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终于有数据来了:中国新移民对加拿大的贡献(第41天)



《中国对加拿大的经济影响:贸易、投资与移民》这份【报告】,围绕的主题有三个,那就是贸易、投资和移民。其中的第二章,就是用数据模型分析了中国移民对加拿大GDP的贡献。这是我们之前【灰熊研究院】的研究员们一直想做却终究因为数据的缺乏而没能开展的一项研究,每每提起都会有些遗憾。

【报告】的撰写者也坦承由于从加拿大统计局以及其他有关移民相关活动的直接货币影响的数据来源,包括获得的人口普查数据有限,因此他们使用回归设计了一种专属的计量经济学分析。而且,他们的数据模型仅仅针对中国新移民对加拿大经济的影响进行分析评估。

【报告】指出:

中国移民在加拿大经济中扮演着复杂的角色,其对加拿大 GDP的影响是多方面的。简而言之,移民通过消费和投资支出直接对 GDP 做出贡献,并以文化为桥梁促进了中加之间的沟通便利,从而有效降低了双边的交易成本,间接的对 加拿大GDP 做出贡献。


中国移民还有助于建立加拿大在中国的声誉,从而促进中国旅游业和国际留学的发展。由于中国移民的增加,中国相关商品在加拿大的普及性增加,进一步降低了来自中国的新游客和国际学生的适应成本。因此,中国移民也对加拿大对华服务出口产生积极影响。

【报告】中特别指出,自2011年以来,中国移民对加拿大GDP的贡献总计489.5亿加元,年均增长率为9%,远远超过同一时期加拿大年均1.52%的GDP增幅。


图 2.2.1 展示了中国移民对各省 GDP 的贡献。

其中,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和阿尔伯塔省的华人移民对 GDP 的贡献比例较大,反映出这两个省份是华人移民的首选目的地。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人数众多,但安大略省的中国新移民在该省 GDP 中所占的贡献比例相对较小,这主要是由于安大略省的总体人口众多,因此新移民的人均效应相应减低。

【报告】还说,中国对加拿大居民和企业的重要性从西海岸延伸到东海岸。其中,西部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和中部萨斯喀彻温省的经贸对中国出口的依赖度最高。新斯科舍省 (Nova Scotia)和纽芬兰与拉布拉多省(Newfoundland and Labrador)分列第三和第四。而阿尔伯塔(Alberta)和安大略省 (Ontario)分别拥有最多和第三多的来自中国的投资存量。

就加拿大整体而言,从2010年到2020年,中国移民对加拿大对华服务出口的整体国家贡献趋势有所上升。这一增长在2014年加速,2019年达到高点,但2020年急剧下降。【报告】将这一结果归因于由于新冠肺炎大流行导致的旅行限制以及教育出口的减少。我却觉得中加政治关系的紧张以及外交关系的冷淡,导致的双边经贸意愿不强,甚至还有一些或明或暗的经贸互裁行动,也是2020增速急剧下降的的主要原因。

从加拿大全国来看,2010年至2019年中国移民对加拿大GDP的平均贡献有所上升,2020年略有下降,这一全国平均水平与中国移民进入加拿大的总体趋势一致。 2019年中国移民对于全国平均GDP的贡献达到峰值。

从 2010 年到 2021 年初,以美元计算的中国移民的累计贡献达 489.5 亿美元。这是撰写者使用他们估计的系数和加拿大统计局基于支出的季节性调整 GDP 数据计算得出的数据。

【报告】还认为,中国移民对加拿大经济的影响是显著的并且正在迅速增加。 2020年如果剔除疫情影响的因素,预计中国移民对GDP的贡献将超过之前的任何一年。


尽管我并不完全赞同【报告】将2020年数据下降的原因完全归于疫情的因素,但是撰写者在综述中的表述,却是我亲身感受的事实。作为一名加拿大华人,读来竟然禁不住的有一些感动。【报告】说:

今天,中国移民对加拿大的经济和社会格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们是企业家、学生、专业人士、政府雇员、护理人员、社区领袖等等。他们的需求为企业提供动力,他们的企业为加拿大服务。

