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我们的祖先是谁?(第96天)

已更新:2022年1月18日




回头再来说说成都历史的源头-三星堆、金沙和十二桥,因为这一考古发现,曝光的可不仅仅是成都,而是华夏大地的祖宗源头。

有关三星堆挖掘的文字汗牛充栋,我就不去太多重复了,主要就是梳理下不同的观点,试试还原下华夏历史的描述脉络。

三星堆遗址被称为二十世纪人类最重大的考古发现之一,还被称为世界第九大奇迹。


继1986年两个祭祀坑发掘出土了上千件文物之后,2021年3月又从重新发掘的六座祭祀坑中出土了五百余件文物,今后一定还会有更多的文物发掘出土。

三星堆遗址位于四川省广汉市西北的鸭子河南岸,分布面积大约12平方公里,三星堆的顶部原有起伏相连的三个土堆,宽10米左右,因与马牧河北岸的月亮湾台地隔河相望,清嘉庆《汉州志·山川志》中有“三星伴月”的说法。



1929年,笃信道教的秀才燕道诚和儿子燕青保在家宅旁挖沟车水,无意中挖出四百多件玉石器。当时正在广汉的英国传教士董笃宜立刻找来当地驻军进行保护,并于1934年与时任华西大学博物馆馆长葛维汉组织考古队发掘出土六百多件文物。然而,当时的学术界并没有认识到遗址的历史价值。

直到1986年7月,农民工杨运洪、刘光才在三星堆给附近的砖厂取土,再次挖到了玉器,这就是著名的一号坑,共出土各类器物567件。8月,又有两名给砖厂取土的农民工杨永成、温立元,发现了二号坑,但这次挖出的不是玉器而是青铜面具,共计出土文物6095件。随着大型青铜立人、青铜神树、纵目面具、青铜神像、黄金面罩、金杖、大量玉器和象牙不断出土,来自三星堆的神秘文物终于呈现在人们面前。一时间,震惊世人,轰动海内外。

图片来源:网络


2019年12月,在距离首次被发现的90年后,三星堆考古遗址公园工作人员,在供游人参观的栈道墙角用探钩于地下一米处触碰到了器物。考古人员顺藤摸瓜,耗时半年又找出了三星堆六个新坑,出土金面具残片、鸟型金饰片、金箔、眼部有彩绘铜头像、象牙等重要文物五百余件,可谓“再惊天下”。


2020年10月,在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邀请下,中国大陆34家科研院所和高校的逾百名考古工作者共同参与,开始了三星堆遗址第二阶段的考古发掘。


2021年3月20日至23日,央视破例连续4天实时直播三星堆遗址考古的最新发掘活动,极大的调动了民众的热情。据专家介绍,后续实验室检测、出土器物的修复和整理等工作,还需要三到五年时间才能完成。



考古学界把三星堆遗址若干次考古调查和发掘所获资料命名为“三星堆文化”。有学者将目前已经出土的上千件珍贵文物大致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前所未见的青铜人像。

三星堆最神奇的文物,便是那些在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先例且造型奇特的众多青铜人像。尤其令人匪夷所思、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青铜纵目人像”上还安装了类似现代望远镜的一对凸目,这对眼睛呈圆柱状向外凸起,凸起部分长达16厘米,造型十分夸张,它的耳朵也向两侧大幅展开,人脸上露着一丝神秘而诡异的微笑,被称之为“千里眼、顺风耳”。


除了“纵目大耳”外,还有“人形鸟脚”、“大立人”、“小立人”,以及带着类似宇航员头盔和金面罩的青铜人头。其中,1986年三星堆二号祭祀坑出土的一尊细而高、容貌与华夏文明迥异的青铜大立人,穿着一件燕尾服式的袍子,光着脚丫,站在一个高高的底座上。雕像整体高度为2.62米,其中铜像身高1.70米。这是迄今为止世界历史上发现的年代最久远、最奇特、最神秘、最高大的铜像,被誉为“铜像之王”。



“以人来作为青铜器的表现主体,不是中原青铜文明的传统,而是三星堆的强项。”三星堆遗址考古工作站站长雷雨说。大眼、隆鼻、宽嘴、长耳是这些青铜像的基本标配。很显然,正常人类是不可能有这种长相的。


这些离奇古怪的“人像”究竟是在仿造谁的形象呢?三星堆人能制作出如此栩栩如生的青铜人像,必然有相应的原型人物存在,难道数千年前的华夏大地上,真有这种长相奇特的“异人”生活在世上?

第二类是融入中原文化元素的器物。

型制接近中原的青铜尊,具有中原文化特点的凤尾和饕餮纹,中原祭祀常见的玉璋,与良渚文化同类物很接近的玉琮,用于烧煮食物的三脚陶盉,以及丝绸制品残留物等器物,都具有全部或部分中原文化元素。有报导说,三星堆遗址和吴城遗址的青铜器使用的是同一来源的金属原料。


第三类:原生态物品。

目前已发掘出土的原生态物品主要是象牙和贝壳,品种虽然单一,数量却十分庞大。这些大象产自何地,如何被猎杀,尸体留在何处,以及这么多象牙的作用是什么?还有大量的贝壳来自何处?都是一些不解之谜。


三星堆出土的文物具有这样的共同特征:一是外形或型制不同于蜀地特点;二是制作难度极大。如青铜含有锌的成分,黄金的熔点高达1064℃,凭当时蜀地的生产力水平,不可能制造出来。三是蜀地无大型铜矿、金矿原料,更不要说加工场地和设备了。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主任孙华先生说“当我们看惯了中原的那一套坛坛罐罐,我们看三星堆就觉得它奇怪,它使我们感到震惊,觉得前所未见。它把人、神和人神之间都给铸出来了,它都是以图像的方式向我们展现出来当时三星堆人的社会生活。”
参观三星堆博物馆,尽管事先做了攻略,但到了现场,还是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有目不暇给的感觉。我又下载了付费导览APP,边走边听,但还是觉得有不少的糊涂。


因为关注了孙华教授,就寻到了他与复旦特聘教授张维为先生9月份在东方卫视做的一期节目,题目是《这就是中国》:中华文明从黄河起源?新中国考古给出了新答案。


因为张维为先生目前在中国语境上的地位,我想这期节目一定非常代表着主旋律。认真看过之后,应该说节目做的不错,非常值得一听。

我就将这期节目的文字版节选一些,放在这里,作为学习之用,节目的主题词是这样的:
“我们从哪里来?我们的祖先是谁?我们的文明是怎样一步步发展至今的?这些都是永恒的话题。”

“正由于文明起源问题的复杂性,我们国家连续多年都将‘中华文明的起源与发展’作为国家重大项目。”





【未完待续,明天续(三)】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2.1.14第96天)【成都你好(二)】


261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aire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