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病好了(第31天)



十年十国已经走了七站,之前还真从来没有大病过,不过,这一次,真的病了。


上月20号开始,到今天15天,虽然还有一点轻微的咳嗽,可是我把药停了,觉得应该是好了。


开始时候的症状就是嗓子剧痛,并不发烧,连喝水都困难,接下来的数天,白天会好些,但是到了晚上就会很严重,嗓子不仅剧痛,咳嗽也是越来剧烈,鼻涕、眼泪轮番上阵,好在一直不大发烧,因此体感上并不是太不舒服,力气还在。



头天,自己去寻了药妆店,买回了店员推荐的感冒药,说是会重点缓解喉咙痛的症状。




可是,两天下来,症状缓解不甚明显,让我这心里有些忐忑,难道是新冠不成?


寻思着应该先去核酸检测一下,排除掉这一风险,至少不具备传染的风险。如果不幸中招,那就只能在屋里蹲了。


咨询了几位当地朋友之后,给予了不同的建议,汇总起来就是去药妆店,买到泰诺,这药是加拿大人最常用的药。至于核酸检测,就是去有资格的药妆店,购买抗原测试盒,自测即可。




龟户车站的atré购物中心是日本国铁(JR)的连锁车站大楼,商品很丰富,药妆店的资格也齐全。



抗原测试盒买了个贵的,2000多日元(20加元),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现场测试,因为以前阳过,基本的流程熟悉,倒是没费太多周折,半个多小时的忙活和等待,一道清晰的红杠保持着,算是放了一点心,新冠病毒不大喜欢咱。




泰诺也买到了,又买了龙角散,还有止咳糖浆,这一番操作下来,倒是弄明白了不少在日本看病买药的道道儿。


日本与加拿大的家庭医生医疗体制不同,但也不是啥病都要跑去医院,可以控制的头痛脑热等疾病就交给了药妆店的柜台,这些普通类药品被称为【OTC医药品】。



OTC是英文【Over The Counter(越过柜台)】的缩写,是由日本的药局授权柜台来销售医药品,也被称为市售药品或者大众药品。


OTC医药品分为三类,分别被称为1类医药品、2类医药品和3类医药品。


我买的这些感冒药等都没遇到麻烦,像在超市一样,选好了到柜台付钱,然后按照说明书服用就行了。


可是当我要买止咳糖浆的时候,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柜台上的药剂师帮我找到了对应产品,却交给我一个标记为“空盒”的产品,弄得我挺纳闷。



柜台付款的时候,被告知要有证件登记,因为这属于2类医药品。登记好了,付了钱,柜员才从柜台边上拿出了正品交给我。


认真的看了下盒子,果然标记为2类,也才想明白抗原测试盒应该是1类,因为它被放在药剂师柜台的身后药房里,这一类医药品需要药剂师提供说明,买药的人无法自己直接取到药品。



我顺畅地就可以买到的那些感冒药,则属于最低的控制级别,是3类医药品,药妆店的大部分药品都属于这一类。因为日本的药品有名气,所以来日本旅游的人常常会买些药品带回去,买的就是这一类医药品,品类也很全乎。


在日本随处都可以见到的药妆店,店内不只是卖药品,也卖食品、化妆品和日用品,价格亲民,付款的时候都接受我到了日本就下载到手机上的西瓜卡,手机一刷即可,很有点本地人的感觉。


如果病情进一步恶化,药妆店的药物没有办法控制的话,就要去医院了。


不过,我也不大担心,临行日本前,温哥华的Lily 特意送了我一份100天的旅行医疗险,至少不会被病折腾的口袋空空。


相信老天保佑,感冒很快就会好的,正是在这样的信念之下,我的脚步虽然慢了下来,却并没有停止。


实际上,日本的医药品还有两类,叫指导类医药品,顾名思义,就是我们常说的处方药,要有医生的处方,方可到有资格的被称为【调剂药局】的专门药房去购买,医院和诊所本身不会设药房。




刘博士是做调剂药局的,那一天,当他得知我感冒了,下班后回到家,拿上家里的药,骑着单车就送过来了,让我好生感动。




记得小时候母亲就说我,特别不抗感冒,一发烧就躺下了,像一条抽了筋的小狗。


这一次,虽然时间很久,晚上的咳嗽常常让人无法入睡,却心态平和的很,有时候还会阿Q式地享受这种如磨难般的病痛来袭。


晚上读书、写字,咳嗽就会少很多,于是我就晚上不睡,天明的时候再去睡觉,睡到午后自然醒,如果有约就会出去活动,一来二往,好像没有什么太坏的事儿发生。


当然,由于一直不好,为了方便,在路上,在候车时,我又去了数次不同的药妆店,发现了一些新的药品,也懂得了这第2类药品,比如止咳糖浆,一次只能买一瓶,原因说是糖浆里含有成瘾类的成分,不允许一次多买,买两瓶不行。



去龟户中央通商店街买柠檬,121块日元一袋子,竟然有十五个,平均每个才8日元,折合0.08加元,让我快乐了不少,柠檬水也就一直没停,喝的我浑身好像都是柠檬味。



长时间的感冒还是会使人疲惫,食欲也差了很多,看起来好像瘦了一些,虽喜欢,可也懂得人是铁饭是钢的道理。


去龟户的atré购物中心多了几回,就发现有一个总是有人排队的咖啡馆。那一天,我也去拿了一个号,坐在那里等着接待员来喊号。



待坐进去,才发现这家店果然是个老字号,1968年的时候在名古屋创立的,我点了一个西式的汉堡,要了杯店里的特色果汁,想起Tiger曾经教我的吃汉堡道理,果然是味道还不错,虽简单但营养齐全。




无论如何,我的病总算好了。


去巷子里的理发店理个发吧,还别说,这是平生以来第一次享受父辈时候的那种刮脸、剃须。


头发基本理好了之后,理发大姐将座椅放成半躺的姿势,然后就开始用热毛巾将我鼻子以下的部位敷上,大概一分钟之后,拿着一把软软的小毛刷蘸着剃须膏轻轻地将我的下巴和唇上涂满,再接下来,就是那把亮闪闪的剃须刀上场了,理发大姐的手法很熟练和轻盈,而且非常仔细,像在雕塑个作品,恨不得把每一根露出头来的毛发都要刮干净了似的。


从敷热毛巾开始,同样的程序又来了第二遍,才转移到其他的阵地,现在的部位是脸部以及额头,甚至还有鼻子、眼眶、眉毛和耳朵,一样的精雕细琢,一样的行云流水,当她拿着剃须刀在我耳廓里轻动的时候,我就在想,难道耳廓里也有毛发吗?



在我的记忆中,当年理发店的师傅们是这样的流程。那时候我们人太小,理发就是剪头而已。父亲微闭着眼睛,半躺在理发椅上,享受理发师傅刮胡须和刮脸的样子,现在想起来就像又在眼前一样。


现在的美容美发店多了,哪怕是街头上的理发馆,能有这样的手艺人估计很少了,反正我是没有碰到过,在加拿大也没碰到,在其他国家也没碰到过。


多少钱?3800日元,也就是38加元,换成人民币大概是200块吧,您觉得贵还是不贵呢?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就说呢,风雨过后,一定会见到彩虹的,至于哪个地方会出现,那就要看老天爷的心思了。



——张家卫东京百日散记(2023.10.5,第31天)



275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