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日本人真的很有信仰吗?(第3天)

已更新:2023年9月13日



今天是周五,依然是骄阳似火。


我研究着电子地图,把日本拉大了,再拉小。聚焦到东京,拉大了,再拉小。聚焦到江东区,拉大了,再拉小。



试着去看哪个地点会对上我的眼,我要把江东区的地盘先溜达溜达,聚聚气,让自己尽快变得像土地爷眼前的熟人。


我住在江东区龟户的区域,龟户这地方即使在东京都的范围内也名气不小,被普遍认为吃喝玩乐都繁荣的地界,据说这块地方追溯上去属于日本的贫下中农祖先们开创的地方,所以才保持了物美价廉的好传统。



江东区位于东京都的东部,有七成面积都是填海而来,历史上属于东京的郊区。因为区内运河与桥梁多,有“水彩都市”的叫法。


我从住处走出来拐两个小弯,就是长长的运河还有一溜可见的小桥,名字起的都够神武,“神明桥”、“福神桥”、“天神桥”等等。



据说,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日关系解冻,田中角荣首相访华,双方外交正常化,带来的一个成果就是日本战败后遗留在中国的“日本遗孤”得以回到日本,日本除了给予补偿之外,大部分都安置在了江东区,倒是因此带动了江东区的人口增长和发展。



我有一个日本朋友,他的父亲曾是侵华日本兵,不过,因为反战加入到了我们的阵营,日本战败后就自然留在了中国,娶了中国妻子,历次运动没少遭罪,一直熬到了中国改革开放,他们一家得以回到日本。不过,对于中日友好,他们一直是期望有加。


这两天,映入眼帘最多的标语就是龟户天祖神社的“例大祭”,看着上面的日期,应该是当地居民的祭祀盛事,想着这龟户田神社就在我住的区域,不去走走恐不大合适。



对于神明,无论来自何方神圣,我都抱着“尊敬”的态度,像对待老领导一样,感谢他们对于我们的关照和提携之恩。


龟户天神社在江东区的声望很高,规模也不小,最有名的当是池塘棚架上满满的紫藤花,虽然秋天了已经没了紫藤花,可我还是可以想象出它们开花的模样,夜晚的灯光下,就像池塘上洒满了紫色的星星。



我喜欢紫藤花,喜欢他们沉甸甸的紫色和妖娆。


龟户天神社供奉的天神叫菅原道真,他是公元九世纪的政治家,离世后被尊为天神。因为他又是了不起的诗人与学者,因此被视为学生的守护神。数个世纪以来,不少学生和焦虑的家长们都会前来这座神社祈祷,祈求能如愿考得高分,进入顶尖的大学。



看着神社中央竖着的大牌子,果然有不少祈祷者的名字,不过,这可不是免费的,香火钱一定是要的。看来这功利式的祈祷,日本人与中国人一样的信仰。




我学着当地人祭拜的样子,先鞠一躬,再扔进功德箱里几个铜板,待哗啦啦声音刚落,就双手合十,响亮的拍手两下,然后默念祈祷语,念完了,再拍一下手掌,然后再鞠一躬,就算是完事了。



问了日本人才知道,拍手的作用是引起神明的注意,告诉神我接下来要祈祷了,祈祷之后,再拍一下,是告诉神明我祈祷完了,您收好喽。


据说,每逢节日,神社都会鼓瑟吹笙,目的就是通过器乐震荡空气,唤醒神灵,日本把这个叫做“振魂”。这和中国做法事的时候,要摇铃类似,起到提醒的作用,不过,他们的这架势,确实过于汹涌。



不过拜佛和中国是一样的,不用拍手,只要双手合十,在胸前默念愿望即可。


浅草寺也在江东区的地面上,是东京最古老的寺庙,说是建于628年,正是唐太宗李世民的时代。



浅草寺的介绍中没有说与大唐的渊源,不过,从浅草寺的建筑风格看,确实与我们熟悉的大唐风格极其相似,比如位于山西五台山现存的唐代建筑“南禅寺”。



浅草寺的规模不小,这里也是东京都最有名的旅游商圈之一,溜达的时候,遇到了一拨来自中国的旅行团,不过,只有十多人,看起来文质彬彬,年龄也轻。


不少人穿着和服,女孩居多,开始的时候我觉得很新鲜,靠近了才发现,几乎所有穿和服的人都说着来自不同地方的普通话,无一例外的都在摆着各种姿势,忙着拍照,应该是觉得美。



看来是她们只能来日本满足对她们认为美的事物的追求了,中国那边马上要将这类的行为列为“治安处罚”的范畴。


坐在观音堂旁边的台阶上,禁不住一声叹息,在想着是不是再过些日子,观音祂老人家也会从中国的土地上再一次被请走,这事儿不好说,往事并不如烟。



浅草寺另外一大景观就是四处放置的“抽签”桌,现场并不见有僧人管理。来客只要先投入100日元,就可以摇动装有木制签棒的筒状箱子,会有一支木签棒被摇出来,木签棒上写有号码,将桌子上放着相同号码的抽屉打开,“签纸”在里面,运程也就在里面了。



我看着一个小伙子使劲的摇,使劲的摇,上下转动的摇,一次又一次地摇,可就是摇不出来那根木签棒,急出了一头大汗,我看着他,就像看出了我曾经的人生。


我没有抽签,去拜了拜观音,功德箱里又扔了几个日本造的铜板,这里的观音不认识其他的香火钱。


今天围绕着这几个地方,我用脚步丈量了五个多小时,走街串巷,人不多,店面也都安静,倒是街巷里藏着的一个又一个的寺院和神社,让我惊奇不已,难道日本人就如此有信仰吗?



中国人骨子里是无神论者,不相信真的有什么神,而日本人骨子里还是相信有神的,不仅有神,而且是多神。尽管都“临时抱佛脚”,但中国人“平时不烧香”,日本人则平时也烧烧香。日本人甚至在吃饭前也祈祷一下,内心对神的敬畏,确实是超过中国人的。


晚上,Tony过来与我会面,辗转了半天,我们在龟户的闹市街上吃了一顿正宗的碳烤牛肉,喝了不少的日本烧酒,说起神社,Tony说“那里就是供奉死人的地方,还是离那地儿远点。”




我去查了下,日本的神社竟然有82000多家。在日本,每一个村落,每一个社区,每一个人群聚集的地方,都会有一个神社。看来,想不见到这神社还真不容易。


溜着河边回家的时候,雨已经下起来了,飘着的是雨丝,脸被打的湿湿的,突然间觉得,这天儿看来要开始凉了。



——张家卫东京百日散记(2023.9.7,第3天)






370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1 Comment


教授的文字真幽默。好几次都笑出了声。😂 教授祭拜的很认真。先拍两下手,再拍一下手。祝教授好运,平安!如果教授时间安排的过来,建议气候尚暖时先去日本最南端的冲绳,12月前后气候转冷时再去最北端的北海道。可以领略到不一样的日本风情。🌸 🌸 🌸

Like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