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让我钦佩的人(第49天)

已更新:2023年10月30日



聊起京都的历史和名人,我对于最后一个幕府时代的创始当家人德川家康兴趣颇大,因为他虽然是武士当政,却以武力的方式让他的江户时代存在了265年,至今在日本有着非常好的口碑。


德川家康的行宫二条城也在京都,可我没去,却意外地在高光寺发现了他的一个衣冠冢,事实上就是埋了一颗他的牙齿而已,可墓地坐落在美丽的小山上,可以望见京都的景色,在墓地普遍是小小一块碑的日本,德川家康的衣冠冢算是气派的了。




德川家康的故事很多,毕竟他也曾是“天下人”,但我对他的上位更钦佩一些,有点忍者的味道。

他用自己的年与岁熬死了所有的对手,用几十年的忍,等来了最终成王的结局。曾有一句名言写了三位日本英雄式的人物:信长勇,秀吉近,而家康待。

还有一个在日本很有名的句子排列更直观地表达了的他们三人的性格。

杜鹃鸟,你要是不叫我就杀了你! -织田信长

杜鹃鸟,你要是不叫我想办法让你叫! -丰臣秀吉

杜鹃鸟,你要是不叫我就等到你叫! -德川家康


德川家康的故事最耐看,这三人都是名古屋人,故事也大多发生在名古屋,可我这次还没去呢,要找个机会去一趟,哪怕打个卡也好。



京都的闲情雅致实在让人流连忘返,可我还是回了一趟东京,去与加拿大最好的葡萄酒庄的庄主白计平先生吃个饭,喝顿酒,他刚到了东京。


这么多年,他是一位难得的让我钦佩的企业家,为人低调、谦虚、公益,永远的与人为善,不争不虚,明白人,却常常以糊涂示人,赢得了一众大家的尊重。



京都的车站很大,人潮汹涌,我依然是赶着公交车,买了便当,去坐新干线。之前我曾做过功课,从京都到东京的车会经过富士山但不停车,如果想看山的话需要坐在前进方向的左侧。






可惜,三个小时的无声,我也与其他人一样睡过了头,本来以为会是人头攒动,甚至会有呼喊,可一切都没有发生。


也是,当景色成为一种习惯,眼睛或者心灵就是最好的相机了,不,是存储用的硬盘。


十几年前,朋友驾车带我在富士山脚下转悠过,可我印象最深的却是北斋画的富士山浮世绘。


(拍摄于大阪浮世绘美术展)


到了东京,夜色阑珊,白总早早的候着了,八五后的陶总预定了新大谷酒店的久兵卫寿司料理,果然是百年老店,虽然店面不大,做出的寿司料理确实不同凡响,而新大谷酒店的后花园历史感厚重,灯光映得更是美的美轮美奂。






酒兴之后,我们又去了著名的The Okura Tokyo酒店41楼,中欧的William也赶了过来,老友新朋,叙叙老嗑和新嗑,望着璀璨的东京灯火,恍然间忘了京都的故事,又回到了闹市人间。





【今天是《印象京都》(六),续完,全文9400字】

——张家卫东京百日散记(2023.10.23,第49天)

193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