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招人嫉恨的东林党人(第57天)

已更新:2021年12月6日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书院的名称又回来了,教学的功能大大弱化,官办或官督民办的书院自不待言,私办的书院大都以讲学、论道为聚集人气的噱头,圈子文化盛行于其间,虽良莠不齐,却是不少精英阶层理想的一块天地。

前些天,贵州港中旅的罗总邀请我去了一趟成都温江,先看了一个叫做【淼兮帐篷】的“高奢”级民宿,老板黄河是一位成都著名的设计师,设计风格颇为抢眼。他正在建设的一个项目,就是书院,名字叫【淼兮.黉门】。



同行的辛总耕耘云南大理的高端民宿已有十余年,温文尔雅,举手投足间颇有佛性气质,她也正在成都市区内筹划一个书院,而同行的张姐则对黉门书院文化的设计和氛围爱不释手,我也深受感染。



小坐闲聊的时候,我们说起了书院文化,我说:说来说去,书院文化终究脱不开时代,而时代终究不是名人雅士所造就,皇帝的喜怒哀乐才是时代的喜怒哀乐,也决定了文人墨客们的喜怒哀乐。就书院而言,是否允许书院的存在,甚至是否允许“书院”这个名字的存在,都属于时代决定的东西,而非我们的喜好。

南京人也好,成都人也罢,大江南北的文人墨客、名人雅士,抑或是精英名流、达官贵人,无论热爱或者不热爱书院文化,书院文化只是一个时代的缩影,或者是一个朝代的缩影。
h
东林先生顾宪成所在的时代就算还不错,虽被罢黜丢了官,却因此兴了家乡的东林书院。四年后,万历皇帝听了不少官员的上疏推荐,又任命他当南京光禄寺的少卿,就是给皇帝置办膳食采购类的衙门副手,他没去,万历皇帝也没怎么难为他。又过了四年,1612年,顾宪成死了,享年62岁,寿终正寝。


八年后的1620年,万历皇帝驾崩,即位皇帝明光宗刚当了一个月就一命呜呼了。他的儿子朱由校继位,国号天启,明朝灭亡史上非常关键的一位皇帝——明熹宗登台了。

明熹宗登基后,对拥戴他上位的东林党人不薄,不仅追送了顾宪成相当于今日宗教局局长的一个太常寺卿待遇,其他人也纷纷得到重用,东林书院也迎来了一段高光时刻。

好景不长,天启五年,即1625年,大太监魏忠贤造编《东林点将录》等文件上报朝廷,明熹宗下诏,烧毁全国书院,削去顾宪成封号,追捕东林党人。


与东林书院有关联的其他人,凡是活着的,其遭遇就开始悲惨了,与之有关的电影就不少,因此不在此累述了。

东林书院里有一块牌匾,记载了东林书院另外一位重要的创始人高攀龙。

1625年10月,东林书院已经尽数被毁,次年的三月,朝廷派人来无锡抓捕已被罢黜左都御史官职的高攀龙。他得到讯息后,为免遭羞辱,头一天就在自家宅院的水池中投水自尽了。

这一场所谓阉党与东林党人的争斗,被毁的可不止是东林书院,被抓捕的也不仅仅是与东林书院有关联的人。皇帝下的诏是尽毁全国书院,凡是想抓捕的人就扣上东林党人的帽子,一时间腥风血雨。

东林书院有"天下言书院者,首东林"的赞誉,但是,在中国四大书院的名单中,无论怎样排,都未见它的名号。

号称中国四大书院的有应天书院(河南商丘)、岳麓书院(湖南长沙)、白鹿洞书院(江西庐山)、嵩阳书院(河南嵩山)。另也有人认为石鼓书院(湖南衡阳)、茅山书院(江苏镇江)还有徂徕书院(山东泰安)都有争夺四大书院的实力。


1998年,国家邮政总局在河南商丘举办 “四大书院” 邮票首发仪式,所选书院为应天书院、岳麓书院、白鹿洞书院、嵩阳书院。

2009年,中国邮政集团发行 “古代书院二”特种邮票四枚,选中的则是石鼓书院(湖南衡阳)、安宁书院(江苏泰州)、鹅湖书院(江西上饶)、东坡书院(海南儋州)。


书院文化尽管说的是私学,但其命运与皇帝的好恶息息相关。数一数这些上榜的书院,几乎都是或归了官学,或得了皇帝赐予的匾额,才终得万代传颂。

凡书院必奉“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为书院文化的要义,这副名联至今还被高高的贴在东林书院的依庸堂内,但创造此名联的东林书院却从未上榜“四大书院”,也未见其有多么显赫的排名。


其中原因不得而知,但明亡之后,东林书院就与东林党人挂上了钩。“党人”因为贬义词的人设,东林书院难登朝堂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其实,东林书院兴也东林党人,毁也东林党人。

