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战争不是电影(第20天)




电影《长津湖》我去影院看了,有点美国大片的感觉,也让我很多次的感动。


最触动心弦的一句话是“我们这一代把仗打完,下一代就不用打仗了”。这话是七连指导员说的。



一些朋友给我留言,非常想听听我对《长津湖》电影的评价。但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挺难写的。

不过,就好看而言,中国电影人也开始好莱坞了。《长津湖》不输美国人拍的大片,比如《钢锯岭》。


关于长津湖战役的的真相,我不知道。

2010年,凤凰卫视《凤凰大视野》栏目拍了五集纪录片,题目是【冰湖雪战——长津湖战役全纪录】。


主持人陈晓楠有一段话,我从视频上记下来的:

零下40度的环境下,身穿单衣的志愿军战士与装备精良的王牌军陆战第一师展开了20天的战斗。兵力对比是解放军精锐之师第九兵团的15万人对陆战一师的1.7万人。伤亡数字中方和美方各说各的。

志愿军与美军有何差别,那就是战斗精神和牺牲精神。

一个刚刚成立的新国家与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进行的战斗。宋时轮在鸭绿江边,面对长津湖方向潸然泪下,因为太多的战士无法与他一起回来了。

我去查了一下维基百科,关于此役的伤亡是这样记载的:

中方资料: 19202 战斗伤亡, 28954 非战斗伤亡,總共48156人; 聯合國方估计: 29800 人战斗伤亡 ,20000+人非战斗伤亡。

美方资料: 1029人伤亡, 4894人失踪, 4582人 负伤,7338 非战斗伤亡,總共17,843人。 中方估计: 13900人。


高晓松曾经做了一档节目【晓说 朝鲜战争完整版】,其中有说到长津湖战役。我看了,讲的算是比较客观。不过,这位先生好像已经歇菜了,【晓说】和他的【晓书馆】已经没了声响。


陈晓楠在【冰湖雪战——长津湖战役全纪录】节目中,特别采访了打过长津湖战役,后来担任过军委副主席和国防部长的迟浩田上将。

迟浩田上将说:

1996年12月,他率团访问美国。接待他的有海军陆战队司令查尔斯上将,私下里他特别向迟浩田上将问起了长津湖战役的事情,因为这位司令的父亲当年正是陆战第一师的上校副师长,在长津湖和九兵团交过手,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跑了出来。

迟浩田上将向这位陆战第一师的后人讲述了长津湖战役的经过,并且赠送给了他一本孙子兵法作为礼物。

迟浩田上将说:我们(志愿军)打出了威风,打出了这个顽强精神。为国家争了光。

新加坡的国父李光耀先生写过一本回忆录,回忆录中他说:韩战志愿军的战绩令海外华人明显受到尊敬!他本来是一个完全不懂中文的海外华人,就是从那时起下决心学起了自己祖宗的文字——中文。


拜登上台九个月来,中美交恶这事儿并没有缓和,只是手法与特朗普明显不同。据我的观察,美国媒体好像并没有爆出太多消息,说的很少,但是有一个事却是千真万确:拜登闷着头就在干一件事,而且非常坚决,那就是“拉帮结派”。

中方所有的反击和怒怼,中文媒体功不可没。

我以前有一个日本朋友,他的父亲是日本人,母亲是中国人。

他父亲是当年投诚我方的日本人,文革时候没少倒霉。改革开放后,他父亲有政策可以回去日本,后来就把还是孩子的他和他的母亲都办回日本了。再后来他长大了,与中国做生意,为日中贸易和关系做了不少事,也赚了不少钱。

有一次,我们喝酒聊天,称颂伟大中国,他也赞,因为他喜欢说自己是中国人,而他的中文表达以及中国式的哥们义气,一点都不比我们差。

那天,我们抛出了一个严肃问题问他“如果中日开战,你会选择当中国兵还是日本兵?”

他沉吟良久,在我们要求必须回答之后说“我会选择当日本兵,因为日本是我的祖国”。

我们听了非常生气,大骂他一顿之后,声言要与他绝交。他嘟囔道“如果碰到你们这些好哥们,我会先朝天开枪,绝对不会先开枪!”

那也没能平息我们的怒火。

再后来,我们会不时的拿这个话来怼他,他也很尴尬,但也从来没说要改变主意。我后来与他也走的越来越远,一晃已经失去联系十多年了。

战争,往往就是这样现实……


前些天,看了一个征召海军航空兵的小视频,铿锵有力,中国航母又要开始征召舰载机驾驶员了。

“我们这一代把仗打完,下一代就不用打仗了。” 看来,七连指导员的愿望要落空了。

有一位以色列的老师叫做粒粒,她写了一个文字,题目是《战争不是电影》。她说:

战争影片应当是如实记录
回放当年真实历史影像
任何加上想象或自我发挥夸大的情节
甚至是煽情或煽战的改编情节
都是对逝去战士的不敬
也会误导从来没有上过战场的
这一代或者下一代
让他们可能误以为
战争就是我必赢
末了
只有和平没有战争
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0.18第20天)








326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