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家园在哪里?【世界将向何处去(十二)】

作者:张家卫



写作《世界将往何处去》这一长文,完全不是预期的想法。散记的写法,也就真的散了。2021年1月8日,我将在温哥华的Massey Theatre剧院继续第四年的跨年演讲,演讲的题目是《我们的家园在哪里》,我写出了副标题《剧变 反思 十年》。


三个月来天鹅农场的日子里,“家园“二字成为我脑海中最多出现的词汇,我不断的问询我自己“我们的家园在哪里?”

已经打上全球化烙印的世界,如同已经将互联网当成工具的地球人,再将观点倒退回去工业革命的时代,那是不现实的,也是绝无可能。如同人的眼睛已经打开,看到了外面的世界,你再言一片黑暗,那只能是说明说者的狡诈和愚蠢。

作为个人,侠义的说“家园”就是自己的家,那一亩三分地,邻里街里,乡里乡亲。

广义的说,中国人的家园自然就在中国。如果移民海外了,加拿大或者其他的地方是自己的家园吗?它是一个值得当作家园的“家园”吗?我选择加拿大作为我的国家对象。

我反复思索的第一逻辑是,动荡的2020庚子年,世界最大的问题不是贸易、不是疫情、不是科技,甚至都不是疫情,这一切都是引子,或者说是发酵的催化剂。庚子年决定了2021年以及未来十年的世界走势,那就是往左走,还是往右走?

因此我发现了桑德斯现象,我以为美国左转,全球就会跟着左转,尽管左转的定义和手段完全不同,但其所指却是一致的,那就是“集体主义”的回归。加拿大也是。

哪一个国家会是一个动荡时代的好国家?这是我思考中的第二层逻辑。我不想去菲薄别的国家,因此我将加拿大列为了考察对象,试图用查阅百年前加拿大的历史,来观测未来十年的加拿大国家。我以为,这一考察方法同样适用于其他国家,至少是有意义的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