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查士丁尼瘟疫


原创:张家卫

《罗马帝国衰亡史》读书笔记(四)




TWG Tea Club 读书会第80期,继续推荐阅读吉本先生著作的《罗马帝国衰亡史》。我选择阅读的依然是席代岳先生翻译的全译本(全12册)。




今天是第四次分享。阅读的章节是从第七册第三十九章到第八册的第四十七章,页数是从3716页到4896页)。年代跨度是从公元455年到1663年。全书400万字已经阅读三分之二。


今天的分享我想拿出罗马帝国算是“伟大”皇帝之一的查士丁尼来看一看前后经历了1500年的罗马帝国史的皇帝的雄心和无奈。


查士丁尼皇帝通常被称为查士丁尼一世,也被称为查士丁尼大帝。他生于约公元483年5月11日,卒于公元565年11月14日,全名为弗拉维·伯多禄·塞巴提乌斯·查士丁尼(Flavius Petrus Sabbatius Justinianus)。



吉本在书中写道:“查士丁尼在45岁的盛年,成为东部的合法统治者。他从登基到崩殂,统治罗马帝国38年7个月又13天(公元527年4月1日—565年11月14日)”。他活了82岁,不仅是罗马帝国史上在位时间很长的皇帝,还是一位少有的长寿罗马皇帝。


查士丁尼的统治期一般被看作是罗马帝国历史从古典时期迈向中世纪的的重要过渡期。


很多人试图为古典时代划定一个明确的结束时间点,其中最著名的观点包括最后一位西罗马皇帝被废黜(476年),雅典学院被查士丁尼关闭(529年)。也有许多历史学家认为查士丁尼的去世(565年)标志着古典时代的结束,因为查士丁尼是最后一位说拉丁语的皇帝,也是最后一位用罗马帝国的风俗习惯(而不是希腊的)来管理他的法庭和政府的皇帝。


无论如何,查士丁尼算是一位开天辟地的罗马皇帝,他被认为是与戴克里先和君士坦丁大帝一样,是古罗马帝国晚期最重要的皇帝之一。


吉本在本书中采用了普罗科匹厄斯关于查士丁尼的纪实著作,普罗科匹厄斯的书即使到今天也是对查士丁尼统治期研究最重要的一手资料。


吉本在书中是这样描写普罗科匹厄斯的:“对于查士丁尼在位期间的重大事件,功勋彪炳的大将军贝利萨留的秘书工作勤勉,记载详细,数量之多、变化之大和影响之巨,都引起我们的关切和注意。这个修辞学家凭着雄辩的才能,晋升到元老院议员的高位,成为君士坦丁堡的郡守。普罗科匹厄斯经历命运的拨弄,饱尝得意和受苦、受宠和被黜的际遇,透过不停地著述,写成他那个时代的史书、颂词和讽刺诗文。”


吉本本人应该是一位共和主义者,他的《罗马帝国衰亡史》对任何一位皇帝都是以冷嘲热讽的方式评述,尽管他对他们的功绩一定会以客观、多元的角度进行表述和评价,但没有一位皇帝被他完全认可。查士丁尼自然也脱不了吉本的这个定式。


吉本写道:“查士丁尼皇帝有匀称的身材、红润的气色以及和蔼的面容。他是一位平易近人、耐心受教、谈吐高雅、态度亲切的皇帝,也是一位能控制愤怒情绪的主子。”


“他的纯洁和节欲的个人操守真是无人能及;他对清淡饮食的节制出于僧侣的迷信,而不是哲学家的智慧;他的用餐时间很短而且极为节俭。他的精力旺盛而且充满干劲,经常连着两天两夜不进食物;他对睡眠的控制也十分严格,休息一个时辰以后就会自动醒来,开始走动或进修直到天明。”


查士丁尼十分勤奋,因为经常工作到半夜,被指称是一位“不眠的皇帝”,他亲自管理许多事情。“但过分的琐碎以及反常的勤奋,也让政府的正常运作受到干扰”。


查士丁尼的一生都是在为复兴罗马帝国而殚精竭虑,他统治结束的时候东罗马帝国无疑是地中海沿岸的霸主,地中海俨然又成了东罗马帝国的内海,但这个霸主地位的取得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漫长的战争将东罗马帝国的国库耗竭,用尽了东罗马帝国的资源。


