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的日子想清明


按键打下“清明”两个字的时候,吓了我一跳。清明节的“清”和“明”两个字是谁选的,清朝的时候敢用吗?记得大清国康乾雍盛世的时候,文字狱也是最凶狠的年月。反“清”复“明”可是犯了圣上的忌讳,是要杀头的,现下当朝的训诫可是太人性了。

好奇使然,书海当中终于寻得权威解读。《中国风俗通史.清代卷》第四卷第二章366页中说:“清明,是中国传统的祭祖节日,到清时,习俗活动渐趋丰富。”想了想,还是我这好奇太小肚鸡肠,大清朝的皇上也是文化人,自然懂得“清明节”的来历,借题发挥还不至于将2000年前周代的祖宗都掘了坟吧。更何况,这“清”前“明”后的表达,说不定就是含着祖宗的天意让“清”灭了“明”。

据专家考证,清明节大约始于周代,距今已有2500多年的历史。当时的钟鼎文(青铜礼器上面铸的铭辞、款识等文字称为钟鼎文)里就有记载,《岁时百问》中说:“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故谓之清明。”

全球疫情正是肆虐的时间,截至今天(中国日历的4月5日)上午九点五十分,冠状病毒确诊的人数已经超过了120万人,累计死亡6.4万人。其中,美国确诊人数超过了30万人,加拿大也是突破了1.2万人。昨天我用电脑看了2010年上演的美国电影《传染病》(Contagion),结尾是人类最后战胜了病毒。

清明的日子,温哥华的樱花正开着,朋友圈偶尔晒出来的樱花,拍的美丽无比,却如同樱花的挽歌。我继续的宅在屋子里,打开书房的窗户,风轻轻的吹进来,有一点点的冷意,窗外大朵大朵的杜鹃花粉红的绽放着。我凝望着她们,她们伴着风的旋律欢快的抖了起来。我知道,她们感受到了孤独。