆警车闪着警灯停在路边,有穿警服的警察,也有穿着挺奇怪制服的人在维护秩序,我估计是辅警或者志愿者啥的。

排队的队伍挺长,从***小区的大门口排到了路口,又转了一个大弯,排了两排。

我顺着队伍往后走,我估摸着,每一排的队伍都要有200米长。我站到了队伍里,往前不断的动着,不算太慢,用不上蠕动这个词。

队伍很安静,大家看起来挺习惯。不少人都拿着手机或微信、或游戏、或语音、或拍照。有人抱着孩子,也有两位老人拄着拐杖,还有人拿着塑料板凳,挪一步就坐下来歇着,旁边的人就笑她。有两只泰迪小狗绕着队伍跑来跑去,也像很习惯的样子。


我后面站着四位三十多岁的年轻男女,我也加入到他们的谈话,心中的疑问倒是在问答中解了惑。

我们这一带并没发现新的确诊病例,但这一次属于重点区域-成华区和锦江区的全员核酸检测,通知的方式就是这样的小区喇叭喊,大家一般都会很自觉地出来排队检测。如果不来这个检测点,在其他的地方检测也可以,但不能缺席。

今天的核酸检测,其实是从前半夜的八点多就开始了。喇叭会逐一小区进行通知,为的是让排队人数的规模保持比较稳定的状态。我们恰巧是遇到了半夜零点多,估计这个检测点要工作到天明,还有不少小区没喊呢。

队伍中的人也有一句没一句的会聊会儿,还说到了那位从外地返蓉未及时报备且隐瞒了14天内旅居史的确诊病例-李姓男子,说他前几天被警方立案,听说判了一年已经。我觉得不会那么快吧,难道还会像以前,只要说“我代表人民”,下一秒就可以把人毙了那么简单吗?不过,我没插嘴。

看到这么整齐有序的队伍,无数人会齐刷刷的半夜响应政府号召。其中的一位小伙子说,如果打台湾,看到这阵势,至少会吓台湾人一跳。另一位小伙子说,中国是热爱和平的,但美国佬不让啊,非要打怎办?这国家都在备战了,看来这仗逃不掉了。我也没有插嘴。

终于排到我了,第一关口的工作人员点了十个人进去检测区,我是第五个。


三盏大灯耀眼的亮着,每盏灯的下面放着两张桌子,每张桌子旁坐着一个全副武装防护服的白衣天使,共三排,坐着六位负责核酸检测的医务人员,每两位为一组。

大门口边上,一个长和宽大概各20米的地儿,用绳子拦了起来,这个区域就是核酸检测区了。入口有两关,每一个位置都有专人把守。

第一关是点人数和往里放人,十人一组,每一排十人,共三排,也就是说,隔离区内最多会有30名待检者。第二关就是由专人扫待检者的健康码,如果绿码就通过,我想也是自动登记的过程,因为健康码包含了待检者全部的个人信息。再下一步就是接受医务人员的检测了。

路口处停了一辆标识为“灰狗”的大巴士。如果待检者扫出来的是黄码,就要移步请上那部车了。通知上写着“黄码者要集中去另外的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测”,晚上估计就回不了家了。

终于轮到我了,白衣天使让我把嘴巴张开,保持“啊啊”的口型,然后用一根棉签在我口腔里转了好多下。正当我感觉不大舒服的时候,她说“好了”。

透过面罩,我隐约会看见她的脸,是个女同志,看起来很年轻。我真诚的说了句“谢谢,辛苦了。” 白衣天使的脸上好像露出了笑容,她愉快的说“不用谢”。


从温哥华飞来成都,从下来飞机的那一刻起,对于这些武装着厚厚防护服,看不清颜容的白衣天使们,我从内心的充满尊敬。一个成都市,就有两千万的人口,突发性全员检测的人数规模应是以万为单位,而且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任务,工作量之大,不可不谓之“巨”。

据称,中国的全员核酸检测实施方案要求,检测人数在500万以内的要确保在2天内、检测人数大于500万的要确保在3天内完成全员检测。

尽管核酸检测的价格据称已经降到了20-40元一次,但如果以全员检测的巨大基数为乘数,这财政支出也真的是“拼了”。地方政府的支出,归根到底还是要百姓纳税啊。更何况,商业领域完全无预期的“熔断”性停摆措施,真替那些商家以及公司的巨大被动损失揪着心。

“清零”政策除了中国,还真没有哪个国家敢试试。朝鲜国不在我们讨论的范围之内。

就我的实地观察来看,等待核酸检测的数百人队伍,虽然秩序不错,但排队者的距离一个接着一个,并没有遵循一米的安全距离规定,又是两排,意味着前后以及或左或右的的三面均有人。如果检测者中间有新冠病毒携带者,那么这积聚的风险可就太大了。


按照800M*800M的时空漂移理论,这会有多少人瞬间变成黄码啊!如果染上,岂不是要怪罪这全员核酸检测?

