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人嫉恨的东林党人(第57天)

已更新:2021年12月6日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书院的名称又回来了,教学的功能大大弱化,官办或官督民办的书院自不待言,私办的书院大都以讲学、论道为聚集人气的噱头,圈子文化盛行于其间,虽良莠不齐,却是不少精英阶层理想的一块天地。
前些天,贵州港中旅的罗总邀请我去了一趟成都温江,先看了一个叫做【淼兮帐篷】的“高奢”级民宿,老板黄河是一位成都著名的设计师,设计风格颇为抢眼。他正在建设的一个项目,就是书院,名字叫【淼兮.黉门】。


同行的辛总耕耘云南大理的高端民宿已有十余年,温文尔雅,举手投足间颇有佛性气质,她也正在成都市区内筹划一个书院,而同行的张姐则对黉门书院文化的设计和氛围爱不释手,我也深受感染。


小坐闲聊的时候,我们说起了书院文化,我说:说来说去,书院文化终究脱不开时代,而时代终究不是名人雅士所造就,皇帝的喜怒哀乐才是时代的喜怒哀乐,也决定了文人墨客们的喜怒哀乐。就书院而言,是否允许书院的存在,甚至是否允许“书院”这个名字的存在,都属于时代决定的东西,而非我们的喜好。
南京人也好,成都人也罢,大江南北的文人墨客、名人雅士,抑或是精英名流、达官贵人,无论热爱或者不热爱书院文化,书院文化只是一个时代的缩影,或者是一个朝代的缩影。
h
东林先生顾宪成所在的时代就算还不错,虽被罢黜丢了官,却因此兴了家乡的东林书院。四年后,万历皇帝听了不少官员的上疏推荐,又任命他当南京光禄寺的少卿,就是给皇帝置办膳食采购类的衙门副手,他没去,万历皇帝也没怎么难为他。又过了四年,1612年,顾宪成死了,享年62岁,寿终正寝。

八年后的1620年,万历皇帝驾崩,即位皇帝明光宗刚当了一个月就一命呜呼了。他的儿子朱由校继位,国号天启,明朝灭亡史上非常关键的一位皇帝——明熹宗登台了。
明熹宗登基后,对拥戴他上位的东林党人不薄,不仅追送了顾宪成相当于今日宗教局局长的一个太常寺卿待遇,其他人也纷纷得到重用,东林书院也迎来了一段高光时刻。
好景不长,天启五年,即1625年,大太监魏忠贤造编《东林点将录》等文件上报朝廷,明熹宗下诏,烧毁全国书院,削去顾宪成封号,追捕东林党人。

与东林书院有关联的其他人,凡是活着的,其遭遇就开始悲惨了,与之有关的电影就不少,因此不在此累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