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美国的“坏话”

宅家的日子,每天趴在书房的时间几乎占满了每天的光阴,却一点都不寂寞。我笑着嘲笑自己,睁着眼睛的光景,几乎全部是书房的印记。窗户外的春天脚步、海神波塞冬的陪伴,每天的TWGTEA 茶……我最喜欢的是读书和写字,最不可或缺的是电脑,它就像一个装满了全世界的资料库,还有一件事,就是朋友圈的问候以及各式各样的八卦和新闻。真的假的,我努力的按照我的逻辑去辨别着,有人喜欢的时候会去线上分享一下,也是一种并不值得喜乐日子的乐趣。


“闲庭信步”是我在硅谷百日百天时候相识的一位好朋友,“闲庭信步”是她喜欢的名字。她是北大毕业生,移民美国超过了三十年,拥有幸福的家庭和三个非常有才干的儿女,绘画是她后来因为兴趣而去画的,却画的相当有名气,不仅仅担任了诸多头衔,还举办了不少的画展和活动。她是一位公益达人,热衷于为中美之间牵线搭桥,风风火火,快人快语,助人为乐。


两年前,她专门做了一幅玻璃油画,这是她当时刚有的一个艺术创意,即在玻璃上创作她的一些奇思妙想。正好我前往,她就将她的第一幅创作,送给了我。前几日,我整理书房,看到了它,打开精致的包装,将这块不大却很温馨的玻璃油画放到了我的小书桌上,作为一块桌面,真的很美。

我给她发了一条短信,表达了疫情之下的惦记和谢意。很快,她回了信息,但是其中一段话,却让我陷入了沉思,因为我相信她说的,更何况是她的亲身经历和感受。

征得她的同意,我将她的话放在今天的文字里(我隐去了身份标签),因为我觉得这是真实身边人的观察和体会,无论我赞同不赞同,或者你同意或者不同意:

张教授,您好!很高兴能看见您的信息和问候,谢谢啦!你们那怎样,大家还好吗?

我们一家五口都挺好,全都从四面八方回家宅在家里办公呢,截止昨天加州宅家令整整一个月啦。老实说,我自觉居家隔离已有4个多月,一晃,小半年没了。

我今年1月初回大陆探亲去了四川及昆明,本打算2月底回来,没想到国内疫情爆发,我就赶紧改机票在2月1号回来了。在大陆,大部分时间也是在昆明姐姐家基本上没出门。旅游计划全泡汤了。

2月1号回来后,第二天美国机场就宣布封关,美国也停飞了去中国的航班。看群里说有的人为了搭上这末班机居然出了2万美金才搞到机票。看来我是幸运的。预感要出大事,当机立断提前改了机票,买了商务机票才及时回来。

我坐的是美联航,一路上也是提心吊胆,好在是商务舱,人不是那么挤,交叉感染机会不是那么大。机上所有人包括美国服务人员都戴了口罩。老美戴口罩,这让我很吃惊!

一下飞机,傻眼了,整个是两个世界。美国人无人戴口罩,一派祥和景象。为了不鹤立鸡群,误被他们当成"有病的人"对待,我也赶紧把口罩收起来了。入乡随俗吧,免得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更让我吃惊的是机场也没见有体温检测,最起码我入关的这个口(美国公民及持绿卡者出入)是这样的。大家就这样大摇大摆不到30分钟顺利过了海关了,根本没人查,随便问两句从哪里来?有没有去过武汉?就轻松放行了。

在大陆,所有机场都检测体温。那种紧张气氛这里完全没有!一看大家这么容易就进关,我就预感美国要有大麻烦啦!对境外输入,只查中国大陆人,却不管其他人,难道病毒也懂歧视?我跟来接我的先生说这事,我觉得美国政府应该一视同仁,全部检测,不应该搞歧视,这不是在玩政治嘛!

实践证明,美国的疫情这么严重完全是人祸,一手好牌被川普玩政治打坏了。我开始怀疑川普这家伙是不是故意的,拿我们老百姓的性命做他连任的赌注啊。

我一直非常关注中美关系的发展。本来我们科技协会5月份就要举办的硅谷科技高峰论坛,现在也叫停了。

昨天看见密西根及多州一些支持川普的蓝领民众们出来游行示威,抗议封城,支持川普复工,高呼要自由不要封城,不禁让人哭笑不得。

保经济还是保命?哪个重要? 对川普而言,保住了经济他才能连任啊!

前几天出去遛狗,经历了一件不愉快的事。

一个美国老太太冲我咆哮:中国病毒。那架势,眼里冒出的凶光那股杀气让人不寒而栗,永远难忘。

回家后难过地说给朋友听,她分享了一个小视频,是美国著名医学博士李昌玉说给我们华人关于最近出现的千起排斥羞辱亚裔的暴力事件和一些对策。 看来这已经不是个别现象。

来美30年,第一次感受到被歧视,尤其是总统在挑嗦民粹主义,让你感到在异国他乡人家从没把你当本国人看待,你也开始怀疑自己的家园在哪里?心里很不舒服!

万一被排华,我们怎么办?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