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巢于宽窄(第19天)




宽窄巷子闲逛,就逛到了窄巷子一家卖音乐的店。琳琅满目的巷子店铺中,虽五光十色,让我驻足的却是这如泣如诉又如泉水叮咚的民谣……



喜欢这些玩原创的音乐人,也喜欢他们手里的那把吉他和那些带着民俗风情的手鼓。但他们的音乐大多就像失恋的心情一样,痛苦过了,也就过了,余音缭绕,却早已经忘记了是谁。

宽窄巷子,其实就是三条巷子。一条叫做宽巷子,一条叫做窄巷子,还有一条叫井巷子。名字的来源并不是什么贵人金口,而是当年一位测绘的人随手记的。


宽巷子因为宽些,窄巷子因为窄些,井巷子则因为有井。

民谣的原创音乐,旋律是哼出来的,词也是哼出来的,没有矫情的造作,就像这宽窄巷子名字的来历。

这次回来成都,说好了要来这里打卡。没啥大来由,就是因为这地方太有名。

所有的旅游书都说这地方代表着成都,更有奇人趣事,还是清代古街道遗址的重现。大堂姐和堂哥们却说“我们本地人可不来这地方。因为已经不是原来的宽窄巷子了。巷子变宽了,房子也变新了,东西也只会卖给外地人了。”

我还是要来的。刻意的仿古装潢下面,我还是能看到古时的味道。因为,我比较善于拂去刻意的浮华,让眼睛穿越回去。更何况,大多的的时候,我自己也喜欢生活在浮华里,因为凡人和虚荣。



不少的朋友希望我来写写宽窄巷子,其实不用我写的。即使不说这宽窄巷子因为是成都的旅游名片而已经堆砌了太多的赞美文字,成都的文人雅士们以“宽窄”为名,竟然抛出了“宽窄哲学”,着实吓了我一跳。


我住在宽窄巷子里的一个超级低调的民宿,选中的理由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不认识“鹪鹩” [ jiāo liáo] 二字,酒店的名字却叫“鹪鹩人文”。次要的原因是因为贵,四位数的金额竟然还要数上好几数。 并非我追求奢侈,而是想用最短的时光懂得闹市之中的深居简出究竟是一种什么样子的体验。


四天的“鹪鹩人文”没有让我失望,除了每天上午会有一只不知疲倦的狗在窗外低吼之外,其余的宽窄巷子鼎沸如同永远在大门外候着,你不出街门,就不会听见。



我喜欢看人来人往的人行,也喜欢偶尔的挤在人来人往的人群中滥竽充数,觉得踏实和真实,觉得我们还活着,而且活的挺好。


我还喜欢坐在夜色中的巷子酒吧,听驻唱歌手们自顾自个的沙哑吟唱。一扎啤酒,一盘烤鸡,一盏快灭了的烛灯,会把空无听出来高贵的味道。



音乐店的小姑娘叫小何,她执着的向我念叨着原创音乐的辛苦和好。我犹豫了一下,买下了这个说是有258首原创民谣歌曲的U盘,还有一本写歌手们的书。价格不菲,248元,我故作轻松的说“算是支持了原创音乐”。



其实,我是真心的钦佩那些用心和用情怀“奋斗”的人们。原创民谣歌手们就是这样的一群人。


这个店是一位叫做杨广的80后音乐人办的,音乐店的旁边就是他唱歌的一个酒吧。小何告诉我说,他的媳妇还开了一个茶叶店在巷子的西边。

逛街的时候,突然接到一个久违老朋友的电话。他看到了我写的成都散记,也说起了我们曾经一起热爱的原创音乐。



也许果然有天意,让我冥冥之中走进了这家挂着大号吉他的音乐店。音乐店的名字叫【成都原创音乐人之窗】,门楣上还写着“文创 签售 录音棚”,汉字的下面还有英文“SOUVENIR AUTOGRAPH STUDIO”。


我问小何知道赵雷吗?她说“店主杨广与赵雷曾经一起玩过音乐,但是赵雷出名了,也就走了…….”


人来人往,又总是人走人去,浮华盖着一切,看着一切,笑着一切。如同这巷子,谁又会记着老巷子的模样呢?又有谁会在意呢?


老巷子如果回来了,又有几人会真心欢喜呢?


每个人都说喜欢真实,其实,说的大都是糊弄别人更是糊弄自己的话。浮华才是人常常喜欢穿在身上的衣裳。


“鹪鹩人文”的屋子里放了一本书,名字是《宽窄之道》。书中收录了四十位称之为名家的人写作的“宽窄”作品。


我读了读,觉得有些做作。但还是记住了一些句子,比如:


“相信读书能把世界变轻”


“宽窄的奇异,总是百变。衍生出味蕾江湖的独霸。”


“火锅以辣为王。为何?也许,因为辣是各种味道中最任性的吧。”


“我也会为当年的俗气、土气和狭隘的乡土观暗自赫然。但人生总是这样的,和演戏一般无二,不时会有新的角色和舞台,在前面候着。”


驻唱歌手有一搭没一搭的唱着,却是让人心伤的感觉。烛灯已经灭了,耳朵已经听不见歌声,眼前浮现出的是那些曾经与我亲近的“奋斗”人,包括我自己“奋斗”的身影…….


踱出露天酒吧,从宽巷子走到了窄巷子,又走到了井巷子,望见了拐角处闪着霓虹灯的“奋斗”二字。我蹲下来,自拍了一张戴口罩的照片,致敬辛辛苦苦、心存美好的你们、他们还有我…….




“鹪鹩人文”的门口东侧是一家叫做【见山书局】的门面,据说李总理大人也曾光顾过。我去选了一枚“张家卫”的铜版活字印章,算是宽窄巷子的纪念,也算是送给自己一个行走的礼物。



杨广的歌唱的不错,我的酒也喝的不少。没有去搭腔,因为人来人往的人群中,默默无闻的人才是百态人生中的常客。

“鹪鹩”是一种鸟,十公分大小,袖珍说的就是它的全部。如果一定要找个鸟对比的话,“鸿鹄”就是它的反义词,叫声清脆嘹亮,却不悠扬。

《庄子·逍遥游》中说“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 意思就是说,鹪鹩小鸟,林中生息,也不过一条树枝而已。后来人你讲我讲,就把这鹪鹩讲成最佛系的一只鸟了。

我住的房间里面,床头墙上、挂画中以及书桌等地儿,都被布置上了鹪鹩的形象。房间的名字又被起了一个“鹪螟 ” [jiāo míng]的生僻名字。


查了查,鹪螟存在于传说中,说是一种极其微小的虫子。

《晏子春秋·外篇下十四》中有这样一段话:“公曰:‘天下有极细乎?’晏子对曰:‘有。东海有虫,巢于蚊睫,再乳再飞,而蚊不为惊。臣婴不知其名,而东海渔者命曰“鹪螟”。’”

好吧,宽窄巷子不仅仅让我认识了鹪鹩和鹪螟这几个字,还让我认识了一种小鸟还有一种传说中的小虫子。这就算是我体验的宽窄巷子哲学吧,小人物也会有“奋斗”的痕迹,你知我知天下人不知……

四堂哥从手机中翻出了一张好友靠蹲点才拍摄到的“鹪鹩”图片,果然是成都一种低调的小小鸟…….

庄子说“鹪鹩巢于深林”,那我也算曾“鹪螟巢于宽窄”了。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0.16第19天)








221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