可追溯东林书院的的历史,真的远不止“东林党人”这件大事儿。始祖杨时是北宋二程,即理学大家程颢、程颐的高足,他还是大名鼎鼎朱熹的祖师爷。

东林书院中有一幢叫做“洛闽中枢”的房子,内里有一块砖雕,还原的就是这段历史。


所谓洛学是二程创造的,而闽学则是朱熹创造的。但杨时是承上启下的人物,正是他将发源于河南洛阳的洛学传递到了南方,才有了朱熹后来集理学为大成的成就,终创造了闽学。因为朱熹是杨时的三代子孙,因此杨时被称为闽学的鼻祖。

杨时创建东林书院的时间是1111年,距今正好910年。

东林书院墙上挂着一块牌匾,上面书写着东林气节:东林书院有别于我国古代其他书院之处,就在于明代东林学者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正义和气节。他们关心国事、关心民众、讲究人品、清正廉洁、刚直不阿、反对空谈和抨击时弊、百折不回的气概,都是中华民族的宝贵遗产,将永远启迪和鼓励后人。


1923年12月10日,胡适先生在南京的东南大学发表演讲,题目是《我们的传统书院到底是什么样的?》,他说:“吾以今日教育界提倡道尔顿制,注重自动的研究,与书院制不谋而合。”

所谓道尔顿制,又叫“道尔顿计划” (Dalton plan),是美国教育家帕克赫斯特20世纪初创行的一种个别化教学形式。其原则主要有两条:一是自由,即学生在身心方面都能自己计划自己的事情,自己克制自己的活动,以此培养学生自我教育的能力;二是合作,即打破班级界限,强调团体活动中的合作和交互作用,以使学生在民主合作的氛围中得到发展。

该计划因为是帕克赫斯特1920年的时候,在美国马萨诸塞州道尔顿中学创行的﹐因此得名。

大概是十月份,网上有一篇《胡适的精致利己主义如何影响他的人生》在网络上流传,其结论是“胡适这个人并不是很多人想象中那个谦谦君子,他更像是一个有文化的买办,一个精致利己主义者。”

挺有名的江南会、泰山会低调的解散了,湖畔大学换了招牌,曾言“百年新东方还会在”的俞敏洪据说要转行为农民卖货了。

马云曾经说过:阿里巴巴要活102岁,湖畔大学要办300年!


2017年11月20日,柳传志写了一文《为湖畔大学正名》,文章中说:前几年,社会上有一股风,矛头直指民营企业家阶层。有一篇文章把湖畔大学比为东林党的集结地,言之凿凿,分析深刻。为此,我和企业界热爱国家、热爱中华民族的朋友,都认为应该发声。

不过,柳先生的当下,似乎也被划拉进“党人”的圈子,自己的日子也难熬了。

司马南携成千成百万级的流量,连环炮轰联想,终于引出了【正和岛】的反击,但我看帖子上支持司马南的呼声要高不少。因为当下的联想,包括曾经以中国企业家自组织平台为荣耀的正和岛,似乎正被当成“资本家”的卫道组织而受到口诛笔伐。
我与魏东排了一个小时的号,才排到了东林书院内院的一个餐馆座位,一大碗牛肉面,面多肉多,肚子吃的贼饱。


我说“看来这东林党人个个生活阔绰,难怪招人嫉恨。”

1629年,大明朝最后一位皇帝崇祯登基之后的第二年,他就下令为东林党人恢复名誉,并下诏修复东林书院。顾宪成获得平反,赠吏部右侍郎,谥号端文。

原来备受皇帝欢喜的魏忠贤呜呼了,已经呜呼了的顾宪成、高攀龙又起死回生了。原来让顾宪成、高攀龙蒙冤的是明熹宗皇帝,这次让阉党滚蛋的是崇祯皇帝,反正都是皇帝。只是,崇祯皇帝虽勤政,却让大明朝终毁在他的手里。

我读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表扬过万历皇帝,觉得他的“无为”好像更像个好皇帝。

踱着脚步,耳朵会自动播放每一个驻足的地方——三公祠、来复斋、道南祠、东林精舍、丽泽堂、石牌坊、泮池、依庸堂……,当来到不大起眼的燕居庙时,竟然看到了万世师表——孔子,禁不住的有些诧异。

燕居庙的庙,非气势宏伟的庙宇古刹,就是东林书院里的一间厅堂。


听了听,才知道这尊并不高大的孔子像,是从山东尼山孔庙迎请回来,时间是刚刚过去的今年五月。

孔子像的头顶,有一面大红的匾额,上面写了两个金色的大字——中和。

中和,取自《礼记.中庸》,我凝望了许久。

《礼记·中庸》记道:“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中庸之道,说的是不偏不易。而中和,就是让相对的事物相互抵消,让彼此失去个性而和谐共生。

果然是至理名言!东林党人,还有阉党,想必都是熟读孔孟的人,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栽在“横竖有理”的国学文化之中。

中国社会没有精英,即使有,也少有未被阉割过的。会看过去,一地鸡毛。


【全文续完】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2.1第57天)【东林书院之瞎想(二)】







246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