此外,他们为加拿大文学、政治、体育、娱乐、慈善、教育、精神以及加拿大的文化做出了贡献。

当下,中资小企业遍布在加拿大的主要城市,为城市和居民提供了多样化的服务和就业。

加拿大华人专业人士协会报告称,2019 年会员人数超过 了30,000,这一数字的大多数会员仅仅是来自大多伦多地区,并未涵盖加拿大全境。同样,一个就业网站表明,中国移民在许多技能密集型工作中占有率非常高,包括高级 Java 助理、业务发展专家、行政助理、移民助理和在线教师。中国新移民在加拿大的一系列职业和角色证明了他们在加拿大的高度融合和广泛分布。

另据2016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来自中国的移民,包括来自中国大陆和香港的第一代和后代,总计约 180 万。相比之下,尽管加拿大在过去十年中接收了更多的印度永久居民,但 2016 年的印度移民数量才是140 万,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华人移民在加拿大的悠久历史,实实在在的也是加拿大这片土地上的主人。

尽管少数族裔在加拿大的生活有了很大改善,但不平等依然存在。比如,根据 2021 年的劳动力调查,华裔加拿大人的贫困人口(20%)仍然是欧洲裔加拿大人(9.6%)的两倍多。

【报告】还说:尽管加拿大仍然受到仇外心理的困扰,但在社会和经济公平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使中国移民能够为加拿大的文化、社会和经济做出有意义的贡献。

总的来说,加拿大的华人社区保留并融合和丰富了加拿大整体的文化特征。这些社区还促进了与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的巨大文化和经济交流,成为加拿大跨太平洋地区的强有力纽带。

2010年至2019年,287,089名新永久居民从中国进入加拿大。截至2016年人口普查,49% 的华裔加拿大人居住在安大略省,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占 31%,而艾伯塔省排名第三,占 9%。

根据 2016 年人口普查,849,340 名华裔加拿大人居住在安大略省。排名第二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是 540,155 华裔加拿大人的家园。然而,以 11.84% 的人口,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华裔加拿大人的人均数量最高。这是因为它与中国的地理距离相对较近,而且它在引进中国劳工在建设1900 年代的加拿大太平洋铁路方面发挥了早期作用。

新斯科舍省共有 8,640 名加拿大华人,是大西洋四省中最大的华人社区。新斯科舍省 25 至 54 岁的华裔移民占加拿大华裔人口的 53%。在新斯科舍省的华裔加拿大人中,女性也占大部分。

多伦多及周边地区作为加拿大最大的都市,拥有 631,050 名加拿大华人,是所有城市中吸引新移民最多的地区。虽然大温哥华地区的华裔加拿大人总数比多伦多要少,数字是474,655人,但他们占总人口的比例接近 20%。

在离中国最远的海岸上,哈利法克斯城市只有 7,000 名华裔加拿大人,仅占其总人口的 1.7%。虽然中国移民在 21 世纪明显更加分散和融入加拿大,但他们仍然集中在温哥华和多伦多。

据统计,从 2006 年到 2011 年,居住在这两个城市的华裔加拿大人的比例从 70%上升到 74%,现在可能高达 77%。

最近,由 Hamazaki Wong、RIWI 和 Vivintel 在中国大陆和香港进行的一项在线调查表明,未来两年将有超过 6000 万中国人有兴趣移民到加拿大。

值得注意的是,调查数据强调,那些表示愿意移民到加拿大的人往往很富裕,并且受过一般的英语教育。调查结果表明:“考虑移居加拿大的中国成年人中,有二分之一已完成硕士或更高学历,近四分之三的人拥有学士学位或更高学历。”

“退休”(36%)、“创业”(28%)和“追求教育”(16%)是中国大陆人认为移居加拿大的主要原因。对于香港华人来说,“追求教育”(22%)是他们搬家的首要原因,其次是“退休”(21%)和“开始新的职业”(19%)。最后,希望从中国大陆移居的成年人确定了“最好的地方”开始新生活”(17%)、“更好的气候”(17%)和“政治稳定”(16%)作为他们的首要原因。


10 月下旬,加拿大新政府上任之后,加拿大政府提高了移民目标,作为抗击大流行经济影响的整体战略的一部分。

加拿大计划2021年新增常住居民40.1万人,2022年新增41.1万人,2023年新增42.1万人。

印度、中国和菲律宾可能仍将是加拿大新移民的主要来源。 如果达到新目标并且移民的分布与大流行前的趋势相似,那么加拿大每年有望吸收超过 35,000 名中国移民。

【报告】的数据还显示:中国移民通常具有高技能和经济生产力。

【未完待续,明天续(四),连载五天】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1.14第41天)


今天文字的主题目【中加经贸关系的机遇和挑战(三)】








125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