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我们永远托着你——李文亮医生天堂走好(2020.2.7)



武汉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因为染上自己“吹哨”的病毒,走了,这么快……生命定格在34岁,带着“造谣者”的印记,带着无数醒悟过来人们的惋惜和愤懑,带着突然而至的无数百姓荣誉和无尽哀思,挣扎着走了,好年轻的青春年华……

一天的朋友圈,尽是“李文亮医生天堂走好”的刷屏,李文亮医生染病后带着口罩视频的照片变成了黑白色,变成了很多人的朋友圈头像,而久违的杜普雷大提琴曲《殇》变成了耳边萦绕不停的哀乐,无言却是最好的言语……

想写点什么,却真的无从写起……《殇》是我最喜欢的音乐之一。2018年行走英国剑桥百日,10月20日的时候,是百日的第44天,当天的散记名字是《我要永远托着你》。我找了出来,改编一下,作为今天的纪念,也纪念无数曾经悲情和愤懑的日子。

“小的时候,我是怕蜘蛛的。那个时候,有四害的说法:苍蝇、蚊子、老鼠和麻雀。蜘蛛尽管不在其列,却也因为相貌丑陋又带些狰狞,不是那么受人待见,再挂上个“蜘蛛精”的头衔,自然更是招人恨了。


后来慢慢的懂了,居全国之力让麻雀断子绝孙是不对的,但是似乎说说就过去了,没几个人觉得这是个什么事,飞禽走兽,其实就是“禽兽”,贬义词,而凡是贬义词,踩上一万只脚就是代表着革命......没有人懂得革命的真实含义是什么......我也不懂,我只知道,革命是要杀头的!一代又一代,就这样百转千回......

从小的时候就读鲁迅的作文,那个时候真的不喜欢鲁迅,觉得他就是闲的蛋疼的人,但随着岁月的蹉跎,我们也渐渐的与鲁迅同龄,突然发现我们无话可说,因为他已经都说过了......

我住在康河边上,常常的或走路或骑单车穿越河边小路,去那些个学校或者图书馆或者什么地方.....久了就变成了剑桥行走的常态。


我也会拍照,因为满眼的景色.....


前夜因为留宿外面一晚,凌晨的时候就慢慢悠悠的往回骑行。阳光刺刺的一闪一闪,突然注意到康桥一路的铁栏杆竟然爬满了蜘蛛的网,晶莹剔透,露珠挂着,似乎谁布的景一样.......


我骑一会停一会,凝视着一路的它们,像个孩子一样......好神奇啊,竟然连绵不绝,长长的康桥栏杆,蜘蛛网似乎从来就没有断开过......


鬼斧神工,也许就是这样吧。


晚上回来,天色已经暗黑,匆匆疾驶而过的单车侠们是不会关注我的,更不会关注这些已经睡了的蜘蛛网.....我一路小心翼翼的数着,他们渡过了一个白昼,黑夜还在.....


杜普雷的大提琴曲已经深入我骨髓,每当我感动或者悲情的时候,我就会回荡她的声音,尽管悲切,但是我愿意,因为我知道:世界以一种谦卑实际上是骄傲的姿态展示于你的时候,如果你认真了,就算输了.....所以我常常玩世不恭。

蜘蛛们都躲了,只是留下了这些个网.....

凝视着这些闪闪发亮的蜘蛛网,惊诧于竟然从来没有人去破坏或者试图破坏它.....因为,路人们以为这是美,或者路人们觉得这就是康河的一部分,或者路人们根本没有发现它,我们只是过客,蜘蛛的网才是主人.......


我从单车上下来,顺着栏杆走着,一路的蜘蛛网,却一点没有蜘蛛的感觉,而是美的低吟浅唱......


其实这就是人类的今生未来,可以很美而且绵长,但是假如哪怕有一点点差池,比如某人随手一撩,就是灭顶之灾。某人是美好世界最令人恐惧的动物,但是蜘蛛们常常会无能为力,康河的蜘蛛们一定是幸福的。


最美的世界应该是百姓,包括小鸡小狗,还有这些个蜘蛛编织的网,像图画一样的涂在一张纸上,镶在相框里、挂在白墙上,哪怕藏在书签,那种幸福、那种感动......做人的感动就全都有了......


我是喜欢瞎想的,习惯如同这蜘蛛网一样,晶莹剔透,不知就里。连续几天,我竟然都没有找到蜘蛛的踪影,只看到绵绵不绝的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蜘蛛网,干净、剔透、有棱有角、显得那么美......


夜黑了,无意的又一次来数这蜘蛛网,竟然瞧见了挂在网上的两只蜘蛛……康河边上,那家装修好久的露天酒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业了,灯光璀璨,好听的曲子围着炉火,有些冷,屏幕上放着听不大懂的电影画面。


我愿意是一只蜘蛛,康河美的无法不留恋,不忘情,无问西东、有问南北......


电影《无问西东》中黄晓明饰演的陈鹏对章子怡饰演的王敏佳说:

‘我什么都不怕,就怕你掉的时候把我推开,不让我给你托着.....’”

我们真的能托住吗?无语或者无言……

“李文亮医生天堂走好!”意味深长,长情的悲叹,我们永远托着你和善良的你们!

12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aire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