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节里话罗素(2020.3.8)


整个二月,因为武汉肺炎而笼罩中国的焦虑和恐惧生命里,满世界人们的焦虑和恐惧也与日俱增。难得的可爱温哥华,因为尚算宁静,TWG Tea 俱乐部读完了《罗素论幸福人生》。


今天是中国时间的三八妇女节,女神节的名号其实是另有节日占着,我觉得“女人节”似乎更有味道。一切回归了本源或者不加修饰的东西,听起来,看起来都显得有一种古朴的高贵,如果硬要加了大大的形容词,比如“伟大、光荣、正确……”等等,就会觉得怪怪的。武汉的王书记本来是临危受命,不容易,却因为“感恩”下架,招来了口诛笔伐,真是难为了一方青天,更难为了一方的百姓。

无论如何,3月8号是一个好日子!去年的时候应天鹅农场的女人—朱晓鸣大姐的隔空喊话,写了一个《女人,上帝微笑的化身》。TWG Tea俱乐部是一个以优雅、气质女性为主的小众俱乐部,趁着他们刚刚读完罗素的余温,我就将我阅读的罗素,或者说将我一个月来分享给他们的罗素,用笔写出来,算是送给他们的女人节礼物,也顺祝天下的好女人们“节日快乐”!

伯特兰·罗素(Bertrand Russell),是二十世纪英国的哲学家、数学家、逻辑学家和历史学家,也是上世纪西方最著名、影响最大的学者和和平主义社会活动家之一。

罗素1970年去世,活了98岁的高龄。他1872年出生的时候,正是大英帝国的巅峰时期。他出生在一个贵族的家庭。他的祖父约翰·罗素伯爵曾经两次出任英国首相,而他的母亲也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