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的人物(一)(2020.1.10)

中央电视台有一档子节目叫做《人物》,说是要打造中国最高端人物视觉展现平台,核心定位是:人物——影响和改变时代进程。今天我试着去央视网站寻寻看,“栏目停播”四个白字在黑魆魆的小四方块背景下,显得意味深长。

也许,“人物”这俩字也成了忌讳,因为一般人是不敢或者不能称自己是人物的,如同皇帝的名讳。

我倒是没觉得“人物”这词有啥太了不起,但是我喜欢用“人物”二字却也是赋予了意义,我理解可以称之为“人物”的一定是某一个角度非常的可圈可点,不一定是“影响和改变时代进程”,却一定是会影响周边的人,比如影响了我。

跨年演讲中,我提到了22名令我印象深刻的2019年人物,他们或是我眼睛里面的行者,或是疑似外星人下凡的星际物种,或是我的伙伴,或是我中意的铺下身子干事创业的人,或是因为有缘而相识的人……


李晓波,他给自己的标签是“慈善公益人、环球马拉松跑者、自由的思想者、注重全球资产配置的投资人”。我说,他是将成功放到身后,以脚步丈量马拉松精神并将这种精神完美融入到未来生命中的行者。最重要的是,他是我“十年十国”计划中第一位首席伙伴支持者,让我突然意识到“行者”的价值珍贵。



淼哥,是从温哥华回流中国上海和吉林长春的IT人。他从三年前开始,每天坚持写一段百字左右的互联网心语,从未间断,马上就是千篇的心语文集。我觉得,以“天”为单位的坚持是一种“行者”的坚持。


杨勇,是著名的北大一八九八咖啡馆创始人,是中国式众筹的开创者和布道者。从2013 年到2019年的6年时间里,他坚持每天发10条关于中国式众筹的朋友圈,写就了470篇关于中国式众筹生态的文章,开办了34期中国式众筹的培训班,走出了3500名架构师学员。作为他的人才IPO股东,最能或者说至今令我唯一信服的就是他至今依然顽强不懈的坚持——“行者之风”。



董小兵和董华夫妇,一对来自大连海事大学的教授夫妇,与其他队友一起,驾驶着仅仅11米长的中国制造、中国船籍的“TAYANA”五星红旗蓝水帆船,怀揣着三年时间绕地球一周的梦想,从2019年的6月份开始踏上了征程,9月份来到了温哥华。2019年的最后一天,他们在大西洋上连续奋战了三昼夜,从“大风暴帆坏、失去动力、失去舵效、船舱大量进水”的至暗时刻中刚刚挣扎出来,他们发出了一条报平安信息:“2020年元旦的日出特别绚丽!”让无数揪着心等待平安消息的我们,禁不住热泪盈眶。他们是真正的行者!



刘晓健,是加拿大伊利堡国际学校的校长。十六年前刚落地多伦多的时候,他一句利索的口语都说不出来,做过烘焙工、清洁工……二年后却被大多伦多地区密西沙加市政府采购部门聘用为工作人员,一干就是12年。再后来,他出来创业办教育。他认为加拿大的主流社会不存在华人歧视的问题,而是华人自我的一种不自信心理。谈及白人妇女“中国人滚回中国老家去”的粗口,他说:“如果是我,我就会这样回答‘You go back to where you from! Here is my home! Hold your jaw!’”(“你滚回去,这里是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