但是,当查士丁尼死后不久许多地区就又失落了。而东方边境在查士丁尼生前,也是他靠花费巨资才买来了那里疆域的完整。


吉本写道:“查士丁尼期望通过新近获得的领土,满足他那骄傲的心理和贪婪的念头。”



吉本感叹的说“如果我们从多瑙河到尼罗河察看各民族的状况,就可以看出罗马人衰弱的局面。使我们疑惑难解之处在于,古老的边界尚且无力防守,竟敢大力扩展帝国的疆域。查士丁尼的战争、征服和胜利只是步入老年的回光返照而已,耗尽国家残留的实力,加速败坏人民的气运。收复阿非利加和意大利的光荣行动使他自鸣得意,但是德高望重、英勇善战的大将军贝利萨留的离开使灾难接踵而至,显示出征服者的无能,不幸的国土难逃毁灭的下场。“


“查士丁尼的胜利或是失败同样有害于人类,使得阿非利加变成人烟绝迹的荒漠。一个外乡人在很多地区漫游整日,也见不到一个朋友或敌人的面孔。汪达尔人整个民族都已消失。”


“当普罗科匹厄斯首次登陆时,对于城市和乡村稠密的人烟、商业和农耕的兴旺,感到惊讶赞叹。不到20年的时间,一片繁荣的景象变得满目凄凉,富有的市民都逃到西西里和君士坦丁堡。根据普罗科匹厄斯的《秘史》记载,在战争和查士丁尼皇帝的统治下,有500万阿非利加人丧生。”


阅读到这里,不由得想起当下战争的尘嚣又起,禁不住的感叹人性不改,以及千百年来的王朝轮回。百姓们总以为疆土是自己的,因此拼命的要去战斗,实际上,战争往往就是皇帝们为了让自己的皇冠看起来更亮一些而已,耗费的却是国库和百姓们的劳动,还有性命!


查士丁尼一生最大的功绩是将从《十二铜表法》到查士丁尼当政延续了将近千年来的众多古罗马法律汇纂成篇,汇纂成一部统一的法典。这部用他名字命名的《查士丁尼法典》于公元529年发表。它提取了此前遗留下来的私人和公共收集来的法律条文。这部法典代表着罗马法的最高成就,对后世大陆法系民法典的制定有着深远的影响。



吉本写道:“查士丁尼的胜利所获取的虚名已成泡影,但立法者的名声却能千年万世永垂不朽。在他的统治期间和指导之下,罗马完成了最伟大的法学体系。罗马人的理性被灌注到欧洲的内部体系和制度之中,产生深远的影响,获得独立的国家仍旧尊敬或服从查士丁尼所制定的法律。”


其中,“查士丁尼的《法学阶梯》分为4卷,按照非常合理的方式排出相关的章节:(一)人;(二)物;(三)行为;(四)个人的过失,包括刑事法的原则。” 吉本对于这四个方面进行了详尽解读,读之受益匪浅。


查士丁尼爱好广泛,“皇帝把自己看成音乐家、建筑师、诗人和哲学家,也是律师和神学家”。


著名的圣索菲亚大教堂被大火和一次地震摧毁后,他一再重建这座大教堂。也正是在查士丁尼统治期间(550年),蚕从中国的萧梁(南北朝时期)通过粟特人传到了东罗马帝国,丝绸贸易开始成为东罗马帝国的一个重要财源。


查士丁尼将古罗马的国民主权彻底消除了,皇帝成为了君权神授的国家主权。查士丁尼重建帝国的计划是最后一次复活罗马帝国的梦想,但他不是一个和平的君主,也不是一个太幸运的君主。


他统治期间连年战争,百姓的负担非常沉重。在宗教政治上他也并不宽容。公元532年,国内发生的尼卡暴动差一点将查士丁尼赶下台去,让他大为惊恐。那句“紫色的龙袍,是最美丽的寿衣”,正是他的妻子迪奥多拉劝他与反叛者决一死战的时候说的。据当时的报道有3万人因为该暴动事件被杀。


