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第8天)

已更新:2021年9月29日



一觉醒来,却是成都的晚上十一点。

不分白天昼夜的神魂颠倒,以自己最放肆的生物钟来放肆床上与书台旁的位置互换,我以为这就是“最自由的时刻”和“最放松的人体生物钟”。

为什么天亮了要醒,天黑了才能睡?

人活着,活在画好的框框里。人人都在框框里作息。天亮了,麻麻点点的瞎跑;天黑了,麻麻点点的墨了一地。

如果天亮了,趴成一个麻点,会被踩死吗?如果天黑了,跑成一个麻点,会踩死别人吗?

应该啥也不会发生,你就是一个麻点,爱睡不睡,爱醒不醒,爱跑不跑,爱趴不趴……

今天是防疫隔离的第十三天,身心放松,越来越有一种愉悦的情绪。

我一直都非常喜欢酒店的窗帘,可以遮天蔽日,把日子过的永远都像自己的。

扭亮了床头灯,眼睛就亮了;扭黑了床头灯,眼睛就黑了。如果有冲动,就去把窗帘掀开一条缝望望。如果外面是黑的,把缝再合上就是了,或者干脆打开帘子让黑夜游走起来。如果天亮了,那就端详下今天的太阳,是不是真换了新的?

也许因为我房间的窗户是西北方向,窗外又被三面的高高建筑包围,看到蓝天白云的日子屈指可数,余下的天空几乎都是灰蒙蒙的颜色。不过,瞧瞧空气质量数据,“优”的时候多,“良”的时候都很少,也许是我站的位置不对。


欧洲中世纪的黑暗,说的就是教会当道、骗人的那些年代。所谓欧洲的文艺复兴,就是让人成为了世界的主人。五百年过去了,人好像比教会也没好到哪里去。人发明了不少不叫教会的新词,比如“主义”、“规矩”、“妄议”等等,说来说去,争的就是一个统治人的“绝对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