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向陌生人解释自己(第33天)



这句话我喜欢,是东京单向街书店开店那天的海报语:


“对话许知远:去东京,重新向陌生人解释自己 ”



对话人是许知远,对话主持是当红栏目【螺丝在拧紧】的主播吴琦。



海报文宣是这样写的:


八月,单向的年中总结正在进行,却迎来了新故事。在东京的银座开一家书店,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它如何从一个念头变为具体的现实?


东京店的出现是蓄谋已久但又意外发生的一件事。和 18 年前开第一家单向街书店类似,一开始免不了慌乱;但是相比 18 年前,许知远说:人和人的善意和信任,我更坚定这件事情了。



而在八月隐喻性的大水中,选择一个陌生地带再开书店,不仅是一种边缘性的尝试,也是完成一种精神上的镇定。当大的理念、行动破产,我们还可以从小的 idea 开始,慢慢靠近一个好的结果。


许知远算是文化圈的名人,很多人认识他是因为他主持的【十三邀】,我也常会看他的节目,认为他是一个思想者,而且是一个一直在努力说话的思想者。


说起单向街书店的品牌,事实上已经有十八年的历史,2005年由许知远、吴晓波、于威、覃里雯、张帆等十三个人每人出了5万块钱,创办了“单向街书店”。


书店的名字“单向街”是从德国思想家本雅明的同名著作《单向街》那里拿来的创意,书店的设计就像名字,长长的一条过道,直直的,灯光会照得很明亮。


单向街书店出版的书,扉页上都会印着书店的宗旨:We Read The World。



他们是一群有理想的思想者,回头望去,2006年是一个有理想、有思想的时代。


那一年,我去的北京,住在海淀区的万柳有四年,读了不少的书,觉得教书的职业最好。


我一直习惯叫单向街书店,事实上他最早的名字叫单向街图书馆,后来又改成单向空间,还有着不少的子品牌。



单向街书店的运营就坊间的传说一直不是太理想,开店、关店的消息一直有,尤其是疫情期间更是引得许知远不得不喊出众筹救店的声音,我不大了解,但就生意而言,书店和咖啡店是比较难挣钱的买卖。


不过,东京店的开店是个好消息,是单向街书店的第一家海外店,选在东京开,是个好主意,放在寸土寸金的银座地面上营业,有他们的考量,我选择相信他们的道理。


中华由的老板、八二年的小陆正是许知远所言的“人和人的善意和信任”的人,也是我来东京后认识的新朋友,他很真诚,也风趣,说话慢条斯理,有自己的威士忌品牌,记得有一款叫“浮世”,禁不住会想到浮世绘的画面,他与朋友喝酒的时候很率真,当然也有好酒量。



东京单向街书店的运营人就是小陆的夫人Aya,还有向蕾蕾和Hellen。


我去过书店三次。


第一次是与马老师见面聊天;第二次是听人文学者王前教授和王争讲师以外国思想文化的接受为切入口来讨论“中国知识精英在思考些什么?”;第三次是听东京书房出版社的姜建强总编以他的新书《浮世绘-日本美学再发现》为蓝本,讲座“藏在浮世绘中的日本”。





刚刚开业一月有余的东京单向街书店,虽然地面的占地不大,挑高却是够高,布置也够文艺、够文化,书架上的书看得出是精挑细选,80%是中文书,也有20%是日文等其他语种,许知远以及运营团队的用心可见一斑。




一楼厕所里挂着一幅黑白照片,是贾樟柯站在马桶边上拍的一张照片,店长说是他专门为东京单向街书店拍的。我端详了一会,觉得果然有料,即使是与马桶为伍,我也要骄傲的立着。




东京单向街书店的网页上写道:


书店致力于通过销售与亚洲历史文化相关的日文、英文、中文、韩文多语种的书籍,打破文化偏见,为理解亚洲文化的多元性与一体性创造更多新的可能。


书店将邀请各国作家、学者与艺术家定期举办活动,促进中日韩以及其他亚洲国家的内部交流。


书店将是国际旅行者的必经一站,是他们了解亚洲各国思想与生活方式的多元形态的窗口,它也将为东京的文化生活带来一个温暖而意外的维度。



不过,就我的观察,书店要想盈利不容易。


作为小众行为的研究者和实践者,一路走来,因着缘分,没少帮人出谋划策,帮人成功,这一次也不例外,与Aya进行了一次较为深刻的交流,印证了我的观察,当然,我也给出了思路建议,简单的说,就是要给客户画像,寻求愿意付费的小众支持者,并以小众的商业模式展开运营,话先说在这,我还要在东京呆上两个月,还有时间。



Aya问我为什么愿意帮助书店,我回答说:一是与小陆的相识缘分,二是我对于一切有思想的人都保持尊敬,单向街书店是一块难得的思想者可以思想的地方,应该以实际的可量化的行为来支持。


许知远曾经这样描述过单向街书店的窘境“我们的困境在于这是一个大家都不读书的年代,读者空洞的同情、抒情方式的支持并不能带来实际的意义。大家都喜欢这个公共空间,但来一趟更像是装饰性的郊游。”



许知远早就认识到了客人群体的特征,可这怪不得他们,这些人本来就不是单向街书店的客户,小众模式的书店要做的不是去抱怨消费者,而是去找到热爱你的小众消费者,比如像我这样的客户,不仅会建议,而且会付费报名,会买书,会每一次都在柜台点上一杯果汁或者咖啡来消费。


吴琦与许知远对话的时候,许知远说的这几句话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他说:


“每个角落都是主流。”


“我经常会觉得有责任保持某种乐观。”


“你永远要把自己推到一个陌生的地带。”


而吴琦的话也很意味深长,他说:“那我们去陌生的东京。”


他说的“我们”中也有“我”。


单向街书店举办了一场黑胶音乐酒会,邀请的主理人叫马迟,来自北京798艺术区有名的莱蒎黑胶唱片(Li-Pi Records)专营店,记得村上春树也喜欢收藏黑胶唱片。



今晚主题的名字叫【未名之湖】,致敬的是北大的那池自由的湖,我去了第四次,坐了两个钟头,喝了一杯【浮世】威士忌加冰,听懂了音乐之外一种叫做自由的风的声音。



——张家卫东京百日散记(2023.10.7,第33天)



188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