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叶草(第23天)




漫步九寨沟木栈道的时候,我注意到了一副图画上的植物,图画上说:“孤单“的草-独叶草。英文是”Lonely” Grass-Kingdonia uniflora。它结构独特,仅有一片叶子,只开一朵花。


我询问了导游小李,她却也并不太知晓这独叶草的来历。

一路的漫步之中,我抱着一份心思留意着木栈道两侧的山林草地。忽地我的眼前一亮,木栈道矮矮的路边,竟然有一株,不,好几株的独叶草。我跳下去,小心的抚摸着它们,端详着它们……


许同学为人为事非常低调,也是一个乐于助人的好人,云南城投的辉煌过去就是他在位十余年创造的。

据公开数据显示,2009年~2018年,云南城投集团的总资产从234.44亿元增长到2956.50亿元,10年间增长了11.6倍。云南城投有一个特别的名字-最像民企的国企,他一直都很骄傲这个名字,他把民企的冲劲引入到了云南城投,因此在并购领域所向披靡。

但是,他所推崇的鸿先生以及鸿先生的成都会展,终于没能熬过时代的苛责。历经两年的拉锯战之后,云南城投最后选择中止了这笔收购。

2019年5月,继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先生主动投案15天之后,许同学也主动投案,身陷囹圄。

据环球佳酿官网介绍,曾经人送“四川会展王”的鸿先生转而进军酒业生意。鸿先生的环球佳酿酒业集团有限公司已经在成都(邛崃)、泸州、贵州茅台镇建立了三大白酒酿造基地,而且整合了不少的白酒品牌。

一份公告上披露,截至2020年12月末,环球佳酿总资产为6.45亿元,净资产为1.39亿元。2020年度,公司的营收为8.57亿元,净利润亏损了4010.44万元。

从2017年成立不过4年多的时间,环球佳酿的营收超过了8亿元,看起来还不错,但是其业绩亏损的背后,看出来鸿先生的手法并没有太多新意,依然是高举高打的架势。

“希望能够打造百亿规模的新酒企。”这是鸿先生一直声言的的宏伟目标。由小变大的最常见方式当然是重组并购,鸿先生从一开始也就提出了“股权开放、打造大平台、实现共同愿景”的思路。

但是,这一思路,是不是继续的好用,我觉得应该打个问号。鸿先生的过去、许同学的过去,还有今日之恒大和海航的过去,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其实,他们的赢是因为时代,败也是因为时代。

除了白酒之外,环球佳酿还有进口酒业务。据官网介绍,公司已经从法国、澳大利亚等主要葡萄酒产区引进了“赛鹰”、“慕麟”等27个葡萄酒产品,意欲长袖善舞,将舞台拉宽。

许同学因为国企老板的身份,已经坐了局子,云南城投也突的资金链濒临断裂,漩涡中挣扎。鸿先生出了局子,脱了“成都会展王”的马甲,2019年联姻孙宏斌,还成立了环球融创,宣称是强强联合。

鸿先生继续喜欢穿中式服装和老式布鞋,抽雪茄,爱吃豆瓣酱,但据传又有麻烦找上门来。历来不吝啬高调做事的融创,9月24日,网上却传出了一封融创绍兴公司向当地政府的求救信,声称收支失衡、陷入绝境,项目难以为继。

许同学推崇的鸿先生曾说,“从我内心来说,做一个牛的东西,乃至传世,才是最为核心的目标。”

其实,中国的企业家们好像都有类似的抱负和梦想,也都深信自己是时代的宠儿。可惜的是,他们虽然独特,却是一颗独叶草的命运。虽然会美,却只有一片叶子,只开一朵花。


春夏秋冬,九寨沟的景色虽经风雪,却因为美而让春夏秋冬成了陪衬。而独叶草却因为春夏秋冬,灿烂了孤独的自己也终究还逃不过凋零的结局,做了九寨沟景区墙上的一幅图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