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现场报道(第24天)





成都的秋天已经入深了,一贯灰蒙蒙的天气里不时的会飘下一阵雨来。不过,伴着湿润的秋风,那种凉意却不自觉的会让人涌上一股莫名的温暖上来。


成都的秋冬天,看来与温哥华的秋冬天有些像。温哥华有“雨都”的叫法,成都呢?据说距离成都以西120公里的雅安才有“雨城”之称,这四川盆地西部的平原腹地-成都或许仅仅是受其波及吧。

10月23-24号两天,一个主题是“党建引领乡村振兴”的研讨会在成都召开。会议由四川省委组织部和红旗文稿杂志社共同主办的,协办单位有四川省农业农村厅、西南交通大学、《四川党的建设》杂志社和《乡村振兴》杂志。


虽然仍然是中国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这次研讨会依然采取了现场形式召开,而且会议规格很高,准备也非常充分,足见有关方面对此会议主题的高度重视。

从会议资料的名单上来看,参会的有来自中央和国家机关、国内知名高校和知名研究机构的负责人以及专家学者,也有四川省委组织部特别邀请的研究员,还有四川省内外的地、市、县的一线代表来参加。


会议由四川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熊伟先生主持,四川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于立军先生、红旗文稿杂志社社长顾保国先生以及西南交通大学党委副书记张学龙先生在会议开幕式上致了辞,满满的正能量。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原副部长、中国人才研究会会长何宪先生,中组部党建研究所所长、全国党建研究会秘书长张阳升先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办公厅(人事局)主任(局长)张辉先生,中国扶贫发展中心主任黄承伟先生以及曾任国防大学教授、少将军衔的天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颜晓峰先生等国内主流专家学者发表了主旨演讲。

第二天,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生院党委书记贾庆东先生、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长郑泰安先生、西南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林伯海先生以及全球化智库(CCG)理事长、国务院参事、西南财经大学发展研究院院长王辉耀先生等11位专家学者在分组会议上进行了发言。

我作为西南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访问学者,也作为教师代表参加了这次会议。亲耳聆听了正如火如荼展开的全国范围内的“乡村振兴”国家战略的来龙去脉,对于“乡村振兴”与“共同富裕”的关系有了更深的理解,也对“党建引领”四个字在中国新时代的实践有了现场和更真实的体会。

【人民日报】转引【四川日报】的报道中,将这次会议的意义定位为:齐聚蓉城,举创新理论之旗,论乡村振兴之道,谋党建引领之策。

报道中说:本次研讨会以“党建引领乡村振兴”为主题,采取现场考察和会议研讨、线上交流和线下对话、主旨演讲与主题论坛相结合的方式,深入学习贯彻总书记关于乡村振兴的重要论述,认真贯彻中组部抓党建促乡村振兴工作部署,交流四川抓党建促乡村振兴、促基层治理、促“两项改革”的经验做法,从理论和实践上深入研讨党建引领乡村振兴的时代课题,为推动农业农村现代化、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四川聚智聚力。

因为参会的发言嘉宾均有事先准备好的发言稿,因此会议专门印发出来,并以《研讨会论文集》的方式发放给会议代表。


会议之后,我再次阅览了与会专家学者们的演讲和发言,特别是对“如何实现党建引领乡村振兴”的有关建言建策颇有兴趣,散记中就不多赘言。开幕式发言中,中组部党建研究所的张阳升所长说了一句“党建引领乡村振兴,是一个大文章,也是一个长文章”,令我印象深刻,我将其记录在笔记上。

“大”和“长”意味着任重道远,不容易。

研讨会的地点就在西南交大(九里校区)的国际会议厅。因此,会议前夕,林伯海院长带着我去了镜湖湖畔的镜湖宾馆大堂喝茶,还吃了一顿员工的食堂餐。我们交流了不少的学术以及社会实践的心得体会,意犹未尽。

喝茶的过程中,承接会议晚餐的镜湖宾馆门外,保洁员几乎是以十分钟一次的频率清扫着宾馆外面小路上的落叶。镜湖宾馆内部的经理、员工也是处于紧张的准备工作之中,很忙碌。上级的检查人员也是一次又一次的来到现场督办准备情况。足以见得此次研讨会的诸级重视程度,任何环节皆是一丝不苟,来不得马虎。

前些天,我去了九寨沟,九寨沟有一非常著名的湖,叫镜海。


镜海就像一面镜子,如果天气晴好,无风,湖水就会一平如镜,蓝天、白云、雪山会被悉数倒映在湖面上,呈现出一副有点“海市蜃楼的景象,只是要更真实一些。

镜海的岸边上有一根碗口粗的长藤,紧紧地攀缘着一株参天大树。有心的人们就联想出来是“大树给长藤温馨的绿荫,长藤给大树缠绵的依恋”的意境, 因此这镜海又有了“爱情公园”的称呼。

我认真的拍了一张镜海的照片,想象了一下“爱情”的场景。不过,九寨沟那天,太阳公公歇息去了,因此“鱼在云中游,鸟在水中飞”的有趣景象并没有看到,带着些许遗憾离开了。

今天,西南交大九里校区的镜湖边上,当我坐在垂柳之下,望着湖面的时候,尽管深秋的大片荷花早已经凋零,但是湖面上的倒影却清晰可见。湖中央的一帆小舟缓缓滑入镜头,真实而非梦幻……



我一下子就想起了九寨沟的“镜海”,又见九里的镜湖,默默念叨下了寥寥四语:

鱼儿天上游
鸟儿水中飞
人儿镜里撩
影儿湖心俏

其实,划船者是学校安排的镜湖保洁员,湖中央的那一抹橘色是他身穿的防护衣,手里拿着的是长竹竿,却也是用于捡拾垃圾的长杆。



此情此景,不由得让我想起“乡村振兴”这个大词,想起了中国的亿万百姓,想起了“1942”、“三年自然灾害”、“贫困”、“温饱”、“脱贫”、“小康”、“共同富裕”、“大国崛起”等无数“坏的”和“好的”名词……

研讨会上还有一个重要环节,就是领导们按下按钮,雄壮的音乐和画面同时响起和出现,标志着“党建引领·天府论坛”正式启动。今后,四川省作为“天府之国”,又有了一个“党建引领”的新平台。



九寨沟的湖叫镜海,有点缺啥喊啥的感觉,或者有意散播着梦幻的情绪。西南交大的湖虽低调的很,却要真实的太多了。湖就是湖,就叫镜湖,万万不敢称之为“海”。



其实,西南交通大学九里校区的镜湖,也并非与“镜海“的名字缘由一样,与镜子无关,而是为了纪念西南交通大学历史上一位有名的教授——伍镜湖先生。

1980年,西南交通大学为伍镜湖教授举行追悼会,时年已84岁高龄的前校长茅以升先生献上的挽联是:

六十年以校为家、安危不移,一生律己严、课业勤、治学谨;

三千里经湘历桂、风雨共渡,长忆梅林秀、漓江碧、黔山青。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0.24第24天)








125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コメント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