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才女友(第75天)




木心美术馆,对我的这次旅行,有一种朝拜的感觉,缘起自然是因为他的这本《文学回忆录》。

从我住的枕水酒店,走到木心美术馆,需要些路程。
从西栅的西南面,越过西市河上的迁善桥,往北走,盛庭行馆那里就有全天服务的景区电瓶车站。打个电话,统一制服的电瓶车小哥就飞速的赶来了,态度非常和蔼,彬彬有礼。

木心美术馆坐落在景区的东北侧,靠近北门,一条栈桥通去了美术馆的主体建筑,栈桥下面的水,从地图上看叫元宝湖,停泊着一溜儿、一溜儿的摇橹船。

远远的望去,美术馆的墙体,纯色的清水混凝土,自然涂抹而构成的条纹表层与巨大的落地玻璃拼在一起,有一种通幽、神秘、简约的美感。
美术馆毗邻着的一座建筑,说是著名的乌镇大剧院。与木心美术馆傍一起,因为疫情,现在冷清了。

木心美术馆是西栅景区通票中唯一还要另外收费的地方,一张票20块钱。旅客进了景区,买了通票,就可以一直有效到离开,但美术馆次日再来,还需要重新购票。
我非常欣慰于这一规定。我觉得对于一个非主流的美术馆,对木心,最好的致敬首先就是可以买一张票。
人的一辈子,大讲行善积德的功德妙用、高谈阔论旷世大情怀的机会很多,却常常不屑于做一件“买票”的小事,是因为这一功德太凡人,太过于繁琐,又常常有商业的含义。我却深不以为然。
进入一楼的大厅,拐弯处,就又看到了一角的客厅摆设,木心映在墙上。

我不自觉地又想起了“衔命首义,生生不息”的句子,定睛读了读墙上的小字,写着木心的另一段话“我愉快地步行回来,已经看过我的墓地。”
我真的不大懂画,只会努力的端详着画的笔触,希望可以闪回到他画画儿的模样。
我拍下了一幅幅画作墙上的字,这些都是从木心的文字中摘来的。我相信,这些句子,是木心最喜欢的,也融进了美术馆的筋脉和血液。
“早晨走进画室,画儿们齐声高叫,先生的画得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