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谒东林(第56天)




与数位南京当地的著名企业家、大律师还有官员喝茶,刚谈及成都的书院文化,就有人连称“与南京比,成都不在一个层次上…….”
看来,强大中国的雄心壮志,不仅仅需要国家的自信,也需要油然而生的大城市自信作为支撑。更何况,南京书院的历史地位确实很高,但评价书院文化的标准要看怎样取舍,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体验。
何为书院文化?我以为,书院的讲学、论道首先体现的一定是“百家争鸣”的文化,尽管“争鸣”的范围难免局限,却万万不是先生讲、学生听式的照本宣科,与正统的官学教育相比,应该自由的多,也要散的多,方为书院,而非学校。
换句话说,我理解的书院讲学为私学,与官学不一定冲突,却属于两个性质。即使是官办或者官督民办的书院,也要讲求百家争鸣,才会办出风格,筑巢引凤。
我是支持南京人的自信的,只是觉得无需与成都相比,各有各的长板。
江苏的书院文化,不说别的,无锡的“东林书院”,其名气独步书院名录,毁誉参半,竟然被归类为“党人”,相信名录上载有名号的六千书院绝对是难望其背,自然也是难与其为伍。

“东林书院”的兴衰历史,像极了中国朝代史变迁的缩影。其成名源于明末阉党与东林党人的争斗,其背后是君临天下的皇帝,是那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权杖。
我是第一次来拜谒东林。
也许因为防疫,今天的东林书院,大门未开,走的是侧门,门头不大。可当望见了蓝色匾额上书写的四个金色大字“东林书院”时,我的心还是禁不住的颤了一下,如同见到真佛不自觉的就会匍匐地上膜拜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