但是,查士丁尼时期社会上却一直普遍存在着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这与瘟疫的流传和多次自然灾害的爆发有关。


吉本写道:“我要用彗星、地震和瘟疫来结束这一章。”


(一)彗星


查士丁尼在位第五年,即公元531年,9月里有20多天,可以看到一颗彗星出现在西部的天空,尾巴的光芒射向北方。过了8年,太阳进入摩羯座,又有一颗彗星出现在人马座附近,亮度逐渐增加,头朝东,尾部对着西方,接连有40多天清晰可见。人们惊慌失措,害怕产生不好的影响带来战争和灾祸,然而这些预兆全部实现了。


时间和科学证明罗马哲人的臆测和预言正确无误,天文学家用望远镜打开了更为广阔的新世界,在历史和神话的狭窄空间之内,发现同一颗彗星每575年就重访地球一次,共有7次之多。比如:


第四次是公元前44年;第五次是公元531年;第六次的回归是在公元1106年;第七次是公元1680年。吉本采用575年作为周期计算,因此预言第八次的彗星造访将会发生在公元2255年。


(备注:古人一般认为彗星是凶兆。吉本所言的彗星是长周期彗星。短周期哈雷彗星的最近一次观测是1986年,按照76年作为周期计算,下一次将是2061年。)


(二)地震


公元526年5月20日,安条克的一次地震使25万人丧生,那天正好是耶稣升天节,拥入了大批信众。


(三)鼠疫


查士丁尼在位第15年,即公元541年的瘟疫暴发,始终没有因季节的改变有所和缓或中止,致命的鼠疫几乎要灭绝地球上的人类。最后,直到经历52年忧患岁月之后,人类才终于恢复了健康,空气还原到纯净和清新的性质。


史学界一般认为,世界历史上一共发生过三次鼠疫大流行。


第一次的鼠疫大流行就是查士丁尼瘟疫:


由于此次鼠疫流行开始于东罗马帝国皇帝查士丁尼一世(527年至565年在位)执政时期,因此史学界一般将这次鼠疫大流行称为查士丁尼瘟疫。由于年代久远,史料缺乏,这次鼠疫流行造成的具体死亡人数已经很难确定了,但保守估计在两千万人以上。



查士丁尼瘟疫的影响相当深远:


1,断送了罗马帝国复兴的最后希望


罗马帝国在395年一分为二——西罗马帝国和东罗马帝国,西罗马帝国仅仅存在了80多年便在476年就灭亡于日耳曼人的手里,而东罗马帝国则保留了下来。查士丁尼在位期间一直致力于西征,重新统一罗马帝国,收复了原西罗马帝国的大部分领土,虽然是穷兵黩武,却让罗马帝国的复兴似乎看到了希望。然而,正当查士丁尼得意洋洋之时,这场瘟疫给了他当头一棒。


查士丁尼瘟疫导致东罗马帝国丧失了至少1/3以上的人口!帝国劳动力骤减,社会生产力、军队战斗力下降严重(查士丁尼前期的军队数量在68万,到瘟疫之后下降为15万)。查士丁尼本人也染上鼠疫,虽然最终痊愈,但却引发了执政后期政局的动荡。东罗马帝国因为这场瘟疫元气大伤,查士丁尼的雄心壮志就此梦碎,他去世以后西部的领土很快丢失。


3,强化了基督教派在欧洲的主流意识形态地位


查士丁尼一世在位期间,通过一系列举措,将基督教会的权力牢牢的攥自己手里,例如他有权主持召开基督教大会、任免高级神职人员、参与教会事务、仲裁教会争端等。

但当瘟疫来了皇帝却束手无策的时候,神职人员的一句“上帝的惩罚”,不得不让百姓相信一定是皇帝造孽了,否则惩罚不会降临到皇帝和他的子民身上。经此瘟疫之后,基督教派的主流地位进一步加强,皇权开始依附于神权,接下来就是中世纪的偏激宗教大行其道。


