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里的成都人家(第12天)


早上四点半钟,大公鸡的打鸣声就起了。“喔呜喔”的声音很高昂,在寂静的黑色中尤其显得嘹亮。声音中带着一些男低音的韵律,又好像是特意压着声带,尾音“喔——”也拉的很长,让打鸣声顿时变得悠扬、音乐起来。
我竖着耳朵,看着表针,大公鸡的打鸣声不是特别规律,一段一段的。开始的时候,平均一分钟就会鸣叫一次。然后它要歇了十来分钟,再开始第二段打鸣。时间越往后,它歇的时间就越长,我也就没耐心再去看表了,耳朵也耷拉下来。可冷不丁的它会又来一嗓子,继续它慢条斯理的“喔呜喔”……
小区的院子里,只有一只打鸣的大公鸡,也不知道长得啥样,想必是威风凛凛的五颜六色红或者是身披白缎子的大芦花。小区的蛐蛐可是此起彼伏,自顾各的一直不知疲倦的叫着。
大公鸡打出第一声鸣的时候,我就听见小区院子里有人走动的声音,但无人讲话。好像是有人推出来一架板车,往车上放东西的样子,我猜想或许是有人家起早要去忙活早餐的生意了。

大堂姐家的小区,算是一个老小区,2004年建的,属于锦江区的观音桥社区。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明珠园,一共也就四栋楼,住着167户。我以前来成都的时候,在这里住过,知道这院子里住的大多都是成都本地的人家。门卫师傅很负责任,街坊邻居的都认识,我随着大堂姐进出,都会热情的打招呼,热情的很。
成都话的发音都很长,绵软的那种,很好听。我听起来却有些费劲,不过还是可以听懂大部分。虽然没学过,也许是血液里的基因带着的缘故,乡音也就变得顺耳多了。就像在成都吃辣,我是真受不了这啥美味都要放辣的吃法,但是端了上来,我却也可以吃的津津有味。看来这“天生”的说法还真是有一些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