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温暖的一天(第78天)


今天是12月24日,西方人把今晚喊做平安夜,名字好听。

明儿、后儿叫圣诞夜和狂欢夜,名字也不难听,还让人禁不住的会想起小时候最会唱的那首英文歌《铃儿响叮当》。

1978年以前,这名儿对咱们而言,就像个传说。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人开始喜欢这名字,觉得这是东西方大融合的标志。商家更是推波助澜,谈恋爱的也喜欢在这个日子过个洋节,浪漫浪漫。

今天的中华大地,我走了一路,别说歌了,连个声都没有,影更没有,像一下子消失了一样。

我看了一个短视频,是朝鲜新闻联播发的一个重要通知,说“圣诞老人去中国不幸摔倒无人敢扶,现在已经冻死,圣诞节取消。”人是朝鲜那个声音特别洪亮的金牌女播音员,朝鲜话咱也听不懂。

不过,我敢肯定,这是恶搞。

所以说,整顿这网络,确实需要雷霆般的大刀阔斧才行。

也不知道从啥时候开始的,西方=罪恶+腐朽,现在连节日名儿都中了枪。

这节日确实与中国没啥关系,就是他们信仰的大神诞生的日子,但是人家是真信。

具体说来,这节日就像中国的春节,放假,购物,一家人或者亲朋好友聚会、吃大餐的时间。

说到这里,中国人的春节却越来越被外国认可。加拿大就把春节纳入到了加拿大的法定节日,也没说个啥东方、西方的。

到了这一天,从上到下的大小领导,还都会用蹩脚的中文说个“恭喜发财”或者“新春快乐”,让人听着喜庆。当地的华人也会觉得挺有面儿,当地的西人也觉得这才像个好国家——包容。

小时候,说到“外国”这词,觉得真的是“外”,因为啥也不知道,就知道他们“罪恶+腐朽”。

如果听到个别人敢说“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那绝对是汉奸走狗。

后来,我去了加拿大,特别是在萨省天鹅农场呆了100天,方圆五公里没人。

每逢十五,那月亮真的是太大、太圆,禁不住的嘀咕“外国的月亮真的比中国圆”。不过,不敢吭声,因为这话是汉奸走狗才会说的。

上网查了查,才知道,这现象没啥奇怪,就是天文地理闹得。

再说,大和圆咋啦,也没啥用。

走的地方多了,就觉得全地球的人其实都一样。

有爱、善良、聪明、勇敢、和善……所有的好词都用的上,可恶、卑鄙、撒谎、贪婪、吹牛等所有的坏词也都会沾边。

不过,咱们信奉“人之初,性本善”,西方人信奉“人之初,就有罪”。

因此,他们一辈子都觉得自己不够好,难受,要改过自新。但因为“改过”这事挺难,他们就特别信那个大神—Jesus,也就是今天节日的由来。他们觉得正是这大神的降生,才让他们有了希望。

咱们就不一样了,因此,逮着机会,就要自豪、骄傲。而且,啥事都特别喜欢上纲上线,也比较忘事儿。

比如,今天的幸福生活,不就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才来的嘛。如果没有开放,别说过洋节了,能吃上个白面馍,就是过节。

话就看怎么说,听着都有理。就说这“资本”吧,两个姓马的外国人,说的就完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