4,间接推动了阿拉伯帝国帝国的兴起


瘟疫除了直接造成人口大量死亡之外,还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出生率,因为鼠疫对孕妇的伤害也是极大的。这些都导致欧洲在好几个世纪的人口数量急剧减少,而与此同时东方崛起了一个伊斯兰国家——阿拉伯帝国,有学者表明阿拉伯人在7世纪能顺利击败拜占庭帝国就与此有关。


第二次鼠疫大流行,就是爆发于十四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欧洲中世纪“黑死病”。这一次鼠疫大流行是最为著名、也是影响最大的一次。


第三次鼠疫大流行的爆发起源地有不统一的说法,但主流认为是1855年于中国云南。此次鼠疫大流行一直持续到20世纪50年代末才算结束,因为中间发生了两次世界大战,因此其历史影响明显下降。


此外,法国著名生物学家耶尔森在1894年成功发现了鼠疫的病原体,并于第二年研制出抗鼠疫的血清,让人类从此有了防治鼠疫的有效方法。


查士丁尼本人是一个非常虔诚的教徒。他写的赞美诗“噢,神唯一的儿子和神”的词至今是东正教的赞美歌之一。


时间表

  • 482年/483年,出生。

  • 527年8月1日,当任皇帝。

  • 528年-534年,编写《民法大全》。

  • 529年/530年,撒玛利亚人在巴勒斯坦起义。

  • 531年/532年,与波斯签署“永久的和平”。

  • 532年,尼卡暴动,在君士坦丁堡开始与基督一性论对话。

  • 533年/534年,攻占汪达王国。

  • 535年-540年,第一场与东哥特人的战争。

  • 536年,对基督一性论迫害。

  • 536年/537年,地中海沿岸多个月日光和月光被遮掩,原因不明,可能是因为火山爆发。结果是气候变化和农产品减收。

  • 537年,圣索非亚大教堂完工。

  • 539年/540年,保加利亚人入侵希腊,对希腊进行严重的抢劫。

  • 540年,波斯入侵拜占庭,安提阿被毁。

  • 540年-562年,与波斯的战争。

  • 541年/542年,鼠疫在整个帝国蔓延,此后饥荒。

  • 541年-552年,第二次对东哥特人的战争。

  • 548年,提奥多拉逝世。

  • 549年,一起针对查士丁尼的阴谋被捕获。

  • 551年,希腊中部和地中海东部强烈地震。

  • 552年,纳西斯击败东哥特人。

  • 552年,伊比利亚半岛的西哥特王国的科多巴、直布罗陀地域被东罗马军占领。

  • 553年,君士坦丁堡宗教大会,对基督一性论的批判。

  • 557年,君士坦丁堡强烈地震,圣索非亚大教堂的拱顶塌落。

  • 558年,鼠疫再次在君士坦丁堡蔓延。

  • 559年,贝利萨留在君士坦丁堡前战胜入侵的保加利亚人。

  • 562年,又一次针对查士丁尼的阴谋被捕获,圣索非亚大教堂再次建成,与波斯达成和平协议。

  • 565年11月14日,去世。




吉本在书中写道:“人类总是偏爱征服者的天才,赞誉他领导臣民进行武力的斗争。腓力二世和查士丁尼最为人所知的特点,是他们都怀着一颗喜爱战争的冷酷野心。”


但是,吉本结论道:“查士丁尼生前不受人民爱戴,死后无人哀悼。追求名声是深植于他内心的目标,然而贫瘠的野心只能屈从于空洞的头衔、地位和当代人士的赞扬。他努力想要获得罗马人的称颂,却丧失了他们对他的尊敬和爱戴。”


距离查士丁尼大帝的荣耀和梦碎又过去了1500年,公元500多年的时候也是中国历史上皇帝最多的南北朝时期,如今的时代应该是日新月异,皇帝以及百姓的逻辑却依然传承的坚定而且新瓶装旧酒,也是没法子的事儿。


“过去已不堪回首,对未来又漠不关心,大家只有纵情于今日的和平与繁荣。”这是吉本对于查士丁尼时代达官贵人以及百姓的描述,也是今天太多人的内心写照。


2021.6.8






 







30 次查看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