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第38天)



今夜下雨,做了好多梦,起来去洗手间。回来就着床头灯的亮儿,记了一个《无题》,让梦醒醒。


无题
梦时圆月夜,银河水如镜
灯落樱花树,人约夕阳平
醒时圆月藏,人与影相映
不见梦里人,雨数长宵情

我的侄女莛莛,算是小时候看着她长大的,有个性,也调皮。
长大了,像她爸爸,不大喜欢学习,喜欢玩,有时候像个男孩子。
她爸爸就是我的二哥。
二哥上学的时候正是文革开始,我记得他拿回家的唯一一张奖状就是“劳动光荣”。

好歹拿了个初中毕业证,他说什么也不要去上学了。爸妈没办法,只能由着他。
他先是去了砖瓦厂做工人,很累的体力活。后来去了计量局、印刷厂,单位都不错。改革开放后,他坚决的辞职,下了海,先是赚了不少钱,很风光。再后来,生意不算太顺,他又上了岸,换了个单位,又上班去了。
为了让女儿好好读书,她爸爸认真的与我谈了一次话,希望我一定要多管管这个侄女,言辞恳切,眼角的泪花都泛出来了。地点就在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