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心与叶慈交互的八大政见



《文学回忆录》的读书笔记

张家卫



木心的《文学回忆录》,流传最广的木心物语有三句话“文学是可爱的。生活是好玩的。艺术是要有所牺牲的。“


通读了木心的《文学回忆录》之后,我觉得应该加上第四句话:政治也是要关心的。

今天的TWG Tea Club Canada读书会第102期的分享,我想抛开他的文学、生活和艺术,而聊聊也许并未被太多人注意的政治。就是他对于政治持如何的观点,而且是以系统性的语言阐述的,并非零碎语录。


读书会截图

他的政见主要集中在《第五十四讲 十九世纪爱尔兰文学》,讲述的时间是1992年2月16日。他用来阐述政见的由头来自于一位叫做叶慈的爱尔兰人。叶慈很著名,大家一定都认识他,我会在最后将他的信息分享给大家。


为了保持木心的原貌,我仅缩写一点他的语言,划分下段落,以使文字少些,看起来也清晰些。我自己不做改动,也不做评述。

一)叶慈的八大观点以及木心的八大政见

1,叶慈的八个观点,木心说“叶慈的几个观点,我有同感”。

一,厌恶,乃至痛恨商业社会。

二,历史是个螺旋体。

三,两千年是个大年。

四,世界已保不住中心,已经来的,将要来的,是反文明。

以上,即使不算真知灼见,也比别的诗人高明得多。他将这些意思表现在诗里,不是体系性的哲学说理。

五,贵族政治(因有财产,知书达理,才能产生高尚的统治者,是廉洁的,会保护艺术)。

六,人类历史是由“旋体”和“反旋体”两个圆锥体构成的,前者代表空间、客观、道德;后者代表美感、时间、主观。

七,世界末日将要到来,基督重临人间主持最后审判。

八,宇宙间存在一个“大记忆”,一切经验、知识都汇集“大记忆”中。

这样,我把叶慈的思想,从他的诗中提出来,列成以上八种观点,等会儿说。

(课间休息)闲聊:

六十年代我外甥女婿寄来英文版《叶慈全集》,我设计包书的封面,近黑的深绿色,李梦熊大喜,说我如此了解叶慈,持书去,中夜来电话,说丢了。我不相信,挂了电话,从此决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