我不大理解这全员核酸检测,如此大规模积聚的风险评估机制是怎样的一个模型。我想,决策者和专家们一定心里有数吧。

今天,网上流传着一封信,标题是《多位公卫及流行病学专家联名对成都疫情提出“紧急”建议》。


署名建议者们的名头不算小。他们是:“中国公共卫生之父”陈志潜之女、四川大学华西第四医院主任医师陈芙君教授、四川大学华西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与卫生统计学系李佳圆教授以及四川大学华西公共卫生学院卫生检验与检疫学系主任汪川教授三人。

建议信的抬头是“关于开展成都市“黄码+核酸必检”等新冠疫情防控措施科学性、必要性评估的紧急建议”。

三位专家认为应该对“四川省成都市已经实施了七日的基于手机基站间隔覆盖800米*800米的范围实行黄码+核酸必检的防控措施,以及对感染者居住社区开展封控等应急处置措施进行认真评估,以避免因为大数据的不当应用,反而使疫情防控背离精准的原则。“

就中国一直坚守的“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零容忍策略。凤凰卫视近日采访有“病毒猎手”之称的病毒学专家管轶的一段视频和文字广为流传。管教授认为:清零目标估计无法实现,全员查核酸不如检测抗体更加重要。他还说:如果以清零为目标,估计已经没有机会,病毒会长期在人类中流行。


我不大懂这些医学道理,但中国与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实施的是完全不同的抗疫策略却是事实。各说各的理,各说各的好。虽然有些纠结,但身在哪儿,也就只能听哪儿的招呼,领导们都说是“为人民服务”不是。

早上看三位专家建议信的网友留言,非常热烈,林林总总。其中,相当多的市民认为“时空漂移“已经将个人处于防不胜防的尴尬境地。比如,出去买个菜的功夫,却无法再回到小区,回到家里,因为健康码已经变黄。小区门口的检查人员拒绝黄码者再进入,并按照政府防控措施的规定,要求黄码者必须先集中等候,再去定点医院进行进一步的检测和隔离。

我刚才想打开这封信的公众号链接再看看,却发现显示“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的字样。我又去百度网站看了看,建议信还在,但是评论区被关闭了。

我又去看了看管轶教授的采访,文字版没了,但视频还在。以此内容制作的一些短视频也在继续流传。


今天的另外一个大消息,就是美国打开了因为疫情关了18个月的国门,向来自33个国家的已接种疫苗的旅行者重新开放边境。我去查了查,有中国,美国也认可了中国的国药和科兴疫苗。

美国的这一举动,无疑施行的是“与病毒长期共存说”,坚信疫苗的有效性,以疫苗接种率为主要衡量指标。他们的医学理论依据与管轶教授所言属于一个语境。尽管国际上也有不少的担忧和反对之声,但是相信欧盟包括加拿大等国很快就会跟进这一举动,纷纷打开国门。

今天,网上还流传着另一则消息《成都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暂时取消我市机动车尾号限行措施的通告》。评论区的留言好评一片,纷纷点赞“人性化”。因为当下的公共交通不安全,私家车又受单双号控制,实在是太不方便。


其实,现在的成都大街小巷,已经没多少车,多少人了。“时空漂移”这一招非常灵,一下子就将人憋在了家里,不再敢轻举妄动。

这是我来成都后的第一次参加全员核酸检测,又是半夜。今天的天气也很给力,虽然预报挺吓人,但今晚却不太冷,也无风。排队的大家不仅习惯,也都默默无闻的配合,没听到啥怨言。

排队用了大概四十多分钟,效率挺快的。我离开的时候,回头看了看,队伍与我来的时候几乎一样长。路口上的那辆“灰狗”大巴士,车厢等亮着,有工作人员站着,好像已经坐满了人。

成都的百姓真好,无条件配合政府令的觉悟和行动,在加拿大那地儿,想都不要想。


记得9月13日那天,加拿大各地爆发了一场抗议打疫苗的游行,引起不少的公愤。以前总有抗议这事的,民众也都是习以为常,因为民主就是允许不同的声音不是。但这一次,他们将抗议摆到了医院门口,不仅干扰医院的秩序,甚至还有辱骂正在工作的医生护士的行为,让公众立即气愤不过,总理、省长等也亲自上了阵,对这帮子抗议者口诛笔伐,回怼了不少吐沫星子。

这两个月,加拿大那边儿好像安定点了。

回到家里,已经半夜一点多了。坐在“小太阳”的边上,暖烘烘的。家里-真好!


撂笔的时刻,已经是9号的晚上了。我查了下健康码,是幸运的“绿色“。又去看了下今日18点前统计的成都市新增病例,显示为”0”。


看来,这一轮的全员核酸检测,没有发现新的确诊病例。换句话说,全员检测对于病例筛查的效果为零。不过,领导们放心了。领导放心了,群众们也就放心了。

成都加油!成都雄起!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1.9第36天)








295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Couldn’t Load Comments
It looks like there was a technical problem. Try reconnecting or refreshing the page.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