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饭否(第14天)



10月8日,美团被罚了34.42亿元,说是按照2020年其境内销售收入3%计算的处罚,处罚理由也是“反垄断”。


也许大家没有注意到,美团的年轻老板王兴上个月清空了“饭否”网站的所有内容,也关闭了新浪微博所有内容,一万七千条帖子全都删掉了。

其实,数月前的5月,王兴就因为一首《焚书坑》被口诛笔伐,懂事的停止了“饭否”再发言。

10月8日晚上八点,我去了锦江区橙天嘉禾影城看了一场《长津湖》,三个小时。150个座位的影院,售票员说有50来位观众,优惠票价40元。

《长津湖》确实是大片,场面宏大、血腥,让我想起了美国的大片《钢锯岭》。吴京则继续保持了《战狼》的风格,血性、坚毅、勇敢,无往而不胜。


看到别人看电影的时候刷手机,我也随大流的去刷,刷到了一条霸屏的报道:

资深媒体人罗某平10月5日在他的微博转发了一条贴文,贴文说通过翻查了资料,推断出长津湖战役期间最低气温可达零下35度等。罗某平则附文称“半个世纪之后很少中国人反思这场战争的正义性”,又说 “就像当年的沙雕连不会怀疑上峰的‘英明决策’。”

海南警方已经以涉嫌“侵害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罪”对罗某平刑事拘留。【人民日报】等官媒也纷纷发文谴责罗某平恶意诋毁英烈的言论,随后其新浪微博账户就被封禁。

据公开资料显示,罗某平曾任《中国商报》首席记者、《新京报》深度报导部主编,还是《财经》杂志副主编。


2012年12月6日,时任《财经杂志》副主编的罗某平通过微博,向中纪委实名举报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半年后,刘副部长落马。之前,上海社保案和北京刘志华案,80年出生的罗某平也曾发表过独立调查。

一家叫做【德国之声中文网】的报道说:由美国官方资助的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发布了一份2021年全球自由度调查报告(Freedom in the World in 2021),以满分100分为基准,(恶意)将中国以9分的低分列在全球分数表现最差的国家之一,与叙利亚和中非齐名。2020年的时候,中国的自由度分数为10分。


新华网今日报道:根据国家发改委网站消息,国家发改委8日就《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21年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及,禁止违规开展新闻传媒相关业务。

我看了下,一共有六条。大概意思就是说非公资本不得再言非主流官方的新闻,其中也“不得引进境外主体发布的新闻”。

有一位叫做卢松松的人在博客上写了一段话,我觉得有些深刻:

王兴不仅是美团创始人,也是饭否创始人,饭否就和微博一样是一个交流发言平台,而且创建时间比新浪微博还早。在微博刚刚兴起之初,也是中国互联网领先的平台。


因为饭否的商业气息不重,它反倒成为了一个依靠人际去留住用户的网站,你会在饭否上看到各种各样的人,平易近人的话唠、才华横溢的诗人、看破世间的“语录家”、人见人爱的猥琐男以及各种功能的机器人,你会发现在饭否很容易融入某个自己喜欢的圈子,你会和他们相互吸引而他们不会抗拒有着相同秉性的朋友。

张小龙、王兴的先后离去让饭否彻底失去了灵魂。

社会精英的逐渐离去。一些现实生活中你根本接触不到的人,原本可以通过互联网了解到他们的思想,借此帮助自己提升认知,陆陆续续退出了中文网络。

【第一财经】4月份曾经发过一文《平台反垄断就是希望将数字权力关进笼子里》。

不过,我就一直有些困惑,【第一财经】提到的数字集权讲的是这些互联网企业,还是“高级黑”那些互联网的主管部门。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的民营企业确实得到了高速发展,因此被反垄断的企业都是民营的。国有企业因为属于全体人民所有,因此不存在垄断的问题,垄断也是为了人民。就是这么霸气!

我今天去电影院看《长津湖》,在街上忙活了半天,才下载成功了一款【哈罗出行APP】,骑上了【哈罗】的蓝色小单车。美团的黄色小单车,就算了吧,不知道哪一天又被“反垄断”了。就像“滴滴打车”,我问了下见到的成都人,他们说“谁还用嘀嘀打车啊?!”


我一直不大喜欢【饭否】这个平台,因为我不喜欢这词。饭否?换句话说,不就是“吃了吗?”

改革开放前,那时候大家见面的招呼语就是“吃了吗?” “吃了!” “还没吃呢,您吃了吗?”


因为全国人民都穷,吃上饭是第一等的大事!“吃了”就成了每天最美好的祝愿。


——张家卫成都百日散记(2021.10.9第14天)







325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欢迎订阅,获取最新活动、文章:

​小众不小,我们同行!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