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理想之国(第84天)



新干线车站中没有福冈站,找了半天正纳闷着,突然明白福冈以前的名字叫博多,由于人家当地人至今还是喜欢这名儿,所以新干线上的车站叫“博多站”。




博多这个名字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7世纪的日本古代历史,名称中的“博”来源于当时的一个港口地区名叫“博止港”,而“多”意为“多”,表示繁忙或繁荣。因此,博多可解释为“繁忙的港口”,由此可见博多是一个港口城市。


博多一直是九州地区的重要商业和文化中心,也是日本历史上的重要港口城市之一。虽然现代日本已经将博多命名为福冈市,但“博多”这个名称仍然被广泛使用,大街上随处可见“博多”的标识。



说到这里,我就纳闷了,这日本政府怎么也不来个统一规划整治行动呢。据传,香港的商店街也要开始标识整治了,听着真让人觉得如梗刺喉,好在已经习惯了这些无厘头的行动,真的假的,反正想做就做,谁也没辙,确实任性。


福冈是我当年常来的地方,因为这是中日航线上一般要挂的一个重要港口。这一次,我早就将图钉按在了北上东行的地图上,停一下,去港口的博多港塔上站一站,打个卡,也算是缅怀当年曾经激情燃烧的岁月。




早上十点钟,下了楼,就是熊本车站,我已经非常熟练地会在机器上购买自由席的新干线车票了。



熊本到福冈很近,北九州的地界儿,32分钟就到了,博多车站非常大,大到看到了最长的等待出租车的队伍,我目测了下,有200米长,排队等候的人中以年轻人居多,真有耐性。



博多港塔高100米,很早以前是个电视塔,后来变成了可以免费乘坐电梯上到展望台参观的观光塔。虽然这塔看起来不怎么起眼,可是它的设计者内藤多仲却是非常有名,东京铁塔、大阪通天阁、名古屋电视塔、札幌电视塔和别府塔的设计都是他,这六座塔还被日本人亲切的称为“塔六兄弟”,而博多港塔则是最年轻也是规格最小的一座。



登上博多港塔,可以眺望福冈港区和市景。



在这里碰到十多个戴着胸牌来参观的游客,像是来港口办事的人,应该是刚吃完饭,喝了点酒,说话声挺大,还吆三喝四地摆出各种姿势拍照,其他参观的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们,突然记得以前我们好像就是这个样子。不过,听了听,这帮人说着日语,应该是其他地方的日本人,不是我们同胞,心里宽慰了不少。


从地图上看,下关是一个小地方,可是它位于北九州上行的一个咽喉位置,对,叫关门海峡,下关市是日本本州最西面的一个城市,属于山口县,不属于北九州地界儿。




下关最有名的事儿当属1895年甲午海战失败后,李鸿章代表清政府被迫与日本人签署的《马关条约》。对,这里还是前首相安倍的故乡,他的夫人安倍昭惠现在就是在这里修心养性,陪伴安倍的陵墓。



我与这里的渊源,源于当年我们与日本人合作的奥林汽船株式会社,具体经营着一条“理想之国”客滚船航线,跑的就是青岛-下关往返,1998年启航。



虽说是客滚船,可“理想之国”号的豪华程度仅次于邮轮。我在这上面举办过北大光华EMBA班的“理想之国之夜”活动,记得那一首《夜上海》带来的歌声和舞步惊掉了不少同学的下巴,我送给同学们每人一个的“理想之国”号船模,不知道他们还收藏着没,这条航线在2016年停了,船模自然也就成了绝版。



我还与李其、英明、伟瑄、杰子一起乘船来了趟说走就走的日本之旅,其中的欢声笑语与故事,至今仍然是我们见面时的快乐谈资。


那个时候,每年至少都会来日本开一次董事会,人生中的第一场高尔夫球就是在下关打的,与日本人的合作包括干架都是在这里开始的,后来离开了职场,也就散了联系。


我常常以为,人生就像写一本不可以复写的书,不要纠结于写过的那些页码,不管好看还是不好看,书总是要写完的,因为这是你必须要写的一本自传,不写不行啊。


纠结于过去的得失,就相当于给自己的笔加了桎梏,或沾沾自喜,或悔不当初,可是前面的页码己经写过去了,不可以重写,而下一页的页码又一天天、一年年的来,又是一张或者一摞白纸。


过去的故事有助于写下去,可也会限制你的想象,我喜欢写充满想象的新故事,而把过去的页码放在一边,放在记忆里。放心,不用刻意地去翻,他们自觉不自觉地就会在脑海中浮现,在笔尖上流淌出来,只是需要沉淀的时间。



据了解,2022年,青岛那边又开通了一条青岛-大阪的客滚船航线,而现有的中日快线主要集中在上海和苏州了,比如上海-大阪的“苏州号”、上海-神户的“新鉴真号”,下关的航线则是苏州太仓-下关,船名也叫“理想之国号”。


想着这些事情,就像在说别人的故事。


从福冈到新下关站也不远,山阳新干线仅仅需要27分钟。新下关站不大,而且显得有点冷清。我没有再去市内瞧瞧,也没有去探友,小林社长应该有80多岁了。


在下关的地面上踩踩,眯着眼睛回忆就足够了。


河豚鱼是下关的特产,据说是伊藤博文当年给解除的禁令,那些年我们每次到岸的第一餐都是一碗面招待,为这事我还向日本人严肃的抱怨过,现在想来,无畏的年轻人真好,可也真的是傻。




坐在小面馆,我静静的吃了碗面,老板娘很热情,而我也恍如隔世。



到达神户的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按照预先的想法,要去神户港的“BE KOBE”一下,拍一张照片,据说这里是2017年为纪念神户开港150周年而设计的。




150年前的1867年,正是明治时代的元年。


神户曾经是我最喜欢来的日本城市,神户牛肉自然是最爱,美丽的港口不仅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也是我们常常喜欢来溜达的地方。这里曾经有我玩的非常好的一位日本朋友,前两天就查了电话,试着打过去,可一直没有接通。



到了“BE KOBE”地标处,才发现拍照需要排队。因为需要赶路,我的自拍照也就只能远远的拍一下了。可是,一群学生们正在欢快的拍照留念,却让我有些感慨,一样是阳光满满、朝气蓬勃的天真孩子们。




“BE KOBE”后面的神户美利坚东方酒店(Kobe Meriken Park Oriental Hotel)非常漂亮,造型独特,坐落在邮轮码头的海边上。




看着熟悉,猛地想起这里曾是我当年常住的酒店,一晃竟然忘记了曾经的神气,像海风一样被刮的没了踪影。人来人往,谁还记得你是谁,酒店是不会认得我的,反而只有自己才是自己永远的记忆。


“BE KOBE”旁就是神户塔,同样的红色,与博多港塔有些像,决定不去了的时候,才发现正在修缮,去也去不了了。



据说是关西地区最大的星巴克概念店看着确实有些“概念”,如果有时间,真应该坐在这里喝一杯,发发呆,可是发呆的时间已经让下关的那碗面占去了,相信一定还会有机会再来的。




【今天是《瞎行和瞎想》(六),明天续(七)】

——张家卫东京百日散记(2023.11.27,第84天)



119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